第一百七十三章 雪夜异动(一)-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一百七十三章 雪夜异动(一)

    只可惜唐小权虽然有心,但华表却依然是自然醒来。@,

    多年的从军生涯早就叫他养成到点起床习惯。

    也即是说,说好时间,他自身机体会在合适时间给大脑发出指令,即便有误差也就在分把之间。

    “2个小时到了吗?”迷迷糊糊,华表睁眼问了一句。

    而此刻唐小权多少有些颓然,4次外出清雪基本是叫他没怎么休息。

    “这个……”到了这个节骨眼,继续隐瞒没啥意义,况且就唐小权此时状况,也实在是有心无力。

    踌躇几秒,唐小权最终点了点头:“恩,到了,2个小时刚到,我正准备叫你,没曾想,呵呵,你自己醒了。”

    华表没在意唐小权话语是真是假,他下意识应了句:“习惯了。”

    翻出睡袋,华表着手拍拍脸颊,待得清醒,看了眼帐顶:“上面雪水都清理了?”

    “恩,按照你的要求半个小时左右清理一次。”

    “很好!”对于唐小权的配合,华表比较满意。

    稍适清醒,他抬手示意道:“好了权子,你辛苦了,去休息吧,剩下我来盯着。”

    “哦,成!”说话都显无力,唐小权费力钻进睡袋,华表残存的体温让他多少感到些许温暖。

    进到睡袋,慢转的大脑似是又想到了什么,唐小权紧接问道:“我什么时候换班?”

    “到时候会叫你,你安心歇着吧。”

    说完,华表便是将目光投到一旁。提起锅灶给自己水杯斟了杯热茶。

    雪依旧在那下着,丝毫没有停止意思。

    天色也在这漫天白色印染下渐渐暗淡。

    胡晓东等人待在车上已经僵坐了几个小时。

    先不说屁股状况。单是氧气都有些不太够用。

    不行!不能老窝在车里,不然这一整夜下来。人都得废了。

    掏出手台,胡晓东给众人下达指示:“喂,老几位都下车走动走动,别待车上了。”

    率先跳下车子,胡晓东取出行军帐篷。

    他这大家伙可比唐小权他们携带大的多,也结实的多。

    与着魏大壮,王强合力把帐篷支起,众人先后入内,开始准备晚饭。

    由于不知道大雪要持续多久。所以体力保障是必须的。

    必要时候,很可能,类似华表,唐小权徒步所资行动还要继续。

    而为了应对这一麻烦,胡晓东觉得有必要叫众人吃饱。

    毕竟,他们眼下啥都缺,唯独不缺吃喝物资。

    支起锅具,燃着火苗,胡晓东将车内物资随便拿取一些。完了整了个一锅乱炖。

    没办法,车尾摆放太乱,时下也实在不适合整理。

    所以见着啥就拿一些,反正他们人多。怎么着都能消灭。

    “小胡啊,今晚咋安排?”魏大壮搓着手,随口问道。

    “2人一组。我,强子下班。大壮,小罗上班。手台联系。”

    “那我呢?”似乎觉着众人忽略了自己,霍元凯在“恩恩呀呀”之余,递过手写文字。

    瞄了眼,胡晓东笑着拍拍霍元凯肩膀:“霍哥,孩子的事儿你担忧一天了,今晚啊,你就好好休息,啥也别操心了。我们4个足够担负守夜任务。”

    再怎么说霍元凯都是个外人,在切实救出老徐,雷瞳前,胡晓东还是谨慎与之处置。

    他可不想在半夜睡觉之际被人暗算偷袭,所以晚间时分,他不仅不会叫霍元凯守夜,还打算将对方安排在单独车上。

    反正车钥匙会拿走,胡晓东也不担心后者驾车逃跑。

    至于说他本人溜号,那更能说明对方企图不明。

    与其这样困在身边,还不如让其走掉。

    再者说就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雪天,他一哑巴即便溜号,能不能活下都是问题。

    “哎,小唐他们应该已经到驻地了吧。”罗宝春轻叹口气。

    而他的话无疑是叫账内气氛压抑下来。

    胡晓东默不作声的盯着炉具,面色凝重道没有一丝表情。

    不是2,3公里,且还是雪天,小唐,华表路途所将面临困难胡晓东光是想想都觉可怕。

    加之年轻人体力本就一般,这一拖累耽搁,今晚想要赶到驻地,坦白讲胡晓东并不看好。

    希望他们晚上过夜能一切顺利!

    得亏这次华表跟着,否则胡晓东还真不知道该如何应对此时局面。

    乱炖很快好了,一天没怎么进食的幸存者们三下五除二便是把一大锅食材消灭的干干净净。

    饶是内里汤水也没剩下。

    当真是跟鬼子进村似的。

    饭罢,胡晓东责令众人抓紧休息。

    毕竟,晚上过夜在帐篷还是有风险的。

    唐小权,华表那是无奈之举,而胡晓东这头,他们有4辆铁皮疙瘩,自然窝在车里比较安全。

    休息半个小时,胡晓东看看外面天色那是愈发黑沉。

    “好了,都休息差不多了吧,天色不早,哥几个收拾收拾咱们上车。那个小罗咱俩一车;大壮,强子你们一车。霍哥你和孩子待一辆有问题吗?”

    此般分配一出,众人果不其然露出一丝疑惑。

    显然他们是对胡晓东指示有些微词。

    对此,胡晓东看在眼里,为了打消众人疑虑他开口解释:“霍哥是这样……晚上呢,我们两组人要分班守夜,这样的呼,待一辆车彼此刚好有个提醒,当然你要是有意见现在可以说。”

    只是霍元凯压根不在乎胡晓东怎么提议,他现在心里装的都是自己儿子和那失踪的两孩。

    他担心这恶劣雪天,孩子们是否会冻着,饿着。

    所以几乎是下意识点点头,算是应下了胡晓东的提议。

    收拾好帐篷,众人按照吩咐各自上车。

    胡晓东早早便是将大货钥匙拔下,他可不在乎霍元凯是否会对此有甚看法。

    时下,于胡晓东而言,最为重要只有一点,那就是安全度过这漫天雪夜,尽快和驻地兄弟取得联系。

    夜,黑沉的很快!唐小权躺在睡袋紧紧闭着眼睛。

    但刺骨的寒冷始终是叫他无法入眠。

    这是件非常痛苦的事情,尤其是在极度困乏且疲惫状态下,那种想睡不能睡,想睡睡不着的悲催状态,委实是叫人崩溃。(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