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九十一章-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一千九十一章

    掀开车盖,找到喇叭所在位置,华表开始操作。

    所有工具都是王忠瑜给准备的,本来王忠瑜是想跟队伍行来。

    但考虑到眼下天气状况限制,为了不耽误行程,华表还是拒绝了年轻人的好意。

    华表干活,段成伍,沈炼自然不能歇着。

    一个端举手弩守在车后,一个则紧贴华表旁侧,护其安危。

    拆卸进行的还算顺利,只是小货车况实在不佳,单从外观就不难判定这“家伙年事已高”,再加上大半年未曾开动,内里很多部件都因日晒雨淋出现状况。

    特别是螺丝,锈迹侵蚀格外难下,不得已,华表不得不采取敲打方法。

    而这必然会吸引丧尸注意,这不,单是段成伍就已然是靠着手弩解决了不下5只好奇前来的丧尸畜生。

    但好在5只丧尸都是最为普通“步行者”若是换成“跳跃者”,那可真就是……

    时间分分秒秒的过,经过一番折腾,华表总算是从车上拆下了2个大喇叭。

    罢了,他又将目标转向车内,他知道小货中控下方仍有喇叭可以捣鼓。

    又是半个小时折腾,待得华表罢手,70分钟就这么转眼过去了。

    然≧↗,..,费了这大变天劲,三人组也才降降弄了2大2小4个喇叭。

    任重而道远,天色却是在无情转变。

    不敢耽搁,三人组赶紧收拾好相关物品继续朝前方摸索。

    就在华表这边为了救援事宜忙碌折腾之际,驻地里的“中”,“国”两兄弟那是也没闲着。

    虽然目前手台没有喇叭,但这并不妨碍他们操作。

    相关控制软件需要编写,编写完成基本测设需要进行。

    好在行动只有2个街区几百米距离。所以测试工作在村外就能进行。

    至于远在驻地数十公里外的外出行动小队,此时此刻,胡晓东正带领众人清理车子积雪。

    经过大半天堆积,车身自轮毂以下近乎是被雪水覆盖。

    而为了保证车况,必要的清理还是需要的。

    现在最为平静的莫过于深处废城牢笼的老徐,雷瞳。

    他们现在也没旁的事情可做。突围突不了,唯一能做的就是待在窝里休息。

    如果抛开生存问题,以及驻地兄弟接下来救援事宜需要操心。说实话,此次围困还真是老徐末世以来最为舒服的日子。

    只不过身体的舒适并不代表心的舒坦。

    老徐始终操心着外面弟兄安危。

    这大抵就是他这个基层连队干部的责任和悲哀吧。

    不论何时何地,不论何种状况,他总是为他人活的。

    “怎么样?孩子睡了?”

    见得雷瞳从卧室出来,正靠在椅凳的老徐随后问了句。

    点了点头,雷瞳也是抽过凳子坐了下来:“睡了。不过咱现在还不告诉孩子他父亲事情?”

    喝了口茶,老徐摇了摇脑袋:“暂时不要。这孩子心性还算沉稳,既然他现在能够接受父亲不在事实,咱们就不要节外生枝了。免得适得其反,让他着急。”

    “恩,明白了。就是不知道小胡他们怎么样了?这该死的雪天也不知道何时是个尽头啊!”哈了口气,雷瞳用力搓搓手掌,然后两边一插,杵进了袖笼里。

    雷瞳的话再次引得老徐蹙眉忧思。他百分百肯定,以胡晓东等人性格。那是在外操持救援事宜。

    突然,就在老徐俯首沉思之际,壁上窗户慕的传出一记响声。

    老徐猛的转过脑袋,不禁满脸愕然。

    窗户之上,原本覆盖的厚实白雪印出一只五爪大手。

    掌面裂纹纷杂弥补,指甲皆是磨砺成了倒刺状的勾刃。倘若被其挠中被捅个窟窿是板凳钉钉事情。

    赶紧俯身蹲下,继而快步朝旁侧屋子匍匐。

    到地儿,老徐,雷瞳方才稍稍输口气。

    无疑,外面出现的五爪定时出自“攀爬者”。不过从目前对方动静来看,应该不是冲着老徐,雷瞳而来。

    “连长,孩子那边要不要?”

    听了此句,老徐眉头再次蹙起,这才想起里屋少年还在睡觉。

    为了避免一无所知少年搞出岔子,老徐点头应道:“恩,你过去控制一下,我在这儿盯着。”

    得令的雷瞳起身朝卧室行去,老徐则帖在墙壁继续监看。

    很快,畜生便是移动了起来,异动同时五爪不可避免划擦玻璃表面,那指尖摩挲的异响,委实是叫人感到心颤。

    对此,老徐倒是并不在意,时下畜生没有破窗而入,于他而言就是最大的幸事。

    不过正当老徐以为此番危机就此揭过,“攀爬者”会驱步前往其它地方。

    但是不曾想,该死的“攀爬者”竟是原地打了个转而,返身回来的它一张大脸紧紧贴在了窗户之上。

    老徐反应也着实迅速,在窗户映出黑影瞬间,他便是立刻撤回了脑袋。

    只是撤回归撤回,心弦却是始终揪起紧绷。

    纵使老徐撤回足够迅速,但他还是担心畜生瞧见他的身影。

    一时间,所有一切都变得凝重起来,老徐纹丝不动的贴在墙壁边缘,手里砍刀被篡的紧紧。

    他的注意力已是提升到极致,只要听到外面玻璃破碎便会第一时间冲出斩杀“攀爬者”。

    然,1分钟过去了,屋子外面平静如水,除了风雪交加的呼啸,预想中丧尸破门场景并未出现。

    可饶是如此,老徐依然不敢妄动。

    他不怕和丧尸比耐心,只怕贸然行动会被丧尸发现。

    在僵持了近5分钟后,确认外面没有更进一步反应后,老徐终于是起身探脑朝外瞄了一眼,随即迅速抽回身子,长吐了口浊气。

    安全!适才倒映尸脸的玻璃此刻已是空空如也,只是覆盖的白雪同样被清除干净。

    当下,徐仁杰赶紧行到窗前,没有任何耽搁将早上撩起的门帘给再次放下。

    看来,这未来一段时间,门帘都没可能再行打开了。

    回道卧室,雷瞳正护着孩子我在墙角。

    见得老徐提刀进来,心道是多半已经安全。

    虚惊一场!适才要不是二人处置足够得当,眼下一场生死拼杀想来是少不了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