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六十九章 新年异状(十六)-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一千一百六十九章 新年异状(十六)

    言尽于此,事态已经相当严重了。∽↗,

    如果真如老林担心的那样,叶昊这伙人根本不是军人,那么此时此刻对于幸存者驻地而言当真是到了非常危急时刻。

    对方7个人,虽然3人被老徐设计弄在驻地。

    但凭对方剩下的兵力和武力,想要弄出动静依然不成问题。

    不行!不能坐以待毙!

    老徐深吸两口气,他现在不担心别的,最担心就是对方既然来电求证,若是不及时回复很可能引发冲突危机。

    但眼下把手台给叶昊送去,多半会引起对方怀疑。

    进退两难之际,老徐想到的两个人。

    当下扭脸问道:“华子,小段他俩现在在哪儿?回来了没有?”

    “这个……没呀,他们还在外面盯梢在。咋的,需要他们回来?”

    “不!不不!没回来最好了!”得到答复的老徐开口招呼:“你手台在身上吗?”

    “在啊!”

    “拿出来,给我!”

    为了保证能及时收到对方通讯来电,老徐手台必须保证畅通。

    明白老徐意思的林俊夫赶紧抽出身上随身携带手台,递过交到对方手中。

    接过后,老徐马上按下按钮,急促呼叫道:“华子!华子!我是徐仁杰,收到请回话,收到请回话。”

    “老徐,我是华子,有什么吩咐?”

    “外面情况怎么样?他们有什么新动向吗?”

    “外面目前有两人在车里,其它没有异样。”

    “知道了,你们继续给我盯着。有任何新动向立刻汇报我!”

    “明白!”

    对方的暂时未动,让老徐稍稍心安一些。但事态能否这样安稳发展下去,说实话老徐心理也没底。

    “老徐啊。我觉着有必要把这些事情给底下兄弟说一下。”林俊夫从旁提议一句。

    老徐想了想,点头应道:“恩,这事儿你亲自跑一趟,不过呢,目前事情还未明朗,叫大家不要乱,提高警惕就行。我去叶昊那边,再去探探他们的底。”

    “你一个人去?要不要我陪你?”

    “呵呵,没事儿。他们身上什么家伙都没有,况且他们也不清楚我们探听了他们的联络。所以这个时候反而是最安全的。你赶紧去给小胡他们交代下,眼下外面的人才是我们最需要注意的。”

    “好!那你当心点!”

    言罢,老林只身离开。

    望着林俊夫快速消失的背影,徐仁杰摸了摸下巴,心理寻思:改找什么借口过去试探呢?

    很快,老徐想到了一点,想要不让对方怀疑,被安抚对方。最好办法就是顺应对方意思,给对方最需要东西。

    那么,时下,叶昊最需要什么。无疑是物资方面的储备。

    想到这人,老徐登时心下有了计较,不过他没有直接去叶昊房间。而是先行回了村长屋。

    进屋后将目前情况与众人说道一遍,大家听后皆是愕然。

    “照这么说。叶昊他们是……假的?”老赵压低声音。

    老徐喝了口尉泱递过的热茶:“目前还不能确定他们身份真假,但从刚才手台传来的口气看。就算是部队的,纪录也很松散。”

    “那,你接下来打算怎么做?让他们继续留在这里会不会……”

    老徐明白老赵意思,他轻敲了敲桌子:“我准备过去叶昊那边,再去试探一下他们的情况。”

    “这样风险太大了吧,现在过去容易引起他们的怀疑。”唐小权立马插口。

    徐仁杰看了眼年轻人,随即肃然道:“没关系,我会以物资事宜做为切入口,不会让他们起疑心的。”

    “现在这样,这部手台……”说着话,徐仁杰将手台摸了出来,继而搁到桌上:“它在对方频道,能收听对方消息。我放这儿,你们注意收听,有什么情况,老赵你和老林沟通,如果情况紧急就去叶昊那边找我。为了避免麻烦,我就不带手台可,有问题吗?”

    “这个当然没问题,就是你一个人过去……”和老林异样,老赵也是不由担心徐仁杰安全。

    “呵呵,他们要是真的这个时候向我动手倒是省去我探查的麻烦了,放心吧,他们三个我还不放在眼里!”

    相当霸气的言论,但老徐丝毫不怀疑老徐这话的真实。

    “那好吧,我们分头监视!”

    交待完毕,老徐便是行处村长无,叶昊所在房间行了过去。

    待到跟前,他探手轻敲屋门。

    “咚咚咚!”没有反应!

    “咚咚咚!”还是没有反应。

    老徐此行那是铁了心要和叶昊面谈上胡,所以不由加重敲击力度,应时房门被其拍的“啪啪”作响。

    “谁啊!?”屋内传来慵懒声音,看样子叶昊等人已经入睡。

    老徐随口应了声:“是我!”

    声音很熟悉,叶昊快步拉开门,果然门外站着的是熟悉的身影,当下开口叫道:“是你!?老徐,怎么?有什么事儿嘛?”

    老徐没有废话,禁止凑前,轻推叶昊胸口,随即两侧看看沉声说道:“先进屋,进屋说。”

    叶昊见老徐神色神秘不敢怠慢,闪过身子让出路来。

    老徐也不客气,进入后径直朝内里走去。

    一路前行,到了客厅老徐没有停步,叶昊觉着也写奇怪,心道是对方这是要干什么。

    直到道了内里卧室,老徐这才驻足停步,叶昊赶紧上前:“怎么了,是不是外面兄弟对我们?”

    “没有,别紧张!”拍拍叶昊肩膀,老徐目光落在正在起身的两名战士身上。

    “啊,都睡下了呀,哎哟,真是不好意思,把你们吵醒了。”

    “我们没事儿,老徐你到底有啥事儿啊?”叶昊显得有些着急。

    “你们睡吧,不用起来,我再这儿屋子和你们说!”招呼两战士不用麻烦,老徐兀自扯过一张椅凳,坐下后开口接着道:“是这样,我回去又仔细考虑了下你说的物资问题。”

    一听这个,叶昊眉头立马紧缩,他不待老徐继续立马插话:“老徐啊,那个换资的事儿我们之前不是已经谈妥了吗?枪械方面我是真的没法……唉,都是条例,我不能破坏!!”请输入正文(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