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六十六章 新年异状(十三)-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一千一百六十六章 新年异状(十三)

    话说到这个份上,叶昊没法继续诉苦装傻了。 ? ? ?说 . `

    举着烟,叶昊一口接着一口吸允着,看架势就似个老烟枪多少年没碰过香烟似的。

    zuo了半晌,叶昊方才扭转过头,旋即不出意外又是长叹口气:“呵呵,老徐,唉!这话叫我怎么说呢,这个武器的事儿吧……那个……唉!”

    见着叶昊左叹右唉的模样,老徐微微蹙起了眉毛,他不是个喜好优柔寡断的人。

    正所谓成也一句话,不成也一句话,没必要扭扭捏捏。

    所以……

    “有啥话老叶你就照直说,这没什么!本来就是商量请求,你要是由难处大可说出来,我也不会强迫你不是吗?”

    “我当然知道老徐你会理解我,可就是你太理解我了,让我……唉,罢了!”似是做了什么决定,叶昊抬手将手里烟蒂扔下,继而着力踩了两下:“老徐,你也是当兵的,部队的规矩应该不用我说了吧。这枪支弹药都是有严格规定的。虽然是在末世,但这些东西流落出去,威胁甚大。现在都方面已经拟定相关复建计划,秩序方面当其冲。我们这次出来没人所带武器都登记在册。我若是私下拿武器换物资……这是违纪啊!”

    老徐不傻,他当然知道这么做对叶昊来说意味着什么,他也非常清楚军人对荣耀的看重。?.?`

    除此之外,老徐更是明白叶昊这席话已是在委婉拒绝他是的换资请求。

    只是此时的老徐已经不是那个只顾军人身份的固执份子了,数次的劫难叫他明白,军人身份救不了人,遵循立法填不饱肚子。末世之下要想活着,有时就得打破常理,豁出脸皮。

    “道理我明白,可我要的不多,武器你们有报备不用给我,只需给我一些弹药就成。”讨价还价。老徐俨然一副商人模样,

    叶昊见状一脸怪异的盯着徐仁杰,眼神之中闪烁的神采,似乎是在质疑:你真的是部队出身。

    老徐目光毫不必然。灼灼的盯着叶昊。

    对他来说,是不是军人并不重要,会不会被对方质疑也无所谓。

    只要能顺利搞到弹药补给,那就是今晚最大的胜利。

    可是……

    “抱歉老徐!虽然我理解你的难处,但……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没错,我现在给你弹药是没什么。上头也无从查起。可这种事情一旦开了口子,成为风气,以后底下战士有事儿没事儿就来个抗命。你叫我怎么办?军队没了执行力还如何保家卫国,还谈什么收复失地,重建家园?”

    一席大道理脱出,叶昊振振有词。? ?w?

    你不能说叶昊说的没道理,只是搁在眼下老徐可没心思考虑这些。

    老徐尚且如此,更不要说普通幸存者了。

    是啊!没了执行力,还谈什么收复失地。重建家园。

    可对普通幸存者来说,这些太过遥远,他们关心的是明天能否填饱肚子,会不会遭遇歹人劫掠。

    所以……

    “行了,我明白了!弹药补给的事情就这么算了吧。我不会为难你!”

    “这……”闻言,叶昊暼了眼徐仁杰,似是有些担心对方情绪。

    老徐见得叶昊着眼望他,猜到对方心思,当下笑着拍拍叶昊肩膀:“别多想,我知道你的难处。回去别提这件事儿,我会处理的。”

    “实在抱歉!”叶昊歉意的点点头。

    “好吧!走,进屋去,免得他们多想!”当先转过身。老徐率先朝屋内走去。

    “唉,我是真不晓得老徐怎么想的,很简单一事儿,非整那么复杂,反正我是不同意给他们物资。啥意思嘛,提供补给还区别对待。搞的好像离了他们别人就不能活样!!”自打老徐。叶昊离开,温泉鑫的嘴巴就没停过,嘚吧嘚吧始终在那儿抱怨。

    只是旁人没人答话,大家都在静静等待出门沟通的徐,叶二人。

    “咳咳,”门外传来两记轻咳,随即徐仁杰的身影从外进入:“又谁在背后捣鼓我啊?”

    “是我!?”温泉鑫毫不避讳,挺正身子,一副大义凌然模样。

    老徐见状扬了扬眉毛:“怎么!火气这么大?”

    “不是火气大,我是想不通!那个不废话了,老徐,他出去又跟你说啥了?都不是外人,在这儿有啥不能说的?是不是还是物资的事情?”

    咄咄逼人的态度,温泉鑫一双眼睛紧盯老徐。

    老徐回声望了眼叶昊,后者面色略显尴尬,老徐眼神示意后者莫要紧张,随即朗声笑道:“物资的事情我自有安排,各位就不用问了,那个尉泱,家里还有饺子吧,端上来,老叶他们这一路辛苦,我看战士们也没吃饭,讲究着吃点。”

    岔开话题,老徐冲尉泱话。

    尉泱微微一愣,刚愈开口,温泉鑫再次嘟囔:“吃,还给他们吃,切。”

    老赵见气氛又要变僵,适时开口:“好了好了!今天过年,事情呢已经处理妥当,那咱们就继续吧。走,尉泱,我陪你进去端饺子。小权啊,你把电视开开,大家傻等。”

    “那就麻烦你了老赵。”

    “嘿,哪儿的话,你招呼他们,我陪小尉进去热饺子。”

    目送尉泱,老赵进屋,老徐抬手招过叶昊:“老叶,别愣着了,坐吧。”

    “哦,好,好的!”这个节骨眼落座,叶昊也是颇感不自在。

    没办法,屋内一众人眼色明显不太和善,这也难怪,谁叫他没能满足对方的要求呢。

    “老林啊!晚上老叶他们的房间安排好了吗?”

    “都搞定了,随时可以入住。”

    “哦,辛苦你了!”点点头,老徐回过身子,紧接又似是想到什么,猛的抬起头来:“对了,你去给小胡他们说下,这边我们招呼就可以了,他们不用过来了,就在原地休息吧。”

    有意在“原地”二字加重了音调,老徐说话同时,不动声色给门口的林俊夫递了几次眼色。

    老林多聪明一人,见得老徐这般做法,马上明白其话中它意,当下没二话,立刻回应道:“那行,我这就去给小胡他们大声招呼,免得他们着急过来。”请输入正文(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