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一十二章 营救老徐计划(十)-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一千一百一十二章 营救老徐计划(十)

    老徐那头回卧室休息,胡晓东这头也是一批队员找地方睡觉。

    大家都很清楚,接下来行动重要性,所以趁着空闲劲头,能补充精力就抓紧补充。

    毕竟,谁都无法预料行动开始会遭遇什么。

    到了中午时分,休息了几个小时的昨夜守夜队员陆续起来。

    与此同时,华表准备的乱炖也刚好出锅。

    时下幸存者聚在一起关注的焦点尽皆是之后的救援。

    饶是吃饭时节,也不例外。

    众人一边享受美味带来的爽快,一边就着今日行动说笑耍乐,全然没有大战前的紧张。

    就这么到了晚上,幸存者小队成员分配好晚间守夜相关后,便是各自寻地睡去。

    胡晓东,唐小权那是睡了一个白天,此时困意全无,自是担负起上半夜的守卫工作。

    两杯茶,一袋花生,这算是近期守夜他们过的最为舒服的一次。

    胡,唐二人席地坐在睡袋之上,播着花生品着茶水。

    谁也没有说话,一来是怕扰乱旁人睡眠,二来也委实没什么话好说。

    毕竟不论是胡晓东还是唐小权都不是喜好闹腾的人,他们没温泉鑫,王忠瑜那般嬉皮,所以@↖,..屋内气氛倒是显得有些沉闷。

    屋外,月朗星稀,雪后的夜晚格外明亮。

    所有一切都显得那般安逸,但任谁都没想到的是,这安逸的夜晚随着一声惊天的炸雷陡然改变。

    雷声很想,震耳欲聋。睡的不是很眠的王强被突如其来的炸响给彻底惊醒。

    王强尚且如此,正值守夜的胡晓东。唐小权那就更不消说了。

    二人几乎本能相视一眼,接着齐齐站起身子。

    此时此刻。于幸存者小队而言,最怕最担心的莫过于天气恶变。

    因为一旦变化,便是会令接下来行动充满变数。

    而根本不待胡,唐二人心下祈祷,如爆豆般的雨滴声便是溅打在玻璃,发出“啪啪”之声。

    暴雨来的比预想还要突然,几乎瞬息功夫雨水便如倒灌般倾斜而下。

    那滂湃的雨势好似要吞噬一切似的,胡晓东站在窗前双眸紧蹙。

    陆陆续续,睡梦中的幸存者皆是被这电闪雷鸣惊扰的从梦中醒来。

    迷糊的众人显然没搞清怎么回事儿。待得反应过来,全是面露惊骇之色。

    这样的暴雨搁在过往有谁会去在乎?可是眼下,对于幸存者来说,这简直就是晴天霹雳。

    不大会儿功夫,原本还算宽敞的客厅便是挤满了人头。

    大家皆是擎着忧虑之色紧盯窗户外面,听着犀利敲打的雨点,每个人都相当凝重。

    “妈的!这老天爷真他娘的不给面子,刚停了雪水,现在又整这玩意。他妈还要不要人活了!?”魏大壮没好气的怒骂一句。

    他的言语无疑是道出了众人的心思,大家都对着突入降下的暴雨心烦意乱。

    华表无神嘟囔一句:“也不知道这该死的暴雨又会下多久。”

    “哎,应该不会太久吧,连长。看样子也就是雷阵雨。下个几分钟,估摸着就会停了。”老徐将将也是提了这个问题,他刚和雷瞳交接班结束。没曾想睡下没十来秒,暴雨就唰唰的怒砸下了。

    雷瞳的权威老徐落在耳里。他当然看得出这暴雨不会持续太久。

    但问题的关键不在暴雨何时会停,而是这场不期而至的降雨什么时候才能终了。

    对于这个问题没人能够回答。然,事实结果直到次日清晨,雨水依然“忘我”的继续着。

    老天再次继连日暴雪后,开始了雨水袭击。

    “真的他娘的晦气!”糟糕的天气叫的魏大壮本就焦躁心性更加恼火。

    好在眼下王强性子大变,否则在加上他,那家里绝对是要炸了锅了。

    “算了,下就下吧,这雨下了,雪倒是融的比较快,也算是帮咱们忙不是嘛。”发挥阿q精神,胡晓东拍拍暴躁魏大壮肩膀,安慰道。

    只是胡晓东这厢话音刚落,那厢段成伍便是轻叹口气:“事情要真这么简单就好咯。”

    侧目望向段成伍,魏大壮挠挠脑袋:“行了,小伍!你就别整那文绉绉的,说,还能有啥比这鬼天气更糟的事儿吗?”

    “有!你看看这温度,雨水下来确实帮着咱爸雪水雪刷溶解点,但溶解之后呢?咱们的城市管网排水那是需要人工辅助的,咱在的雨水落地都积在一起,加上温度的冰冻,最后就会在地表形成冻层,这样一来,势必会给咱们接下来行动带来不便啊。”

    此言一出,本来还不怎么忧心的胡晓东不由心弦一紧。

    是啊!我怎么把这茬事儿给望了,时下温度骤降,融雪其间,温度更是会再将几度,如此一来雪水雨水多半会在地表结冰上冻。

    到时候救援,绝对会给开车带来不便啊。

    怎么办?应该怎么办?

    “实在不行,只能把救援时间朝后拖延了。”

    没办法的办法,唐小权无奈跟进。

    只是他话音刚落,华表立刻否定:“不行!不能继续托了。”

    “为什么!?华子你知道贸然行动的后果吗?老徐那头物资尚能坚持半个月,咱们没必要冒险啊。”

    “没错!老徐的物资是可以坚持2个星期,但问题是你能保证挨过这暴雨就不会发生别的事情了吗?如果再来啥恶劣天气你又当如何?还打算继续在这干耗下去吗?”

    “我明白,华子你说的道理我都明白,可……可,可这外面地面结冻,咱们开车上路那是非常危险的,如果遭遇丧尸追击,我们加速行驶,闹不好很可能车体翻覆,我想你也不想到时候人救出来,却搞个车毁人亡的事故吧。”虽然这话说的有些乌鸦嘴,但情势如此,唐小权不能退让。

    “不妨!车子问题我自由办法解决,还记得来时路上的一家车品专卖店吗?我待会儿就去那走一趟,如果运气好能从里面搞到车用防滑链,那冰面行车就不成问题。”华表同样坚持己见,不过待他这番话说完,唐小权并未继续追击,在简单权衡后,他也是觉得华表提议具备可行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