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零一章-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一千一百零一章

    还真别说唐小权这搪塞忽悠本事真是不简单。

    只可惜他显然低估了少年的智商,人家好歹也是经历过末世苦难的幸存者,虽然唐小权说的东西很是吸引人,但少年心下自由一杆秤,他知道时下什么才是对他最重要的,也明白谁才是真正能够相信及依靠的人。

    所以根本没有半点筹措犹豫,少年很是干脆利落摇了摇头,给出了拒绝意思。

    这下,唐小权是彻底没辙了,他已经抛出了在他看来极为诱人的价码,可结果……

    霍元凯始终没有给出定论,而他的回答显然会左右少年想法。

    他轻拉了拉少年,接着从口袋掏出纸笔。

    这些日子他已是习惯了这般做法。

    在简单写画后,他将所想表达内容交给了胡,唐二人。

    “你们驻地离这儿远吗?那里安全吗?”

    “不远,开车的话至多一个小时就能到。至于安全问题你大可放心,我们驻地所处位置相对偏僻,家里也有不少人在,孩子如果过去绝对比跟着咱们要安全许多。”

    闻言,霍元凯俯首沉默。

    见得此般情景,唐小权顺势接茬:“我知道这个决定不容易做,不过霍哥你要明白,咱们这』,..次去废城那可不是游玩,咱们要做的事儿是引导围困你儿子和我兄弟丧尸离开,这其间肯定会牵连数条街道。过程之艰险……你也是在末世过活过的,不要我多说,想必你也明白。如果你觉着孩子跟在你身边你放心,那你就带着他。但在做这个决定前,我还是希望你能仔细考虑下,是否真要让孩子趟这趟浑水。冒这个险。”

    “呵呵,这事儿不着急一时,那什么,霍哥我们也就提个意见,怎么决定你在考虑考虑,等日子到了不管在说不迟。那个……小唐你跟我过来。我正好还有其它事情要与你商量。”

    过分的威逼好事都变成坏事了,胡晓东可不希望唐小权的“着急”令的己方刚刚与霍元凯建立的信任再生插翅。

    所以随口找了个托辞,便是拉着唐小权,离开了车子范围。

    雪依旧飘飘忽忽下着,如果此时社会机器运作正常,那么天气预报一定会头条播报:“说什么温度创历史记录,打破连日暴雪极限”等等。

    “啊呀,煤球你慢点跑!”

    雪地上,怜怜一脚深一脚浅的奔跑着。在它前方煤球正撒欢狂奔。

    经过几个月成长,此时的煤球已然不是当初树林被检那般弱小,他不论个头,力量皆是变化很大,距离成型指日可待。

    尉泱搀着贺静紧随在丫头和狗狗后面,德米,赵丽娜则守着雅丽端坐房前。

    这是小罗提出的意见,在他看来。与其叫众人窝在家里为这漫天大雪思虑苦恼。

    倒不如顺应天意,享受这难得的雪景。

    这不。当众人正的放心心思投入雪地,那份心境立马变的不同。

    毕竟,雪本身没有错,雪本身也是美的。

    真正出问题还是人的本心,而眼下小罗提出此意,就是希望大家伙能放归心境。不要成天沉浸在救援苦恼之中。

    尤其是精神不太正常的贺静和雅丽,长期的蜗居对她们病情那是又百害而无一例。

    相反走出屋子,去和这百年难遇的大风雪接触接触,对她们的身心恢复都是极为有意的。

    “好了,怜怜。快过来吧,尉泱姐姐陪你堆雪人。”摆了摆手,尉泱担心怜怜雪地奔跑摔倒,便是娇声呼喝了一声。

    闻言,怜怜倒也听话,立马停下追逐脚步:“球球,别跑了,走,咱们和尉泱姐姐堆雪人去。”

    孩子天性总是纯真的,同样年轻热煤球也十分喜欢和怜怜玩耍。

    所以见得怜怜停步转身,马上屁颠颠跟进,一路小跑随其行到了尉泱身旁。

    “尉泱姐姐,咱们堆什么呀?”扬起小脑袋,怜怜一副小可爱模样。

    尉泱见了不忍探手摸了摸,继而柔声问道:“呵呵,我们怜怜想堆什么呢?”

    “这个……我想想,”很是认真的嘟嘴思考,片晌,怜怜闪烁着大眼笑着道:“我想好了,尉泱姐姐,我们堆个白雪公主吧。”

    “呵呵,好,咱们怜怜想堆什么咱们就堆什么。对了怜怜,你知道白雪公主的故事吗?”

    “知道。”

    “哦,怜怜这么聪明,连白雪公主故事都知道呀,那咱们边堆,你边说给姐姐听好嘛?”

    ……

    屋外异变祥和气氛,如若不是华表,唐小权前些天来过,恐怕真的很难叫人知晓这个幸存者营地不日就将展开一场规模宏大的生死大营救。

    日子一分一秒的过,暴雪还是那般肆虐,这无疑似把利箭始终悬在幸存者每一个人的头上。

    距离华表,段成伍离队已有2日有余,车队方面无从预知他俩目前状况,也不知道他们是否已经身处废城。

    但有一点众人可以肯定,那便是这该死天气若是再不好装。

    以华,段二人性格,怕是就会只身冒险,开始实施营救计划了。

    二个人不是说不能实施行动,只是一旦出现差错,那不论是应对还是逃脱都成问题。

    除此之外,更叫胡晓东担心的事,他怕真的出现意外,华表和段成伍根本不会逃跑,相反铤而走险,采取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的拼死举措。

    这个节骨眼,再行派人出去追击显然是没什么意义的。

    就华,段二人的行径速度,己方无论是谁即便是提早出发都未必能碰到,更何况还是在已经晚行2日情况下进行追击。

    现在唯一能指望的就是老天能开开眼,别字继续着无休止的暴雪肆虐了。

    而也不知是不是众人心思过于虔诚,这天夜里凌晨2点,当负责值守的罗宝春,王强下车排查时,明显感到脑顶的风雪没那么强劲了。

    “唉,强子,不对啊,你觉没觉的这雪势似乎减弱了?”

    王强探手悬空接了点雪花,随即送至面前瞅了瞅,当下点了点头:“好像是小了那么点。”(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