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二十五章 营救老徐(二十三)-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一千一百二十五章 营救老徐(二十三)

    诚如唐小权所料想的那样,至多十分钟左右功夫,身后街道便是传来隆隆轰鸣,段成伍侧目一看,一辆沾染着血水的白色小面正在其车尾后方约莫300米位置缓速迎上。

    “是小胡!是小胡他们!”难以抑制心下的喜悦,段成伍急不可耐的将自己所见分享给同驾驶室的唐小权。

    对此,唐小权同样是看的真切,此刻怕是没人比他更加波荡。

    这也难怪,作为战前与华表,霍元凯双双做出保证的人来说,唐小权在整个救援过程所承受的压力

    负担绝非常人能够想象。

    拿起手台,唐小权轻吐了口气,继而开口道:“嗨!老徐,欢迎回来!”

    听着自手台传出年轻人的话,徐仁杰也是不由感慨,在短暂回味后,他珍重道了声“谢谢”。

    紧接,两车便是保持先后百米距离,全速朝驻地驶去。

    闲言不表!车队在路上一番疾驰后,终于是进入到了驻地地界。

    此时的家里,幸存者们正在忙活砌墙事宜。

    虽然大家心里都惦记着外出小队救援情况,但该做的事儿还是该做。

    特别是老赵,老林这两个主事儿,在见着天气转好后,第一时间召开了动员大会,当日便是带领众人重回工地现场。

    “看这势头,小胡那头应该已经动手了!”老赵站在街口,一边审视工程进度,一边与老林和着水泥。

    老林闻言,停下手里泥撬,从兜里掏出烟盒,取出两根。递给老赵一只,继而回道:“是啊!这两天天气不错,地上冰雪也差不多化完了,不出意外是该行动了。”

    “唉,希望一切都能顺利,千万别出啥岔子啊!”面露担忧之色。鉴于废城的复杂环境,老赵显然是对整个行动忧心甚多。

    然,就在赵,林二人为着院方队员操心劳肺的时候,正在忙活砌墙的人群突然骚动了起来,不带赵,林开口,便是听闻温泉鑫高声喝道:“引擎,车引擎。大家有没有听见!”

    刚愈点燃的火苗被老林生生挥灭,他将火柴盒缓放入袋,继而竖着耳朵聆听周遭。

    果然,隐约之间听到了些许异动,接着他下意识望向旁侧老赵,不曾想,后者也是在同一时间盯看向他。

    眸中透着愕然,随即。赵云海,林俊夫便是丢下手里香烟。提步朝工地现场跑去。

    到地儿后,老林当先下达指令:“大虎,老越你俩留下守在门口,小温,吴超你们回去把家伙拿来,老赵你带大家进屋躲避。忠瑜。小罗你们去车里候着,随时准备撤离!沈炼,走咱两出去谈谈情况。”

    指令接连下达,经过长时间磨炼,林俊夫已然是从一个高速巡警变成了团队指挥。

    他的临场调度和布局较之过往。那是可望而不可及的。

    “老林,还是你守家,我随小沈出去吧!”

    是人都知道外出风险大,留家相对安全。

    而沈炼本身就是干侦查的,他出去合情合理,老赵不觉的自己有什么资格替换他。

    但老林不同,他现在算是驻地的一把手,饶是老赵也是,可二人的分工还是有些不同。

    通常而言,徐,赵,林三人乃是幸存者小队的铁三角。

    他们在历次行动中,当之无愧的成为了队伍的主事人。

    这不仅是三人年龄,更重要三人的阅历,经历,沉稳等各方面在一众幸存者中皆是占据上位圈。

    但正所谓革命有功,老徐无疑是团队核心的核心,虽然幸存者小队从未开过会议,评选什么领头羊。

    可无可否认,徐仁杰凭借其尖刀连连长身份,及常年在外作战的履历,潜移默化的成为了团队的实际领头人。

    至于老林,老赵也各自有着分工,林俊夫一般来说主要主导的是军事方面,而赵云海呢,则是负责家里二十来口人的起居生活。

    这是这只团队能够长久立命的根本之一,因为一个团队如果没有合理的组织分工,那就会同一团散沙,虽明面上看着人多,却是难以凝结成一股力量,最后甚至因此分崩离析,为了所谓的全力内斗互杀。

    这才无数的历史进程中都有体现,毕竟权力这东西,自古以来就是人类所向往追求的。

    林俊夫怎会不知老赵心思,只是他是那种遇事躲在后面,把风险推给旁人的主儿吗?

    答案显然是否定的,如果他是,那他也没可能成为驻地的主事人了。

    “不行!军事上的事儿我说的算,都别墨迹了,赶紧带人离开吧!”

    没有任何商量余地,老林很是坚定的回绝了老赵的好意。

    对此,老赵本想再劝解几句,可碍于场上局势紧迫,以及老林威严,赵云海最终放弃了心下念头,摆手招过众人朝向村长室躲避。

    “走!小沈,咱们出去探探情况!”反手抽出背脊砍刀,老林先行冲出了村落。

    沈炼见状不敢怠慢,同样是操着家伙跟了上去。

    出村后的二人,一路疾行,待到杂草地后双双跳了下去。

    在幸存者驻地这个地界,人只要跑向杂草地,那基本就隐匿了踪迹,旁人若是想看清,除非有孙悟空的火眼睛睛。

    躲进草丛的林,沈二人并不担心暴露目标。

    林俊夫掏出每日必带的随身望远镜,继而高抬朝向远处路面望去。

    此时的路面空荡安静,没有丧尸,没有车辆,但林俊夫知道很快这一切便将打破,因为那抹适才在驻地听的不慎清楚的噪音,此刻那是愈发的清晰起来。

    很快,林俊夫手持望远镜的镜头之中便是出现了一个车影,紧接是第二个。

    林俊夫刚愈确认,不曾想腰际挂着的手台突兀响了起来。

    “滋滋!”

    该死!!

    闻得电波噪响的林俊夫本能想要去关掉手台。

    虽然身处草丛,加上车辆引擎嘈杂手台弄出的那点声响根本不足被人听到。

    但人的本心使然,还是叫老林心惊不已。

    只是无论是林俊夫还是沈炼都没有想到,这个叫他们如临大敌的手台来点并非源自驻地。(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