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五十五章 新年异状(二)-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一千一百五十五章 新年异状(二)

    片刻的平静,来人显然是愕然徐仁杰怎会知道他们在外情况,当即警惕四下看看。

    在确认没有威胁后,男人方才开口回道:“既然你能看到我们情况,应该知道凭我们的装备想要进入你们村落,完全没有任何问题。”

    “这算是威胁吗?如果是,那我也可以明确告诉你,我们能在末世活到现在,并在这个地方扎根自然不怕任何来此挑衅的人。如果你们觉着靠几把自动武器和重机枪就能让我们俯首称臣,那你可就太想当然了。”

    无疑,老徐根本没有与对方叫板的资本。

    但打仗这种事情,从来就是博弈。

    卧龙诸葛能凭一艘小船独闯曹营借来十万只利箭,凭的是什么?就是过人的胆识以及对曹操心思的拿捏。

    这点老徐同样具备,久经沙场的他对战局把握,以及人心的摸排不可谓不熟悉。

    他非常清楚战场上人的心思,没错,对方眼下确实掌握着战力的主动。对方也说的很确切,他们若是强攻,己方根本无力抵抗。

    但既是如此,对方为何宁愿在外叫喝,也始终迟迟未动呢?

    轩战啸可不认为这是对方的“善意表现”,相反在老徐看来,这恰恰是对方的忌惮。

    而一旦有了这层忌惮,老徐便是有了与对方谈判博弈的资本。

    至于他适才故意夸大的战力,不过是为这将将获得的资本再添些许坚实砝码罢了。

    果然,在老徐道完这席威胁之言后。车队方面又一次陷入了沉寂。

    不过仅是十来秒功夫,男人再次开口:“兄弟用不着这么紧张。我说了我们恶意。”

    “抱歉!这个世道人心难料,你们提着枪。架着炮跑来我们驻地门口,你别告诉我,你们只是路过看看。”

    老徐态度强硬,他清楚这个时候无论如何不能表现怯懦,你越是强硬,对方愈是搞不清你的底细,他们便愈不敢乱来。

    反之,你若是软了,那正落了对方陷阱。

    “呵呵。要我怎么说你才信呢?兄弟啊,你刚才又一句话说的没错,我们还真是路过此地,见到有个村子便是顺道来看看。”

    “是吗!?那还真是巧啊!那你们看也看了?下一步打算怎样?”

    “呼~我照实说吧,我们是部队的人,夜晚途径此地,想在贵处借宿一下,如果可以的话?”

    闻及此言,老徐愕然一愣。他侧目与墙体对侧的沈炼互看了一眼。

    “你说什么!?你们是部队的人?”

    “没错!我们是部队的!你的人应该可以看到。”

    “他们穿的是军服!”手台传来华表回复。

    这是沈炼刚刚发出的问题。

    “那又怎样?你们是部队的又如何?”老徐没有冲动,继续隐匿身形。

    “呵呵,我只想坦诚的和你们谈谈,我们来这人没有其他目的。只是想在此地借助一晚。你们也知道夜间行车不太安全,我们走了很远才找到这个相对合适的地方。”

    对方语气诚恳,搁往常或许老徐真可以答应。但时下末世,他怎么可能凭对方一席言辞就信了对方。

    “你们总共多少人?”

    “差不多十来人吧。我们是先遣队,大部队在后面。”

    “既然知道夜间行车不安全。为什么不和大部队一起走?”老徐犀利的盘问。

    “我说了我们是先遣队,前方探路,为后续部队做引导的。”

    合情合理,对方的答复的确是军方大部队行径通常策略。

    “兄弟啊,我们只是借宿一宿,待到明早我们就走。”

    再次重提自己的要求,男人也是相当执着。

    就目前从对方套出的话来看,老徐没有察觉出什么不妥地方。

    无论是穿着,车辆,亦或是谈吐,装备都符合军方做派。

    那么如果对方真是军方的,老徐倒是真想与其接触一下。

    一则,他本身就是军方的人,不管事态如何变化,老徐都没法忘了这个根本。

    他很关系眼下部队的情况,同时也希望藉此机会向对方了解下世界的局势。

    毕竟,从对方所言,他们显然不是小股部队。

    而能做到维持这样一支部队运作,没有强力后勤保障是不可能的。

    由此,老徐推断多半zhengfu已经恢复运作。

    既是如此,老徐可不想错过收集信息的机会。

    二则,老徐还想和对方捣腾点物资装备。

    再怎么说他也是尖刀连的人,好歹是系统内部的,相信要点武器弹药应该不算过分。

    三则,老徐想问问在他们驻地周遭有没有官方组织的大型避难所。

    虽然老徐未必会把队伍带过去,但队员很多在末世后与家人失散,这些人很可能就在各种避难所里。

    若是能搞到这些避难所位置,待得驻地稳定后,老徐便是打算着手为队员寻找家人。

    这也是他们队伍一直以来两个最主要的目标。

    现在有家可住的第一目标算是勉强达成,下面就是寻找家人了。

    不过呢,上述想法也都仅是老徐的想法。

    诚如他自己说推断的,对方目前行事风格和部队很像。但这依然无法确定对方就是部队的人。

    且,即便是部队的人,也不代表他们就是好人。

    虽然这么说有辱华夏军人风采,但这是不可回避的现实。

    任何国家,任何部队都存在兵痞,老鼠屎。

    这些人到了末世,非但不能替国家,人民做事,相反还会成为一帮拥有特殊能力的“垃圾”。

    也正是基于这个考虑,老徐在斟酌片刻后,给处了一个折中办法。

    “ok!你的要求我已经知道了,不过我没法现在给你答复。我需要和我队员商量。”

    “没问题,我们可以等。”男人应的倒是很随意,丝毫没有强迫的意思。

    “那我需要你跟我走,我们需要当面和你谈谈,怎么样?有胆子吗?”适时的使用激将之法,如果对方真是军人,且没有恶意,老徐觉着对方应该不会拒绝。

    将近半分钟的等待,见对方始终没有给出答复,老徐再次激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