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八十五章-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一千八十五章

    华表的回答绝不亚于在平静水面投入枚石子。⊙,

    登时,偏偏涟漪在水面震荡开来,几乎同一时间在场幸存者齐齐变脸。

    同为尖刀连战士的沈炼,段成伍当即促声追问:“华子!你说什么!?连长和雷子他们被丧尸……”

    “是的,因为一些原因他们被丧尸困住了。”

    “怎么会这样?他们目前在哪儿?”

    “一栋5层楼房。”

    “位置?”

    “wh市区。”

    “那还等什么,咱们现在就出发!!”

    征询完毕,沈炼,段成伍相继起身,提上武器就愈出门。

    见状,老林赶紧给门口老赵递了个眼色,后者心领神会抬手拦住几人去路。

    “老赵!你这是干什么?”蹙眉一瞪,沈炼面露出几丝凶悍之色。

    由于对面前几人性格太过了解,老赵倒是并未往心里去。

    加上老赵教师出身,论及涵养,在驻地他说第二,怕是没人敢排第一。

    “你们先坐下。”

    “坐下?”虎眉一扬,段成伍不太愉快的反呛一声:“老赵,刚华子的话想来你也听到了,就目前我们连长那边状况,你叫我们如何坐的下?”

    “坐不下也得坐!你们这个样子出去能解决什么问题啊!?”心知对方此刻情绪的老林赶紧附和,他明白单靠老赵一人不足以稳住门口三人。

    场上的一切,唐小权看在眼里。

    只是相较于旁人的焦急担忧,他却淡然端坐在凳。丝毫没有为场上冲突扩大心虑的意思。

    是的,唐小权并不担心此刻的冲突。相反,这是他最乐得见到事情。

    要知道。这次回来他的主要目的之一就是为了预防华表“乱说”,导致局面失控。

    而想要做到这点谈何容易,就算他口才再好,智力再高,但年纪摆在那儿,地位摆在那儿。

    饶是大家对他都很看重,可在特殊时期,譬如眼下老徐,雷瞳被困这样一个时间节点。

    唐小权知道。以他单薄实力根本不足以说服众人冷静。

    按照他的打算,他是准备待回道驻地,先行和老赵,老林二人私下汇报商量,争取他俩支持,在与众人公布。

    不曾想,3日的雪地行走把他折腾的欲生欲死。

    时下走路都难,更不消说拉人私会了。

    但老天爷这次明显是站在了唐小权这边,透过林俊夫。赵云海二人适才阻拦言语,虽不能说他们就一定否决华表等人冲动行事,但至少从某种程度说明,他们还是保有理智的。并未因听了华表简单口述就仓促救人。

    不过仅仅这样还是不够的,唐小权必须确保众人不另行派人行动。

    “赵叔,老林。小段他们这么着急也是能理解的,你们就别说他们了。他们嘛。就想担心雷瞳,老徐安危。这点……呵呵。小段你们可以放心,我们已经和老徐他们沟通过了,他们现在暂时还是安全的。手里物资也足够支撑一个月之久。关于这些你们可以和华子确认。”

    自知靠着自己所言很难叫对方相信,所以唐小权特意把华表搬了出来。

    而华表同为尖刀连战士,他的话务必比他更有说服力。

    至于华表是否会作假这点唐小权并不在意。

    如若他作假,行动小队成功被其鼓动出发。

    那队伍行径路途绝对会和远郊驻扎的胡晓东等人碰上。

    倒时双方在一确认,照样可以揭开华表谎言,另救援行动终止。

    闻言的段成伍转过身子,着目迎上华表眼睛,沉声问道:“华子,权子说的可是事实?”

    华表明显犹豫了一下,不过最终还是点头应了声“是”。

    “连长的确说了上述讯息,只是他的性格你们还不了解?他多半是怕耽误我们搜集物资任务故意那么说的。”

    听完华表的话,唐小权知道对方也在玩心思,对此,他早有预料,不徐不缓应对道:“华子,你说的很在理,凭老徐性格,他确实有可能为了大局而编篡托辞安抚我们。但从实际分析,他所在的楼栋乃是个住宅楼,既然是住宅楼内里势必存有粮食。不说别的,就按掌柜一家三口来计算,一桶米总是有的吧。再不济小东小西的零食也能果腹。至于床铺被褥就更不消说了。所以正常而言,他们只有保证门窗稳固,不被丧尸突破,那待在屋内一个月做不到,十来天还是可以兑付。”

    “恩,有道理啊!”老林若有所思的嘟囔一句。

    华表听后马上跟进:“话是这么说没错,可你也说了一切前提门窗得稳固,如果被丧尸突破,那不就……”

    “这点更可放心,那日咱们和老赵沟通你也看到,彼此往来信息时间并不短。如若丧尸又突破屋子,老徐绝不可能那般从容回复我们。而那个时间点丧尸还未破门,说明老徐他们已经成功避开丧尸的最初追击。所以综上只要他们小心注意,待在屋里不会出事儿。”

    “好,就算你说的在理,可物资储备不多总是事实吧。你看外面这天,鬼知道还要下多久。如果咱们不抓紧行动,回头没车坐载具,单靠不行……哼哼,其间有多艰难想必你这一路应该深有体会吧。”

    此言一出,唐小权便是不自主感到身子一阵寒意袭来,以致他下意识抖了个激灵。

    不过旋即唐小权便是恢复正常,他紧了紧身上棉被,喝了口姜汤接应道:“雪天误事确实是个大麻烦,但此时贸然行动虽然表面节约时间,论及实际却无大用。”

    “权子!你这话啥意思啊!”沈炼上前一步,肃然脸庞冷峻骇人。

    唐小权知道对方肯定是误会自己意思了,也不着急,慢慢解释:“我是说凡事都得有个计划,对于此点,你们身为相信比我要理解更为透彻,我不是说不让你们出去救援,只是各位,就这样提着武器冲过去,你们打算怎么救人?你们知道那边实际情况吗?你们知道事情来龙去脉吗?你们就单单听到老徐,雷子被困就火急火燎要出去,试问,这是正常的做事方法吗?”(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