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章 女孩的自述(下)-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一百一十章 女孩的自述(下)

    “那个~尉姑娘,这里不是医院,你现在很安全,无需害怕,跟我一起,深呼吸,咱们慢慢放轻松,ok?”

    缓缓地抬起右手,唐小权试图通过轻拍缓解女孩逐渐失去控制的情绪,可是谁曾想,当其掌风将将触碰到对方后脊的霎那,对方便是如同惊弓之鸟般“啊”了一声,继而浑身上下抖了个激灵。

    好家伙,这一连串的刺激之举,直接是把毫无准备的唐小权给吓了一跳,险些是没一个不稳从沙发的边角栽落下来。。

    尉泱眼神飘忽不定,就好似在寻找什么东西一般,不过细听之下,你可以隐隐从其蠕动的嘴中听到些许自语的喃喃:“安全?不~根本就不安全!那些日子,我在车里每天都能听到惨嚎!哭泣!还有那些拖着脚步的“沙沙”声。它们就在车外,到处都是!”

    “嗯,的确是很艰难啊,那你和你的父亲到底是怎么度过那段难熬的日子的呢?比如说,你们是如何解决食物问题的?”出人意料之外,胡晓东竟是对女孩提出了疑问。

    唐小权莫名的看了老大哥一眼,很显然他不太理解对方的做法。

    毕竟,在他看来,这个节骨眼应该尽可能的避免与尉泱谈论过往不好的回忆,因为那些残酷的经历很容易引起她的情绪波动。

    但,于有过类似经历的胡晓东而言,他却是有着另外一种截然不同的看法。

    正所谓,破而后立,不破自然谈不上重立。

    所以,既然女孩愿意主动打开尘封的记忆,那就说明她希望籍此来达到情感宣泄的目的,那么作为旁听者的众人,就应当尽职的配合她,帮她彻底将心中压抑的东西吐露出来。

    果不其然,待得胡晓东这厢提问落下,尉泱飘忽的眼神立时是找到了方向,她死死盯着胡晓东,原先语无伦次的话语也变得井井有条起来。

    “外面丧尸太多,我和父亲被困在了车里,没法出去。不过我们在车里找到了葡萄糖,生理盐水,这些东西可以帮我和父亲补充适量的营养和水分。但在吃的方面,就只有一盒急救人员吃剩到一半的快餐,但也亏得这份快餐,要不然我和父亲绝对不可能在医院坚持那么久。”

    闻听着女孩的话语,一众幸存者皆是感同身受,他们全都经历过挨饿的痛苦,所以非常能够理解食物对于求生者的重要意义。

    “我记不太清在医院到底待了多久,总之我和父亲的状态越来越差,父亲为了我,几乎没怎么进食,就靠着输些葡萄糖补充营养,而且大部分的时间都是他在负责警戒。我那时真的害怕急了,我现在真的后悔为什么没能帮父亲分担一点,他那时一个人抗下了所有的事情,而我……”

    意识到女孩又要陷入痛苦的自责,胡晓东赶忙是叉开话题道:“那后来呢?你们是怎么离开医院的?”

    有了胡晓东适时的引导,尉泱的思绪立刻得到了调转,她不紧不慢地继续道:“后来,父亲见救援无望,便开始寻思自救。他在先前被怪物分食的救护人员身上发现了一串钥匙,然后便冒险出去取了回来。”

    “钥匙总共有5把,不过我们很幸运,第一把就顺利发动了车子。”

    说道这儿,尉泱的脸上很是难得的浮起了丝笑容,就连那始终握紧的手掌也在不自觉中松开了几分。

    “出了医院,我们才发现,事情远比我们料想要糟糕,整个街上,我们没有看到一个活人,哦~当然,那些怪物除外。”

    “所以,父亲决定出城,他觉着我们老家可能还是安全的。”

    “这一路,父亲车子开的都比较稳当,而我,则因为突然的松弛,没过多久便是进入了睡梦之中,直到……”

    “呜~”泪水又一次不可抑止地流淌了出来,尉泱持杯的双手缓缓抬起,继而环缚于胸前,紧紧地搂抱在了一起。

    冷,如坠冰窖般的冷!那种冰冷饱含着绝望,令人窒息!

    唐小权漠然地拾过女孩膝上的茶杯,他知道这个时候的人是极为脆弱的,也是急需要关怀与安慰的,所以……

    “我知道千言万语也劝解不了你此刻心中的苦痛,但是你的路还很长,未来的日子也依然艰难。你必须振作起来,不只是为了你自己,还为了你亡故的父亲,不要辜负了他对你的爱,也不要让他在天国还为你担心!相信我,你所做的一切,他都……看着呢,所以,你希望他为现在的你而伤心难过吗?”

    “不~呜!”展开曲卷的双臂,尉泱一把抓过唐小权的肩头,继而伏在其上嚎啕大哭起来。

    突然而至的变故,令得唐小权有些不知所措,那只半抬的手臂也是僵在了空中,不知该放到何处。

    无奈之余,唐小权只得是将目光投降了对角而坐的胡晓东,希望后者能给他一些帮助。

    肃然地点点头,胡晓东伸手做了一个环抱的动作,其间的意思可以说是相当的明确,不过落在唐小权的动作上,却是显得异常踌躇。

    坦白讲,唐小权并非是乘人之危,胡思乱想的**之徒,他之所以会有如此摇摆不定的反应,主要还是源自于内心深处的那抹羞涩。

    毕竟啊,说道底,他都只是个刚刚走出校园的大男孩,虽然在校期间也时常和女孩开些玩笑,但论道如此近距离的接触,那还是头一回。

    所以,有些本能上的害羞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只是,望着女孩那不助起伏的身躯,唐小权忽然觉着自己的心底深处的某样的突然地悸动了一下。

    而那下悸动,无关男女的情爱,仅是一种出于保护**的冲动。

    凌空悬停的右臂再一次尝试地落下了几分,最后终于是彻底地环住了女孩的肩膀。

    “哭吧,尽情的哭吧,不要窝在心理,有什么痛苦的,悲伤的,难过的,压抑的,都放声的哭出来吧,然后,过完今天,咱们重整出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