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九十五章-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一千九十五章

    “好!有了这些东西,老徐他们就有救了啊!”越贵山望着桌上堆满的音源,搓着手笑呵呵道。 w?

    “现在就剩下老天爷长不长脸了,希望明天能是个晴好天啊!”不想打击众人信心,但事实如此,老赵还是多嘴了一句。

    “恩,此行关键还得看天气,不过咱们不能坐以待毙,等着天气转晴。保险起见,老越可能得辛苦你,多做几幅滑雪板。不管明天天气时好时坏,我们都必须启程出。”这是唐小权早就盘算好的事情,他知道这个节骨眼若是不明确此时,尖刀连三位兄弟肯定心下难安。

    况且老徐那边粮草终究有限,如果这天始终不变,且己方坐视不动,那准备再多也是白搭。

    摸了摸下巴,年轻人的想法与林俊夫不谋而合,他也早有打算要安排人手提前出去。

    “恩,小唐说的在理,此时我们的确应该早作准备,免得雪势持续,浪费时间。”

    “这个就交给我们吧老林,我们三个提前带装备出。”不待林俊夫进一步安排,华表便是举手自荐。

    “呵呵,华子啊,有你们当然最好,只不过时下局面,驻地安全也得顾忌,你们若是全走,万一驻地生问题,恐怕……”唐小权没有把话言尽,虽然这席话有点辱没其它人意思,但就实际而言,尖刀连三人组随便挑出一个都比他们加起来要强。

    老林自然明白唐小权顾虑,想了想三人组一次性出走的确不符:“恩,驻地是根本,不容有失,你们三个一同前往肯定最好,可家里这边……”

    “老林,就我个人意见,华子他们三人没必要同行,你们别忘了外面还有胡哥他们几个,人手方便已然足以。所以华子。小段再加上我完全可以胜任这次任务。”

    “你!?”华表扬起眉毛:“小唐啊,你还准备跟着遭罪?”

    “权子,这回你就别去了吧,你刚刚回来。这次我去。”老赵站起身子,看了眼唐小权,表态道。

    “是啊,小唐,你这还没恢复过来。就听赵叔话,在家待着。我们会搞定的。”温泉鑫跟进附和。

    众人都清楚年轻人回来模样,再加上尉泱紧蹙表情,谁都不忍唐小权再行。

    只是目前局面唐小权怎能袖手旁观再家待着?

    一则,计划本身是他拟定;二则,他已是像华表做过保证,要把老徐,雷瞳救出。

    所以无论如何,他得必须随行,否则一旦出现插翅。他该如何跟尖刀连弟兄交待,日后又如何在驻地生活。

    “大家的心意我领了,行动明天才开始,2夜休息已经足够。呵呵,我好歹也是个年轻人,大家别把我当成老头子啊。”

    “得了,你是不是老头子你自己清楚,别的不说,你忘了来时路上遭的罪了?你这要是跟了去,我们整个行程都得耽搁。”

    华表毫不客气表达了唐小权拖油**的态度。

    对此。唐小权只能无奈苦笑。

    没办法,谁叫他确实底子蘘呢,自己实力弱,被人说也是情理之中事情。

    更何况。实际自己也的确是托了华表后腿。

    不过不管托没托后腿,此行,唐小权都是打定主意要跟进的。

    “呵呵,华子,我怂我承认,你也没必要当这么多人面挤兑我吧。那啥。我说我去,自然有的说道,你好歹听我解释一下计划吗。”调侃的把自己自嘲了,唐小权方才引出正题。

    “得了,说正题吧。”

    摇了摇脑袋,唐小权继续道:“我跟你们去,没说一定要同步走不是吗?你们带着装备先出,我呢不行了就扎营歇脚,到时在胡哥那头汇合。我想等我到了,这雪也差不多该停了。就算不停,你们权当休息等我,如何啊?”

    想了想,年轻人说的倒也可行,只是……

    “你一个人扎营危险太大,还是我随你一起吧。”老赵再次复议。

    “不行赵叔,家里还得靠你和老林看着,不然驻地失了,咱们所有就得白费。要不这样,我随权子一起,倒时华子,小段他们先行,我们后续跟进。两不耽误。”

    “我同意。”唐小权给出了自己意见。

    “好吧,那就这样,明天一早华表,小段,权子,小温你们4个整备出。现在……开饭吧。”

    折腾了打半天,众人确实累了,不过考虑到目前物资补给问题,“大操大办”是没可能了。但吃饱还是没问题的。

    席间老林特别叮嘱越贵山制作事宜,他的滑雪板能否成功,直接关系行动进程。

    饭罢,越贵山便是领着一众队员前往操作间开工干活。

    他对滑雪板显然是没什么经验的,他仅是个木工,过往也没滑雪经历,之前赶工的作品完全是随意打磨而成。

    但明日要进行的跋涉可是几十公里路程,所以再用那种粗糙完成品显然不太合适。

    好在华表等一众尖刀连战士都有进行过相关滑雪训练,对器材谈不上专业,但也有些了解。

    所以众人分工合作,由三人组配合李中,李国两兄弟作为技术部,而越贵山则带领余下队员担负制作任务。

    两相配合倒也效率,不大会儿功夫第一个成品滑雪板便是做成。

    “走吧!出去试试效果!”

    检验是必须,哪怕时间再怎么紧迫。

    毕竟,只有透过实践才能现问题,同样,只有现问题,才能在后续成品加以改进。

    于是,一众幸存者齐齐转移阵地,由操作间行到的屋外。

    此时的时间已是晚上8点3o分,不过在白雪映射下,户外依然显得亮堂,并没有冬日应有的黑漆。

    这无疑是给幸存者实践提供了便利。

    华表没有二话,套上滑板开始检验。

    不出意外,这由木头打造的滑板较之正轨厂家出品那是相差千里。

    无论舒适还是前进度都明显感到差异。

    不过即便如此,它较之单纯使用鞋子在雪地跋涉依然要强上不少。

    所以总体来说,最终测验结果还是颇叫人满意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