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七十八章 雪夜异动(六)-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一千七十八章 雪夜异动(六)

    霍元凯行为不仅骇然了幸存者队员眼睛,也更一步刺激了他们的心境。

    开玩笑,当着面要杀胡晓东,这种事情,王强怎能接受。

    面无表情,反应过来的王强没有二话,跃步前冲,举起钢刀就朝霍元凯倒地位置劈去。

    此时霍元凯仰面朝下,根本做不出反制措施,中刀在所难免。

    而就在此般生死立判关键时刻,胡晓东突然爆喝一嗓:“刀下留人!!”

    自丹田而出的叫喝饶是在呼啸雪天也依然清晰,王强闻言后堪堪僵定,那着力劈下的砍刀也是应时停在了半空。

    “别杀他!”胡晓东的话出乎人的意料。

    不止王强,饶是罗宝春,魏大壮也是愕然于他的态度。

    不过不管咋样,罗宝春还是行上前将胡晓东拉了起来。

    浑身是雪,衣服碎裂,胡晓东模样略显狼狈。

    魏大壮此时也是费力从雪地爬起,起来之后,第一时间问问道:“小胡,咋了?这种吃力扒外混账你留他作甚?别忘了,他刚才可是差点要了你的命!”

    胡晓东当然清楚霍元凯适才是下了杀手,另外他身上裂开衣服便是最好证明。

    那他为什么要突然改变初衷,叫停王强及众人动作了?

    其实说到底还和刚才那一摔有关。

    或许那就是天意吧,胡晓东那一摔让他慕的清醒了许多,原本因为突状况紧张忽略的细节,也在那时想来起来。

    那胡晓东在摔倒其间想到什么了呢?

    他在想霍元凯下手的动机。

    要知道,人活于世,不管做啥总得有点动机。可他想不出霍元凯此刻杀人动机是啥。

    劫掠物资?

    是有可能,只是眼下天气是劫掠物资时候吗?

    双方人数对比差距也注定这一方法实施起来困难太大。

    抢夺钥匙?

    也是扯谈,霍元凯时下就算枪了钥匙又有何用?

    路面积雪根本叫车无法动弹。

    那么单纯只为杀人愉悦?

    好嘛,这条天气条件倒是附和,但问题你见过杀人还这么礼节,先敲门且在对方有两人值守情况下动作的嘛?

    就算霍元凯刀法在怎么纯属。武技再怎么厉害,4对1的局面,外加有铁皮车子护体,这样对战环境。要么脑子坏了,要么是找死之人才会干的傻事儿。

    所以综合以上,胡晓东不认为霍元甲具备杀人动机。

    可是他这么想,霍元凯却没有这么认为。

    对方4人的种种行径已是叫他百分百认定了宰杀的阴谋,再加上胡晓东适才对他学员的暴行。更是叫他对胡晓东为人产生愤怒。

    是啊!一个连年幼孩子都不肯放过的莽汉,能是什么好东西。指着这种人放手根本就是笑话。

    在霍元凯眼里,胡晓东已然是被视作十恶不赦的恶人。

    而他的突然叫停,只不过是摄于他刀法娴熟暂时缓兵之策。

    “霍哥!你冷静点,先把刀放下!咱们好好谈谈!”单臂向前,胡晓东示意霍元凯莫要紧张。

    只是此刻你叫霍元凯放下武器拿不是扯谈嘛。

    相信搁谁头上都绝迹不会缴械。

    “呃呃啊啊!”哼唧一声,胡晓东无从知晓霍元凯话里意思,但透过对方面部表情,以及晃动的唐刀他清楚,对方这是打算“顽抗到底”。

    “妈的!小胡。还跟这货废话什么!一起上,废了他y的!”魏大壮火爆脾气最揉不得沙子,尤其在痛失妻儿后,眼前一帮兄弟那就是他的亲人。

    谁敢动他亲人,他就敢杀对方全家,无需理由!

    见得场面就要失控,胡晓东清楚此时自己若是不做些什么,那接下来局势势必无从收拾。

    情急之余,胡晓东再次爆喝出口:“大壮等一下!事情和咱们想的有出入!”

    爆喝同时,胡晓东掉转刀把。继而着力向下一插。

    待把长刀插在地面后,他高举双手冲着霍元柔声道:“呐,霍哥,我现在没有武器。咱们谈谈好嘛?”

    “小胡,你他妈疯了!快把刀拾起来!你这是玩火知道嘛?”

    心忧胡晓东出事的魏大壮快步上前,怎奈不待他动作便是被胡晓东冷眼喝住:“别过来,大壮哥!还有强子,小罗你们也是,都朝后退点。让我和霍哥单独谈谈。”

    胡晓东的举动也是叫霍元凯有些诧异,毕竟对方弃刀上前,同时叫己方队友后撤,这般做法无异于是将自己置于危险之中。

    不过即便胡晓东做出这么大让步,霍元凯依然没有松动迹象。

    毕竟,没有刀不代表没有其它武器,想要杀人也未必需要刀具。

    见得霍元凯依然如故,胡晓东在合适距离自觉停下脚步,继而缓缓道:“霍哥,我想我们之间一定存在误会,这都怪我,请你谅解。”

    “呃呃啊啊!”

    苦笑着挠挠脑袋,胡晓东还是不明白霍元凯“恩啊”的意思,但这不重要,他相信只要把话说开,以对方智商应该能判断真伪。

    所以……

    “刚才我在车里听到外面有动静,初步推断是丧尸,完了给全车通报注意,这点霍哥不知道又没有听道?”

    霍元凯当然听道了手台里传出的提醒,要不他也不会跳车杀尸。

    “呃!”

    恩了一声,霍元凯算是做了回复。

    点点头,见得对方有所回应,胡晓东轻吐一口气,继而接着道:“之后你来敲车门,我以为是丧尸撞击。你知道这个时候咱们要是被围肯定逃不掉,所以我没多想,摇下车窗就一刀捅出,只为一击毙杀,了解丧尸,免得它搞出动静,吸引更多丧尸过来。哪知道2刀未中,我就推开车门,跳车下来。而你直接朝我杀来,那种情况下,直觉告诉我你是想杀人越货,就很自然与你战到一处。现在经过反思,我想咱们之间的拼杀根本就是场误会。”

    随着胡晓东这席话落目,众人皆是面面相觑。

    细细一琢磨,似乎还真是这么回事儿。

    饶是霍元凯也动摇的平静了下来。

    他不是莽撞之人,更不是认死理的人,当然明白胡晓东话里意思,同时也清楚辨别其话语真假。(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