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二十九章-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一千一百二十九章

    “啊哟,这大家一个个都弄啥呢?这么喜庆的日子都被给我整的愁眉苦脸的了。±,”

    撩开袖腕,老赵看了眼其上时间:“恩,现在是下午4点,这也快天黑了,这样,小温你去把扑克拿来,小吴去整些花生零食,咱们好好杀他几把。”

    “得令,我这就去啊!”飞一般的冲出门外,望着消失的温泉鑫,老林满脸茫然的看向赵云海,继而凑身低语:“呵呵,看不出来啊,你也会大牌。”

    闻言,老赵抬眉一扬:“你以为呢?这年头还有男的不会打牌?”

    “呵呵,会打是一码事,但打的好不好就是另一码事儿了。”话中带着浓烈挑衅意味,林俊夫这是在给老赵下战书了。

    “是嘛!那你就来试试嘛,怎么样?敢不敢?”老赵毫不避让。

    老林耸耸肩膀:“笑话,这有什么不敢,不过咱两两人家总不好跟小伍他们组队杀吧。”

    “也是,不成把老徐拉过来。”说话间,老赵便是拽了拽正在品茶的徐仁杰,继而低声道:“老徐,我们这边二缺二,咋样,过来陪我们杀两把?”

    作为连队干部,大牌那是常事儿,只是自打末世后,因为种种原因,老徐已经基本和牌绝缘了。

    时下,难得老赵,老林又这般兴趣,再加上屋内一片喜庆气氛,老徐不想扫众人兴,便是点了点头:“好啊!我没问题。”

    “ok,这就三个人了,还差一个,要不把小胡叫来?”搞定徐仁杰后,老赵把目光锁定在了胡晓东身上。

    当下给胡晓东打了个招呼,只是没曾想还没待老赵开口。王忠瑜便是当中截断:“唉唉,赵叔,胡哥我这边已经预定了啊,你可别打他主意。那啥小吴你过去给赵叔他们凑个数呗。”

    扭脸扫过老赵所在位置,当瞧见并列坐在一起“铁三角”面容后,吴超想也没想立马“告饶”。

    开玩笑。和那三个加起来都有百岁的“老人家”打牌,吴超觉着自己要么憋死,要么就得放水委屈死。

    最后被夹在中间的胡晓东没有办法,就在他无计可施之际,脑中突然浮起了一个人来。

    霍元凯!对啊!他的年纪和老赵等人相仿,他过去岂不是最合适。

    想到这儿,胡晓东立马是把目光扫过全场,试图寻找霍元凯身影。

    可搜罗一圈也是没找到霍元凯,不止霍元凯饶是少年也有在列。

    呀!这霍元凯跑去哪儿了?

    胡晓东蹭的从位上站了起来。适才他只顾着和兄弟们寒暄,全然是把霍元凯一行三人给忽视了。

    此时反应过来,才顿觉托大。

    当即,扯着嗓子高喝叫道:“霍哥!霍哥!”

    老赵,老林在闻德胡晓东呼喝只觉茫然,他们闹不明白这霍哥是谁。

    便是齐齐移目看向徐仁杰,只是此时老徐可没心思给他二人解释,他的两只眼睛也是随着胡晓东提醒而在人群中四下搜索着。

    不多时。自屋外走进一个人影。

    众人侧目之余,胡晓东长吐了口气:“霍哥。你们咋站外面了?来来来,我给大家介绍下,这位是霍哥,这次任务新遇的幸存者,这是霍哥儿子,还有小盖。”

    依序做着介绍。霍元凯在听闻胡晓东叫道自己名字后礼节性的打了几个手语。

    见得霍元凯此般动作,不知内情的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搞不明白霍元凯葫芦里卖的什么样。

    眼瞅着场上气氛陷入尴尬,唐小权适时开口打破僵局:“哦。霍哥因为一些原因无法说话,虽然我也不太清楚他刚手语意思,但应该是在向大家问好,我说的对吗?霍哥?”

    点了点头,霍元凯肯定了唐小权的说法。

    “啊,这次行动霍哥帮了咱不少的忙,以后霍哥就是咱们自己人了,大家若是想和霍哥沟通交流大家可以用纸笔进行。哦,对了,霍哥的刀法可是相当厉害的,有感兴趣的回头可以向他请教。”

    胡晓东有意把霍元凯推到众人面前,他清楚,众人对霍元凯并不了解。

    而人的惯性会本能对陌生人保持距离。

    这不是胡晓东愿意见到事情,抛开旁的不谈,单就霍元凯这份战力,胡晓东就觉应该留住这个人才。

    更何况,透过此次行动足可验证,此人还保有人类最基本的良知。这才他对几个不想管学员的关切便可看出。

    而这正是时下末世最为难能可贵的东西,也是幸存者团队希望吸纳收留的人士。

    对此,霍元凯照旧是打了一通叫人看不懂的手语。

    这些胡晓东全然忽视,因为此刻他有更好的拉近彼此关系的方法。

    “霍哥,这今天也累了一天了,大家没事准备玩几把扑克,我那边几位老哥三缺一,你要是有兴趣就过去杀两把吧。”

    说完,胡晓东递了个话茬给老徐:“对吧,老徐?”

    徐仁杰多聪明一人,怎会不了解年轻人深意,最为铁三角里唯一一个和霍元凯有过接触的人,老徐马上笑着招呼:“是啊,老霍,这两个已经配对了,我现在孤家寡人一个,怎么样,陪我组一队,咱们干了他们?”

    “喂喂,这牌都还没开始呢,你干谁呀?老霍,这家伙不太靠谱,要不咱两组吧。”

    “哎,老林,你这啥意思?过河拆桥是不是?老霍跟我吧。”

    三个人就跟商量好了般齐齐向霍元凯抛出了橄榄枝。

    霍元凯当然知道对面三人醉温之意不在酒,但这些并不重要,旁的不谈,但就徐仁杰貌似相救他儿子这一件事,你现在即使叫他为那个男人赴汤蹈火,他都不会眨一下眼睛。

    毕竟,在这个丧尸横行的末世世界,于霍元凯而言,再没什么能比自己儿子更为宝贵的东西了。

    所以老徐救了他儿子,那便等于是救了他的命。

    面对这个救命恩人,霍元凯没什么好说的,当下指了指老徐方向,继而跟进做了个最为简单的竖拇指动作。

    如此,即便众人再傻,也能清楚明白他的选择。(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