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一章 多个人多张口-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一百一十一章 多个人多张口

    或许是太过悲伤,或许是太过虚弱,总而言之,尉泱在痛哭了一阵后,竟是伏在唐小权的肩头沉沉的睡了。

    见得她这般安静的模样,悬在众人心头的那块巨石总算是落了下来。

    为了不侵扰到女孩的休息,胡晓东将之轻轻抱了起来,动作之缓就好似是在拾拿什么易碎的物件,稍有不甚,便会酿成大祸。

    小心翼翼地把女孩送到了众人为其专门清理而出的房间后,胡晓东蹑手蹑脚地退了出来,继而缓缓掩上屋门,重新回到了客厅之中。

    “怎么样,胡哥?”几乎是异口同声,待见得胡晓东回来,众人皆是迫不及待的开口问道。

    兀自点了点,胡晓东示意众人莫要过分担心,他相信随着时间的推移,女孩会逐渐恢复过来的。

    随后的时间,幸存者们又是回复到了循规蹈矩的生活当中,只不过碍于尉泱的遭遇,他们也是没啥心思再继续斗牌,于是一个个就那么大眼瞪着小眼的干坐着,直到夜幕的逐渐降临……

    晚饭照例是清汤寡水,唯一的一份午餐肉泡面也是唐小权特意为尉泱准备的。

    对此,旁人倒是没甚意义,相反,大家还觉着唐小权有些太过小气。

    “咋样?胡哥,她醒了吗?”唐小权淡淡的问道,余下众人的目光也是齐齐地移向了那个隐没在昏暗中黑影。

    黑影逐渐走了出来,不断摇曳的烛光将它那本就魁梧的身材映射的更显雄健。

    “呼~”轻轻舒了口气,胡晓东找了个空座,继而压低声音道:“挺好,还在睡着呢。”

    “那~咱们是不是要……”

    “不,”微微摇了摇头,胡晓东略作思量,冲着唐小权否定道:“还是不要叫醒她了,我看这段时间她应该也是受了不少惊吓,能睡个安稳觉不容易,就让她睡到自然醒吧。至于饭嘛,大不了回头再给她热热!”

    “嗯!”下意识地应了一声,唐小权不再说话,兀自开始吃食碗里的稀饭。

    一夜转瞬即逝,当翌日清晨的第一缕阳光射进客厅时,早起的幸存者们已然是围坐在了木桌前,商讨起未来的生存计划。

    这是无法回避的问题,将近一周多的日常消耗,幸存者们手头的余粮已是到了必须要引起注意的地步。

    按照原先的估算,他们手头所有的物资可供众人2周的补给,可问题现在又多出了个尉泱,所以幸存者们现在必须就未来的走向拟定出一份计划。

    “我个人倾向于离开,因为这里虽然看似安全,但实际上在经历了几次事故后,丧尸已经基本包围了这里,而且周遭的店面也大都是些服装娱乐方面的,所以想靠外出补给再返回的方式过活,同样不太实际的。”开门见山,唐小权率先抛出了自己的观点。

    “那照你的意思是,咱们必须离开咯?”王强剑眉一扬,紧随其后的反问道:“可是你有没有想过,咱们该怎么离开?离开了又往哪儿去?”

    待得听完王强的这番责问,胡晓东不禁讶异地看了后者一眼,显然对方的提问超乎了他的意料:‘是啊,小唐,我觉着强子的疑问非常重要,你看咱们现在腹背受敌,相当于是被丧尸包在了圈里,想要离开怕是没那么容易吧!‘

    对此,唐小权表示肯定,但同时他也指出:“没错,丧尸的包围确实是个问题,但它们的包围圈并非没有漏洞!”

    说话间,唐小权将事先准备好的纸笔拿了出来,然后立刻是着手在上面画出了个建筑早图。

    待得一切了毕,他指了指其中的一点,含笑道:“大家看这,这个位置就是丧尸目前为我们遗漏下的突破口。”

    盯着年轻人手指的方向,胡晓东若有所思,片刻他便知会了这点所在的具体位置:“这是我们楼下大门外对侧的街道?”

    “没错!”掷笔一搁,唐小权点了点头,继而接着道:“虽然还不清楚这条街具体的情况,但比之其它几条,它上面丧尸的聚集度肯定不高,所以若是出去,这条道是我们的上乘之选。”

    “可是……”面露狐疑之色,对于离开驻地,吴超同样有着自己的忧虑:“权子,我们离开是没啥问题,可问题是靠什么离开?要知道,咱现在可是一穷二白啥都没啊,如果说就凭咱们这两条腿走,那恐怕……”

    没有必要把话言尽,话到此处,已是足以表述自己的观点。

    唐小权很是难得的没有接茬下去,因为吴超适才所说,正是他今日所想讨论的要点所在。

    目光一一在众人身上扫过,唐小权希望能有人提出具有建设性的意见,只可惜结果不甚理想。

    客厅陷入了寂静,众人你看着我,我看着你,不着一言。

    无奈之下,唐小权只得再次开口道:“不管怎么样,综合目前的情况而言,我依然觉得这里并不是长久驻留之地,离开还是有必要的。而至于说离开的方式嘛,或许我们得冒险出去一次,看看能否寻得可用的车辆!当然,目前还有些时日,并不着急于下定论,所以希望大家回头再仔细考虑考虑,争取咱们找出个两全其美的办法!”

    话音落下,唐小权刚愈松上一口气,却见得大家伙一个个面露惊异之色。

    莫名诧异之余,回身看去,但见一道靓丽的身影出现在了他的眼眸之中。

    尉泱身着一席淡蓝色紧束t恤,原本沾染着泪痕与血污的脸庞此刻犹若白脂玉般细腻光洁。如瀑的黑丝自然垂落,淡淡的朝霞印在上面,散发出点点豪光。

    美!这是6名汉子心下共同的想法。

    而且这种美与那些靠胭脂俗粉堆彻出来的美不同,它是一种由心而发,淡雅脱俗,光是看着便会叫人心情舒畅的美。

    可就在众人为尉泱的美感慨万千之际,后者却是兀自行到了窗前,然后淡漠的背身说道:“胡哥,可以请你帮我个忙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