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三十三章 满怀心思的娜娜(一)-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一千一百三十三章 满怀心思的娜娜(一)

    面露皎洁之色,赵丽娜笑着望向尉泱。●⌒,

    对此,老赵相当茫然,他的确搞不清自己女儿和尉泱说道的目的。

    “行了娜娜,你就别逗赵叔了,和赵叔说实情吧。”

    “好吧!”双手合十附于胸前,赵丽娜挺直腰板发问道:“爸,你好好想想,再过几天什么日子?”

    “再过几天……什么日子?”挠了挠脑袋,老赵蹙着眉毛仔细思索:“最近貌似没啥特别日子吧?”

    老赵不太确定答道。

    “爸,你再好好想想。”赵丽娜继续保持神秘状。

    对此,老赵有些无奈的看向尉泱:“小尉看到没,我这女儿啊,我真是拿她没办法。呵呵,娜娜,爸爸年纪大了,反应慢,你就别为难我了,说吧,到底啥日子。”

    “哎,这么大日子你都能给忘了。”

    “啥日子啊?”

    “当然是过年啦!”

    面色一僵,老赵随即端正身子,左右望望试图翻找日历:“过年?你们不说我还真忘了,今天几号来着?”

    接连的特殊状况发生,令的老徐等一众幸存者忙的不可开交,每天操心各种事宜就已疲惫不堪,哪里还能考虑到其它事情。

    所以对于什么过年,甚至几号这类繁琐小事儿他不记得也实属正常事情。

    “赵叔,今天是1月30号。”

    “啊,都一月底了呀,我记得过年是在2月份。不过今年是几号来着?”

    “今年是8号。”

    “呀!那没几天了呀。”反应过来的老赵惊呼一声。

    见得自己父亲这般咋呼,赵丽娜苦笑着朝尉泱递过无奈眼神。

    “因为这次咱们物资得到了补给。记上这段时间大家也劳心劳力比较辛苦,我就想是不是乘着过年契机弄个庆典。让大家放松一下。”尉泱说的很是诚恳,赵云海连连点头,脑中不禁浮起上次国庆庆典的场景。

    那次虽然条件艰苦,但大典中众人的喜悦老赵可是记忆犹新,所以对于尉泱此时提出的提议,他毫不犹豫便是肯定:“要得要得!小尉你们不提这档子事儿我还真忘了。啊,居然这一年都要过去了。你们说的没错,这段时间大家伙确实辛苦,弄个聚餐给大家闹闹挺好。”

    “不过搞这个物资消耗上可能会有点……”尉泱有些为难的耸耸肩膀。老赵见状立马明白二女来找自己范畴的缘由。

    “你们是在操心物资的事儿吧,呵呵。”莞尔一下,老赵喝了口热茶:“不要考虑那些,一年到头了,阖家团圆日子,这是咱们华夏人的传统。你们尽管张罗,有啥缺的和我说,我想办法帮你们解决。”

    有了老赵的首肯,尉泱登时有了信心。当下开口:“我知道了赵叔,那我就不打扰你休息了,先出去了。”

    “恩,这档子事你就和娜娜放手干。回头我会跟老徐知会一声。”

    “好,可能的话,叫大家伙空余时间准备些节目。到时庆典时表演。”

    “没问题,这事儿我来和他们说。”

    “那就太感谢赵叔了。”

    “哎。小尉你瞅瞅你这哪儿的话,要感谢。还得是我呢,要不是你们来跟我替这事儿,我还压根没察觉呢。我呢,现在要求只有一个,尽可能给它整的愉快点,让大家伙好好乐乐,放放松。”

    作为团队主事人之一,老赵太知道这段时间大家的心理感受了。

    众人也的确需要一场庆典来宣泄放纵一下。

    尉泱当然明白老赵意思,要不他也不会提出搞庆典这档子事儿。

    “那行了,赵叔你休息吧,娜娜我们走吧!”摆手招呼赵丽娜,尉泱转身离开。

    待到门口,发现赵丽娜未有动作,不禁奇怪的转过脑袋:“娜娜?”

    “啊!?”闻言的赵丽娜面露一丝慌乱。

    尉泱有些不解的开口反问:“你还有事儿?”

    赵丽娜吞吐回道:“呃……这个……我……”

    女儿的奇怪举动老赵看在眼里,当即微微蹙起眉头:“小娜啊,有什么事儿你就照直说,在爸爸面前还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不说则罢,听得赵云海这“不好意思”四个字出口,赵丽娜就跟一张俏脸立马泛起一抹红晕。

    老赵见得女儿脸色泛红,只当对方是发烧感冒了,不由有些紧张:“女儿啊,咋啦?你这……不会是受凉了吧。”

    听到这话,尉泱赶紧是三两步凑前,在尉泱额头试了试温度,这不试不要紧,一试吓了她一跳:“呀!这么烫!娜娜你不会真感冒了吧?”

    一言一语,尉泱和老赵那是真以为赵丽娜身体出了问题。

    这叫赵丽娜委实有些难堪,最后无奈之下,只能是摆手叫停:“别别别,你们都停一下,我没事儿啊,哪里就感冒了。”

    “没感冒你连这么红?”

    “我……”

    “对呀,赵叔说的没错,你脸红,脑热这是典型感冒症状,娜娜有病就得说,可别趁着呀。”

    无语!相当无语!赵丽娜看看父亲,再看看尉泱,郁闷的直拍脑袋:“我,我……我是真没病呀。”

    “那你是怎么回事儿?”几乎是一口同声,尉泱,赵云海齐齐发问。

    “哎,”着重叹了口气,赵丽娜心道是今天若是不说清楚怕是很难走出身后大门,当下苦涩着脸颊冲着二人道:“我没怎么回事儿,这不尉姐刚叫爸你和其他人说下表演的事儿嘛,我就是想那,那个……”

    “哪个?”

    “啊呀,你知道的啦!”

    “知道?小娜你今天怎么了?爸爸我知道什么?”赵云海现在就跟是白水锅里揭豆腐皮—一头雾水,她根本搞不清目前状况。

    然,老赵愈是这般糊涂,赵丽娜面上红筛便是愈发浓郁。

    听着赵氏父女这般对话,再看看赵丽娜反常神色,旁侧的尉泱似是明白了些什么。

    当下浮起抹笑容,不置可否试探道:“小娜你是不是想说那个谁?”

    “还是尉姐了解我!”如释重负,赵丽娜好似心头一块大石落下。

    可赵云海依然茫然一片:“那个谁!?那个谁是谁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