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八十章 雪夜异动(八)-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一千八十章 雪夜异动(八)

    沟通永远是解除误会的最佳途径,幸存者双方在透过言语纸笔和平解释后,化解了一场即将扩大的灾祸。@,

    与此同时,霍元凯也透过这次事情向众幸存者展示了他的刀法。

    尤其是胡晓东,眼下委实是对男人刀技佩服有佳,大有惺惺相惜的感觉。

    这大抵就是所谓的不打不相识吧。

    “好了!既然误会都已解除,那什么……安全起见,咱们还是彻底对营地周遭做个排查,有丧尸就解决之。”作为队伍指挥,胡晓东考虑问题总要全面一些。

    何况之前已经因为自己疏忽大意,险些酿成大祸。

    眼下他必须小心从事,不能紧接再犯。

    除了少年之外,幸存者队伍一行5人开始成纵列以4个方向为基准逐步推进,排查营地周遭状况。

    一番折腾下来,虽然仅是解决2只丧尸,但不管怎么说,亲自排查一遍总是叫人心下稍安。

    否则即便短期没有危险,但悬着的心多少令人添堵。

    排查了罢之后,众人再次返回车内。

    不过鉴于之前教训,胡晓东特别要求道:“大家注意下,隔断时间就把玻璃积雪清掉,我们要保证视野范围,发现异样互相沟通,霍哥,我知道你刀法出众,不过再有类似时间请用我给你手机与我沟通,商议后大家在统一行动。”

    因为适才冲突,霍元凯与一众幸存者的关系拉近了不少。

    彼此间曾经的芥蒂也在冲突后减轻很多,所以现在胡晓东提要求,霍元凯倒是并不怎么反感。

    当然,这更多是胡晓东的言辞举动赢得了霍元凯的信任。

    车队这边闹剧过程之时,远在十来公里外的唐小权。华表此刻也不好受。

    特别是唐小权,饶是华表担下了所有午夜值守任务叫他休息。

    可那寒夜低温,以及华表外出排雪不可避免透入的冷风,真是把唐小权给折腾够呛。

    要知道,唐小权那可是地地道道南方人,加之全球气候一直变暖。似眼下这般持续性漫天大雪已经好多年未曾遇到。

    再者说,即便过往有些个温度巨降天气,靠着暖气烤灯,人们也不曾感到异常。

    但此刻,末世之下,断水断电的糟糕现实,哪里还有电气化供暖设备可供使用?

    这一夜装满热水的茶杯几乎就成了唐小权的救命稻草,他自始至终,从头到尾就没离过手。

    而瞧出年轻人耐不住寒的华表则是贴心的不停为其烧煮热水。反正户外到处是积雪。不愁水源不够。

    天气的状况人力不可违,但幸运的是,这一夜华表,唐小权所扎营地周边并未出现丧尸身影。

    这也算是不幸中的万幸了,否则就唐小权的状态,自保还真是问题。

    一夜无话,到了天明时分,许峰简单下了点面。

    席间许峰有些忧虑的望着唐小权。权衡再三叹气问道:“是不是有些受不住了?如果真的抗不下来,就不要勉强。实在不行你在这继续休息。剩下的路我一个人完成。等和老赵那边碰上头。我立马带人来救你。”

    这是无奈之举,要知道眼下情势,就算把唐小权留在帐里休息,就后者状态,怕也是凶多吉少。

    你说你干嘛要跟来呢,这不受罪嘛!

    鉴于年轻人疲态。华表咽下了心里真实想法。

    但从自己本愿,他对唐小权之前执意跟随还是颇有微词的。

    简单来说,年轻人此时的颓废全然是在他意料之中。

    华表有些后悔昨日初始前没有坚持自己主见。

    唐小权聪慧异常,如何能不知华表心思。

    他自己也懊恼自己无用,他原以为靠着走走停停。不断休息就能坚持下去。

    但每曾想,现实状况竟然这般艰难。大自然的残酷远比他料想的要难抗的多。

    这也难怪,说到底唐小权都只是个刚刚大学毕业,步入社会没多久的年轻人。

    或许脑子是比常人好使,但经历阅历以及历练这些东西,那是需要岁月积淀,而不是靠想和思考能够增长的。

    可说过的话,正如泼出的水。

    既然临行前拍着胸脯做了保证,那就决不能在这个节骨眼掉链子。

    何况,家里心爱女人还等着自己,若是此时放弃……

    “不,不,华子,我,我没事儿人,昨晚就是太冷没睡好,但这腿脚已,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咳咳!”不受控制的猛咳了两声,唐小权竭力想营造的“硬汉形象”因为这两声咳嗽破了氛围。

    华表是真不想再带唐小权继续受罪了,可真要是把后者丢在这荒郊野地,他又担心会出啥事儿。

    哎!当时若是胡晓东,魏大壮跟来就好了,那二人再怎么说,体力比之唐小权可是要强上许多。

    可惜天下没有后悔下,眼下局面已经这样,多做叹息已无异议。

    罢了!事已至此,华表深吸口气:“好吧,抓紧吃饭,吃完咱们即刻上路。我还是那句话,大家都是兄弟,不行就说,千万别不好意思。不然你倒了,我也走不了。”

    华表这席话说的唐小权无从回复,只能是识趣点头后,埋下身子专注于碗里的面条。

    汤足肚饱,华,唐二人一起收拾帐篷。

    出屋瞬间,唐小权便是被面前雪景给惊呆了。

    他昨夜可是一整宿都窝在睡袋里,并不清楚外面情况。多以当瞧见那漫山遍野的白色后,委实是被大自然的鬼斧生工给震撼了。

    此时的积雪已然超过膝盖,望着这一切唐小权心底本就没底的信心那是更减几分。

    作为经历过昨日雪地行走的唐小权而言,他非常清楚行径的困难。

    眼下积雪再添,那可就……

    我能坚持下来吗?

    硕大的问号在脑中浮起,体力的消耗,温度缺失叫的唐小权心生起几抹惬意。

    这就是大自然的力量,不论你是谁,也不论你有多大能耐,在大自然面前你都必须表现足够敬畏,否则其必将教你如何做人。

    收拾完毕,华表将竹棍交到唐小权手里,他清楚年轻人状态,所以希望以此给对方提供些许助力。(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