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一十章 营救老徐计划开启(八)-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一千一百一十章 营救老徐计划开启(八)

    心下迫不及待的魏大壮,只觉胡晓东啰嗦,再着力点了两下脑袋后,不耐烦应了声:“明白!”

    倒数三个数,胡晓东身子后撤,将门缝稍稍扩大。 w?

    内里丧尸见得挡路的门板自己打开,争先恐后想要涌入。

    待得一只幸运儿露进脑袋,胡晓东抬脚抵在门板下侧,刚好阻住了门板的扩大。

    而门板一经受阻,“幸运儿”也因此立马滞住。

    与此同时,早就守在另一边的魏大壮,眼疾手快,举刀劈下。

    “幸运儿”脑袋登时是被锋利刀刃给削去一半。

    畜生无力倒下,胡晓东顺势朝后一推,在推力作用下,丧尸尸朝后倒去。

    第一只了毙!

    可这仅仅是个开始,安全门外的丧尸数量显然不是个小数字。

    就这么,你来我往间,靠着无间的协作,胡晓东,魏大壮单凭二人之力,便是顺利挡下了畜生的突袭。

    终于,在斩杀行动持续了5分钟左右样子,唐小权与段成伍一路小跑的行到了安全通道入口。

    “胡哥!大壮哥!”

    “都搞定了?”

    “搞定了!”

    “好!那咱们就突出去!”

    听闻胡晓东这话,魏大壮好似卸了重负的吐了口气,他早就被这小家子气的劈杀行动给弄的着脑,当下手刀一挥,沉声喝了一嗓:“就tm等你这话了!”

    “大家准备好,我门一开,咱们就冲!”

    “好的!”

    “准备!3,2,1!”

    声音落下,胡晓东向后撤步,继而顺势扯开大门。

    门开瞬间,那些挤兑在一起的丧尸立马因为失去重心栽倒在地。

    对此,幸存者没有理会,段成伍起身越过地上丧尸。只身冲杀而出。

    由于身着防刺服,段成伍并不担心丧尸的抓挠。

    身形一经落地,他立马是杀入敌阵,起刀斩杀。

    丧尸的攻击套路相当简单。他们见得段成伍冲出,本能反应就是铺前。

    可过道就那么丁点空间,再加上之前被震退的死尸七零八落倒在地上。

    丧尸稍一过激动弹,便会立足不稳栽倒在地。

    反观段成伍,他看似莽撞冲前。实则小心有佳。

    至少他不会如丧尸那般,傻不拉几被尸体绊倒。

    段成伍前脚刚出,魏大壮后脚就是赫然跟上。

    汉子可没段成伍讲求什么套路,在他而言对付丧尸没啥套路好讲,干就一个字!

    有了段,魏二人在头前开路,唐小权,胡晓东自是轻松很多。

    提着刀,唐小权开始挨个给倒地丧尸放血。

    他丝毫不担心魏大壮,段成伍危险。因为开门之后他便现,聚拢在楼道的丧尸数量比之预想那是少了很多。

    只是唐小权没有想过,之所以会比他料想要少,究其根本其实是胡晓东,和魏大壮利用门板阻挡提前毙杀了许多。

    门外丧尸很快便是被清理干净,搞定威胁后,胡晓东大手一摆,示意虫人赶紧朝上挺近。

    毕竟,眼前敌人虽然解决,但谁能保证后面不会有更多丧尸突进袭来呢。

    还剩最后一层。胡晓东当先冲进楼内。

    进入后,又一只“攀爬者”好似迎宾客般伏在走道门口,在其旁侧3只“步行者”护其左右,

    丧尸是不是早有准备幸存者方面不得而知。但提前预备完毕的胡晓东那是二话不说直接松开手里撒放。

    “咻!”根本不用瞄准,一条笔直的廊道,聚着4只丧尸,就这密度,饶是傻子也能命中目标。

    只不过这种射袭方式,对付人类或许就直接叫的对方丧失战斗力

    。

    可对付丧尸……

    “攀爬者”压根没把胡晓东射出的箭矢当回事儿。

    他在胡晓东松撒放同时便是四体伏地。爬了过去。

    冲击途中,身子不偏不倚和来袭箭矢撞了个满怀。

    可惜没有打中位置的箭矢并未能造成“攀爬者”伤害,畜生就那么携着银色箭矢继续全朝幸存者小队位置冲袭而去。

    “****的!还真tm当无人能挡你啊!”

    挥手挡开面前胡晓东,魏大壮三两步走上前来,之前与“攀爬者”的搏杀他就没怎么尽兴,此时畜生“自投罗网”,他怎能错过这般绝佳猎杀机会。

    是的!被仇恨遮蔽眼睛的魏大壮全然是把眼下情况当成了猎杀。

    他要杀了“攀爬者”为妻儿报仇,他要杀了这里所有畜生以消心头怨恨。

    见得魏大壮再次鲁莽行事,刚刚落定的胡晓东心急如焚。

    举弓,搭弦,可胡晓东终究是晚了一步。

    就在他准备拉弦瞄准的空挡,“攀爬者”先行一步冲进己方阵地,而身处队伍最前的魏大壮自然是与畜生战到了一处。

    龇着牙,咧着嘴,“攀爬者”露出了它那锋利的锐牙,意图靠着冲势撕破魏大壮的身子。

    怎奈魏大壮早就防范完全,他什么多余动作都没有,瞅准“攀爬者”近身时机,双手反手持刀,齐齐将刀刃对准畜生来袭方向。

    “噗!”无脑的“攀爬者”就这么傻不拉几硬生生撞了上来。

    其脆弱脑袋在与锋刃撞击后,后果可想而知。

    根本没有任何悬念,其脑壳瞬间被豁开两个口子。

    在加上那以往如前,奋不顾身的“求死”念头,魏大壮甚至都没用力它便惨死在了自己莽撞冲势之下。

    抽刀,再劈!魏大壮面无表情斩落了“攀爬者”的脑袋。

    与此同时,胡晓东堪堪完成拉弦动作,见得魏大壮已经了结了“攀爬者”的小命,当下箭头移转,将目标锁定在后续拖步的“步行者”上。

    三只“步行者”杨晃着身子,好似喝醉了酒般,恍若稍稍碰触就会栽倒。

    待仔细瞄准畜生脑壳后,胡晓东松开了手中撒放。

    面对行动迟缓的“步行者”,胡晓东这一箭终于是不负众望,成功插在了畜生脑顶。

    畜生栽地,胡晓东身侧一个身影疾奔而出。

    手里斜侧握着的一柄钢刀散放森冷光芒。

    段成伍犹若出世的侠客,轻盈闪跃到余下两只丧尸跟前,不待他们多做动作,左右各劈一刀,再看丧尸那高举的手臂尽皆断裂。

    接着段成伍横劈抡出,丧尸终于死翘软瘫下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