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四十四章 除夕欢愉(五)-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一千一百四十四章 除夕欢愉(五)

    “我说赵村长,你这是要干啥呀?分粮吗?”还是没个正行,温泉鑫玩笑道。,

    老赵也不生气,黑黝的面庞浮起一抹笑容:“除夕夜讲究个团圆,有样东西是必须吃的,尉泱她们已经把面和好发号了,走!都随我包饺子去!”

    “呃……这个,赵叔,我可不可以申请只吃不包呀?”

    “没问题,只要你把下个礼拜的驻地伙食给包了,这饺子你可以不包。”

    望着老赵面上挂着的奸诈笑容,温泉鑫抬手拍脑:“赵叔!你不做地主老财真是屈才了。”

    “是嘛?那你还不乖乖听话,好了,大家都过去吧,别叫女士等急了!”

    过年吃饺子是咱老祖宗的传统,包饺子更是一家团聚必备的项目。

    透过包饺子不仅可以欢愉节日气氛,更重要是增进彼此感情。

    尤其是那些外出务工的游子,借着与父母包饺子过程,间接表达了自己的孝心。

    只不过随着时间推移,年轻一代已经很少参与包饺子这个习俗了。

    一来觉着麻烦,二来速食食品非常便捷,年轻一代更愿意选择方便的生活方式。

    而现在,在末世,显然所有一切都得回归原始。

    老赵等一批“老人家”给年轻一众示范着包饺子过程。

    其间自然少不了逗乐玩笑,大家都非常开心。

    温泉鑫还故作虚心的向老赵发问:“赵叔,光说过年吃饺子,可为啥要吃呢?”

    浮起抹笑容。老赵瞥眼看了眼年轻人,他怎会不知对方是在考他。当下一边掐着陷儿一边淡笑道:“怎么,突然这么好学?你小子是在故意靠我吧?”

    “你瞅瞅赵叔你这话说。我是真的不知道才问的。怎么着,该不会你也不知吧?嘿嘿?”

    贼贼一笑,温泉鑫反退为进。

    “别用激将法了,这个我要是不知道,那我这些年可就白活咯。来来来!赵叔今天就给你们普及下老祖宗的东西。”

    “这过年啊,讲究守岁时包,辞岁时吃。啥意思呢?就是说这饺子要在守岁时包,到子时在吃。”

    “那为什么现在包呢?”

    “呵呵,晚上咱们不还有活动嘛。再说了,真到了守岁时分,我上哪逮你们这些壮丁呀。”

    “服了!”抬手所拜服状,温泉鑫示意老赵继续。

    “为啥要守岁时包,子时吃呢,因为这个节骨眼正好是两年之交、迎新辞旧的时刻,意义特殊,有“更岁交子”的意思。”

    “这当中“子”为“子时”,交和“饺”谐音。合起来有喜庆团圆,吉祥如意的意思,预示新的一年能交好运。其次这饺子形如元宝。人们在春节吃饺子就有“招财进宝”的意思。三来这饺子内里有馅儿,便于人们把各种吉祥、喜气的东西包到馅里。以寄托人们对新的一年的美好期盼。最后也是最重要一点,那就是饺子本身就好吃,这正应了那“舒服不如躺着。好吃不如饺子”的俗话。哦,对了。今晚有两个饺子里面带特别东西。吃到的来年有鸿运,到时要表演节目的。”

    “我靠!不是吧!”丝毫不在乎那些理论知识。温泉鑫在听了老赵最后一席话后全部心思都在那“特别东西”上:“嘿嘿,赵叔看在我这么虚心好学份上,你就私下给我透露点信息呗。”

    “呵呵,你小子!我要给你透露信息了,别人怎么办?”

    “哎呀,赵叔,你看看他们一个个的……那啥,我这也老大不小的了,也该找媳妇了,你看同一批来的兄弟基本都有着落了,我这……”

    虽然有意压低声音,但温泉鑫的话语还是叫旁人听了去。

    尉泱登时脸颊便是红了起来,她下意识朝唐小权望了一眼,发现后者也在看她。

    二人随即相视一笑,继而迅速躲闪开目光。

    饺子包玩差不多下午5点,女将开始张罗晚餐,男人们则自由活动。

    这顿晚餐无疑是今夜的重点,尉泱等人从5点一直忙活到晚上八点才堪堪结束。

    不过战果相当斐然,三张大桌支在村长家院落。

    其上摆满了佳肴,由于之前物资大大补给,所以这顿晚餐比之数月前的国庆庆典那可是提高了好几个档次。每桌都至少十来个菜,而这还仅仅只是开始,后厨,尉泱还备了不少材料,只等大家吃high了不够继续备做。

    为了提高晚宴效果,中,国两兄弟特地将快递里搜出的一台投影仪稍加改造,完了又叫越贵山在院落中央整了个大幕帘。

    开席之前,李中便是对众人说道:“每年过年除了吃饺子,看春晚也是必备项目,今年虽然咱看不上新春晚会,但往年的还可以看。我这机子里捣腾出了过去几年的春节晚会,大家想看哪年的尽管开口!”

    “啊呀,不错不错!小中,小国你俩这活儿干的不错!现在正好八点,就挑最近一年,开放吧!”

    作为老一辈,这对春晚的感觉那是绝对比年轻人要强。

    闻言的李国简单调试,随即在一抹光束射出后,巨大的白色幕帘出现了身着盛装的主持人。

    “华夏中央电视台!”

    “各位来宾,亲爱的朋友们大家”

    “今天是大年三十,此时此刻我们是在华夏电视台的一号演播大厅为您现场直播新年春节联欢晚会,让我们一起辞旧迎新共度良宵。”

    “此时此刻无论您在哪里,都请接受我们的祝福,在这华夏民族一年一度的新春佳节即将来临之时,我们给您拜年啦!”

    熟悉的开场白一经脱出,所有人都安静了下来。

    这些话在场的幸存者可以说是自打出生便是年年听到,那可谓是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甚至有些乏味。

    然,此时此刻,当音响喇叭传出主持人的旁白时,在场每一位幸存者皆是心弦波动,感慨万千。

    他们还从未向现在一样为着这几句普通到不能在普通的吉祥话动容感情。

    尤其是主持人最后那句“我们给您拜年了”道出时,众人皆是下意识自发的鼓气了掌。(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