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六十二章 新年异状(九)-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一千一百六十二章 新年异状(九)

    听完这席话,温泉鑫立马鬼精灵的扯过一张椅凳,接着跑到叶昊身前,以着几位肉麻的动作拉过叶昊,继而招呼道:“来来来!老叶,快坐!快坐!那个谁,尉泱啊,壶里的水烧开了吗?赶紧给老叶沏杯好茶。”

    这档子事儿不消温泉鑫交待,尉泱自然也是会做。

    很快,茶水端上。

    温泉鑫接过热茶奉到叶昊跟前,兀自扯过一张椅凳。坐下后,凑前道:“老叶舟车劳顿,赶紧喝点茶水润润嗓子吧。”

    傻子也能听出温泉鑫话里有话,叶昊不傻,怎会听不出,在吹了吹杯中冒腾的热气手,他笑着问道:“你有什么事儿吧?”

    “哈哈哈!”被看破心思的温泉鑫也不害臊,讪笑两声挠头打趣:“老徐啊,你们部队的人是不是都这么警觉?”

    老徐无语摇头,温泉鑫继续话题:“是这样老叶,你别看我们这地界小,偏僻。但这里丧尸少呀,也少有人来。那老话咋个说来着,啊,对!有利必有弊端!咱这儿虽然地方偏僻可贵在安全。虽说人数上比不上那些大避难所,不过这里弟兄大家都很团结。我这不是说那些大庇护所不好,可这人的本性摆在那儿嘛,人多肯定有矛盾。所以人少未必是坏事儿,人少相对需求的补给也少啊。再说你看看我们这的建设……”

    想了想,自己驻地建设才刚刚开始,实在没啥可说道的,温泉鑫索性打个哈哈转而笑着道:“老叶啊,在我们这投资肯定值得,那个啥……你应该就是负责此事的头头吧,嘿嘿。你看我都和你介绍这么详细了,你给我们兜个底儿,你看咱们驻地……”

    “哈哈哈!”叶昊突然朗声笑了几声,随即回声落目在徐仁杰身上,即刻开口道:“老徐啊!我们的纪律你是知道的,这位小兄弟……”

    “小温。你搞什么你!别给老叶添麻烦!”

    “我……”温泉鑫满脸郁闷。

    叶昊见状摆摆手道:“我开个玩笑而已,老徐你别上纲上线嘛。”

    说完,端正身子,着手拍在温泉鑫肩头:“小兄弟啊,你的意思我明白。不过首都方面百废待兴,一切恢复重建工作才刚刚开始,物资补给还无法大批量攻击外面庇护所。我们目前只能择优选择。”

    “啥意思?那就是咱这驻地不符合要求了?”一听叶昊这话儿,温泉鑫适才热乎劲立马减弱半分,饶是说话语气都变得冰冷起来。

    “你们这种处置方法说的挺有道理。我也能理解。但……但大庇护所的人是人?我们小地方的就不是了?他们需要支援,我们也不是后娘养的呀!救助百姓本就是你们职责,你知不知道这大半年我们是怎么度过的?你知不知道我们一直在祈祷官方能派出救援部队!现在好不容易把你们盼来了,你现在却跟我们说什么条例法则。你们不觉得这,这太他妈扯淡了嘛!”

    “小温!”老赵出声想要叫停温泉鑫的抱怨,可不带赵云海更进一步,忽觉有人从后拉住了他的胳膊。

    回眸看去,但见徐仁杰正蹙着眉毛冲其摇头。

    对此。老赵不解,但碍于时下局面。他也不好开口询问。

    “唉!”轻叹口气,面对温泉鑫咄咄逼人的追问,叶昊也是有些无奈。

    “小兄弟啊,你说的事情我能理解,事实上呢,每次和别人说这些我们心里也不好受。老徐知道。咱当兵的就是以救国救民为己任,在外面任务,我们也算是见过大大小小不少庇护所。有成规模成建制的,也有三五人组成的小团体。但有一点那是都一样,就是大家都过的不容易。我们也想给每个团队都提供帮助。可刚我说了,首都生产只是小部分恢复,除却供给首都相关部门生存需要外,剩下物资根本不足以为所有幸存者团队提供支援。”

    “那,那你们都过来了,多少也给点东西吧。”温泉鑫反正脸皮厚,他可不管你来自哪儿里,有什么困难。

    既然是部队救援队伍,那不从你身上扒拉下点物资,岂能放你走?

    这下可是吧叶昊难住了,是啊!他能不难嘛?要知道就在刚刚,几分钟之前,他才跟老徐提出要求驻地为其补充补给的要求。

    现在好了,他自个儿东西还没到手,人家驻地队员便是向他索要帮助了。

    “这个……这个吗……”

    “老叶!”

    就在叶昊前后为难不知所措之际,门外陡然传来一记熟悉的声音。

    叶昊一听,心道是:来的真是时候呀。

    当即没有任何犹豫,站起身子,赶紧岔开话题招呼道:“唉,这里,这里!”

    来人是谁?

    不是旁人,正是之前叶昊吩咐进屋休整的车队司机。

    “来来,我给大家介绍一下,这两位是我的战友,也是我们此行的司机。他叫王格,他呢是胡杰。”

    “大家好!”几乎是异口同声,王格与胡杰齐齐与幸存者团队一种打了个招呼。

    “坐吧!都坐吧!小温给这两位兄弟整点热茶!”

    “好的,老徐!”

    亲自为王,胡二人来开座位,徐仁杰示意对方坐下。

    罢了,很是随意的道了句:“小温啊,来者是客,你这样追着人家讨要物资是不是有些不合礼仪呀?”

    本来已经被岔开的话题,被老徐这么一提,立马是重新归位。

    温泉鑫从来就不是个在乎礼仪的人,在加上酒气未消,当下双眉一扬,反呛一声道:“老徐你这话说的我就不爱听了,我说的都是合理诉求嘛,他们这种有色眼镜的做法本来就不对头。要是照他们这个说法,那干嘛来咱这地头过夜?他妈去找那些大庇护所不就结了。反正咱这儿被人不待见。”

    “小温!注意素质!”老赵实在看不过眼了,虽然他也很想从叶昊那里寻求些物资,但温泉鑫这种蛮横的讨要方法,叫他觉着不妥。

    唐小权冷眼旁观着一切,他始终没有说话,似个外人游离在主场之外。

    但恰是这种置身事外的“清净”,让他能够更“客观”的俯瞰整个场上局势。请输入正文(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