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八章 酒瓶?妙计!(四)-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一百零八章 酒瓶?妙计!(四)

    “噼里啪啦!”

    5个人,每人两**,朝向同一处目标,仅是顷刻,便是使那原本还渺小不见踪影的幼小火苗簇烧成了一团巨大的火柱.

    当真是应了那句老话:星星之火可以燎原啊!

    有了这么一系列嘈杂的声响,外加那一大坨红扑扑的火焰,丧尸终于是浇灭了内心对着冰冷铁门发泄“兽欲”的兴趣。

    它们开始有章有序的由外及内依次掉转身形,继而拖着步子,随着观焰的“尸潮”一步一婆娑地朝向“焰火”主舞台缓行而去。

    而至于说,接下来行尸会以怎样的方式去“庆祝”这一盛典,隶属于人类方的5名幸存者显然是没兴趣继续关注下去了。

    为了减少不必要的麻烦,同是也为了避免叫畜生发现己方的存在,幸存者们决定见好就收,不再投掷“燃烧**”。

    将余下的6**“**弹”归拢收齐,幸存者们一一返回了屋内。

    客厅之中,女孩的神采依然如故,丧亲的打击以及连日来身处恐惧旋窝的遭遇,已是将这个可怜的女子推向了崩溃的边缘。

    泪水早已哭尽干涸,女孩眼下甚至连一丝抽泣的力气都提不起来。

    她就那么不出一言的呆呆的坐着,蜷缩成团的身体恍若一尊失去了灵魂的躯壳,一动也不动。

    女孩不说话,围坐其周边的几个汉子也不知该如何是好,大家只能是同样保持沉默,并在心下为着女孩祈祷,希望她能尽快走出这段难熬的阴霾。

    约莫就这般静坐了半个小时有余,始终紧蹙眉头的唐小权忽然站了起来,他似是想到了什么,抬手冲着胡晓东摆了摆手,然后二人便是在一众兄弟疑惑的注目之下,双双行出了客厅。

    “怎么?有什么事吗?小唐?”开门见山,刚一出屋门,胡晓东便是脱口问道。

    唐小权点了点头:“是这样,胡哥,你看咱们是不是有必要给那姑娘单独收拾一间房子出来?”

    似乎是担心此话会引起胡晓东的误会,所以待得说毕之后,唐小权赶忙是又补充了一句道:“主要她刚刚经历完这么大的打击,所以我考虑让她一个人待着,或许会比咱们这么一大群人围在她身边,更为有利她的恢复。”

    闻及此言,胡晓东若有所思的抚摸着自己的小巴。

    毫无疑问,唐小权说的没错,他的想法与胡晓东不谋而合,只不过对方在他的基础之上,还有更深层次的考量。

    毕竟啊,己方6人都是大老爷们,平日里随随便便倒也罢了,但现在女孩既然加入进来,那你就必须得为人家日后的生活担待一下。

    “嗯,”须臾的应了一声,胡晓东继而接着道:“是啊,人家女孩子家家的和咱们挤在一个房间确实不太方便,要不这样吧,小唐,咱们就把这储物室给清理一下,作那姑娘的房间,你看如何?”

    对此,唐小权自然没什么意见,当即便是应了个“好”字。

    既然商议确定,胡晓东与唐小权便是轻手轻脚地返回客厅,然后依次在王温吴杜四人耳边低语了几句,继而除了负责照顾女孩的阿城外,余下的3人皆是随着他们一起,步出了客厅。

    清理工作并不负责,简单而言,就是把储藏室里的那些盒盒箱箱搬离出去。

    当然为了避免日后老是打扰女孩,唐小权还是异常贴心的将众人平常所需用到的换洗衣物也一并给收拾了出来。

    待得搬运工作完毕,众人又是笤帚,抹布齐上阵,该擦的擦,该扫的扫,一通忙活下来,直把他们累的汗如雨下,简直是比搏杀丧尸还要累上几分。

    只不过,累归累,望着逐渐清爽的储藏室,5位男子汉还是不可抑止地露出了会心的笑容。

    他们是多么希望女孩能尽早恢复过来,因为也只有到了那时,他们那颗因其父惨死而悔恨懊丧的心,才能得到些许的救赎。

    碍于房间有限的条件,幸存者们没可能为女孩添加太多的摆设。

    一组沙发,一些简单的日常生活用品,便是构成了她未来所要居住的小屋。

    重新回到客厅,其内压抑的气氛登时是令得众人喘不过气来。

    不能在继续这样下去,因为如果继续如此,非但不利于女孩的恢复,还会连带着其他人的心境受到影响。

    思及于此,唐小权觉着自己必须要说点什么,可思来想去他也没能想出该说什么,最后他干脆是支支吾吾地为着众人做起了引荐工作:

    “呵呵,那个~你好!我呢,叫唐小权;那个大块头是胡哥,胡晓东;他呢,王强;这位年纪较小的是阿城;还有小温,温泉鑫;最后他,吴超。”

    随着话音的落下,被点到名字的幸存者,皆是含笑地冲着女孩点了点头。

    只可惜从头至尾整个过程,女孩皆是毫无反应,甚至连头都未曾抬上一下。

    唐小权略显尴尬地讪笑了两下,不过他并不打算就此放弃,稍事调整后,便又是堆笑着试探道:“那个~姑娘,我们这边都介绍完了,不知你可不可以……”

    “尉泱!“淡漠不着一丝情感的语调,女孩直接是打断了唐小权的话语。

    微微一愣,唐小权略显惊疑的望了身旁女孩一眼。不止是他,其他人同样也是擎着抹难以置信地表情扭过头来。

    女孩居然开口了!这明显是出乎了众人的意料,不过很快,他们便是从诧异惊奇中回过神来,转而挂上了灿烂欣慰的笑容。

    “啊,尉~尉~”舌头不争气的打着转儿,唐小权手捧茶杯结巴道:“尉姑娘,喝,喝点水润润嗓子吧!”

    鸦雀无声,客厅死一般的寂静,女孩字说完那代表自己名字的两个字后,便是又一次陷入了沉默。

    无奈地将茶杯重新放回桌面,唐小权伤神地挠了挠自己的脑袋。

    坦白讲,他平日里没少涉猎诸如心理学的书籍,可真到此时此地需要用到这些知识的时候,他却是赫然发现理论远比实际要相去甚远。

    时间就在这压抑的气氛中一分一秒地缓缓流逝,然而就当众人快要被着死一般的氛围给逼到疯狂之际,尉泱那始终蜷缩成团的身形终于是舒展开了,然后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