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九章 女孩的自述(上)-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一百零九章 女孩的自述(上)

    “尉姑娘,不管怎么说,你多少喝口水吧,不然这大热天的,很容易……”极近可能让自己的声音显得柔和,胡晓东试图劝服尉泱。

    尉泱茫然地挺直了身子,眼神迷离地望了胡晓东一眼,然后移目转向茶杯,静静呆愣了几秒,继而着手伸了过去。

    见得女孩动手,众人心下皆是一宽,饶是女孩依旧淡漠悲伤,但她眼下这个举动无疑是个好的开始。

    或许是因为身体太过虚弱的缘故,尉泱在掌心触碰到茶壁的霎那,险些因为拿捏不稳而倾倒出杯中的茶水。

    不过好在其旁侧的唐小权眼疾手快,他在第一时间伸出了援助之手,并及时地稳住了茶杯,这才险险地避免了尉泱被热茶溅伤的危险。

    面无表情地微点了下头,尉泱倒是并未因为适才的变故产生任何情绪上的变化,她依然淡漠如故,面庞之上甚至连一丝波澜也未曾见到。

    不着一言地将茶杯揽入怀里,尉泱没有酌饮,她就那么怔怔地看着,一双眼眸随着杯中的水纹缓缓而动。

    她似乎又是想到了什么,因为其着放于杯壁上的双手突然之间不可抑制地颤抖了起来。

    见的此情此景,一众幸存者不无忧虑地紧蹙起了眉头,距离女孩最近的唐小权更是直接凑前,小声地探问道:“尉姑娘,你没事吧?是不是有哪里不舒服啊?”

    “我……”无神地转过脑袋,尉泱呆愣了两秒,旋即猛埋下了脑袋,然后整个身型便是开始不受控制的上下起伏,同时嘴中不助地喃喃:“爸!爸!爸爸!”

    丝毫没有料到会有此般变化的唐小权被对方这突兀的情绪波动,弄到有些无措。

    慌乱之间,他那席本欲出口的话语也是被卡在了喉咙,发不出声来。

    不过好在胡晓东还算镇定,见过太多悲欢离合的他当即开口安慰道:“尉姑娘啊,有些事呢,既然已经发生,咱们还是看开点好,毕竟……”

    “不!”未及胡晓东把话说完,尉泱略显颤抖的声音冷冷地将之打断了下来:“你们不知道,你们什么都不不知道!你们根本不了解我的父亲!”

    好似宣泄般,尉泱的声调愈发加高,最后竟是如同狂狮怒吼般咆哮了起来。

    毫无疑问,女孩这般歇斯底里的举动是极为不礼貌的,不过对此胡晓东却是没有表露出任何的气恼之色,相反,他显得非常的平静,黑黝的塑脸之上也始终是擎着抹温淳的笑容。

    毕竟啊,人不是机器,人有感情,而当其受到感情挫折时,便是不可避免地需要寻找一个释放的端口。

    而这一切对于历经过职业波折以及商海沉浮的胡晓东来说,简直是再清楚不过的事情了。

    所以……

    目光紧紧盯着尉泱的眼睛,胡晓东恍若邻家大哥哥般柔声的说道:“很好!就是这样!有什么想说的!就把它说出来吧,千万不要憋在心理,我们大家听你说!”

    简简单单的一席话,落在尉泱的耳里,却是如同一股暖暖热流,逐渐暖起了她那颗愈渐冰冷的心。

    又一次沉默不语地垂下了脑袋,那个平放于膝的水杯中,一张俏丽的脸蛋渐而模糊了起来,其上干裂的薄唇隐隐而动。

    然后……

    “我的母亲在我很小的时候就因身患重疾离逝了,所以一直以来父亲都是即当爹,又当妈。而为了供我念书,他起早贪黑,白天在厂里打工;晚上去超市值班;什么好的都给了我,可他自己却……”

    话到此处,尉泱哽咽的停顿了数秒,握杯的嫩手也是在不经意间握紧了几分。

    “前端时间我顺利的通过了第一附属医院护士的招聘,成为了一名实习护士,父亲自然很高兴,我呢,也就想借着这个机会,陪父亲在城里转一转,好让他老人家放松放松。”

    “我记得那天是周五,刚好隔天我轮班休息,所以我就早早的和父亲约定了时间,准备周六交接班一结束便一道出去。”

    “到了周六,如往常一样,我们护士组做了例行的病床汇报,完了,我便去浴房梳洗换衣,当时并没有察觉病区的异样,只是觉着当天流感患者颇多,直到我坐上了那台电梯……”

    目光微微一闪,虽然很是细微,但细心的唐小权还是看出了女孩眼伸中闪过的那抹恐惧。

    “电梯一如既往的人满为患,有很多人都带着口罩,我站在最里排,在我前面是一个40来岁的中年妇女,她自打上了电梯之后,就一直咳喘不止,坦白讲,我那是第一次见着有人能咳喘的那么厉害。”

    “然后大概是到了4层的样子,电梯里前排的人陆陆续续走了出去,可是还未等电梯外守候的群众朝里走,那个适才还咳喘不止的妇女突然之间跟着了魔般狂奔了出去,照着一个男士的脖子便是咬了一口。不过幸好她当时带着口罩,不然……”

    惊骇的摇了摇头,尉泱蜷曲的双掌又是握紧了几分。

    “到达大厅,父亲早已在那儿等候多时,只是由于当日厅内挂号候诊的人实在太多,我和他着实废了好一番功夫才找到彼此。”

    “接下来……”

    “呼~”失神的吐了一口长气,尉泱煞白的面庞微微的抽动了一下:

    “你们见过猎狗扑食的场景吗?哼哼,我见过,就在那天,就在我和父亲走出大厅之后,骚乱突然爆发了,厅内的人们开始互相攻击,我当时被眼前的情景吓懵了。你们知道吗,有3个人,就在我面前不到一米的地方,扑到了一个急救人员,然后……他们就在那儿……把他给……”

    兀自吞咽了一下,尉泱似乎是想到了某中极为血腥恐怖的场景,继而她的一双嫩手开始不助的抖动,眼眸中闪烁着恐惧。

    “是,是父亲……是父亲打倒了意图靠近我的怪物,他……他后来拉我进了一辆救护车……我,我听见外面啃食的声音……很,很近;很可怕;我,我吓哭了;父,父亲不让我哭;我,我们……”

    声音愈来愈抖,语速愈来愈快,尉泱的情绪几近崩溃……

    ps,之前107到109排序错误,现已修正重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