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七十五章 新年异状(二十二)-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一千一百七十五章 新年异状(二十二)

    打开门,两个汉子还睡如死猪。??.? `

    华表四下看看,很快确认了武器位置。

    所以说这外行人就是外行人,无论行头怎么逼真,内在的东西永远无法和真正的军人相比。

    枪被随意搁在副驾位置,华表很轻松弯腰将之撂出。

    搞定一支,接着第二支。

    然后华表冲后方段成伍摆了摆手掌,段成伍立马跟进。

    到地后,他接过华表递过的95自动步,本能退出弹夹,低头一看……

    好嘛,内里居然只有一颗子弹!

    见状的华表赶紧卸下另一把95自动步的弹夹,这把子弹倒是多了一颗。

    现在算来二把枪加一起也不过是3枚子弹。

    相视一望,华表,段成伍皆是无奈苦笑。

    不过,透过他们观察,适才对方那是有4人在场。

    换而言之,应该还有两人的装备。

    华表段成伍打了个手势,意思由他盯着前方二人,他去后车探探情况。

    快步行到后方吉普跟前。

    不出意外,这车子也是没有上锁,华表仅是轻轻一拉,便是轻松打开了驾驶座位。? ?  .??`

    探头深入,后排座位安安静静摆放着一排装备。

    华表没有二话拉开车排车门,将武器一一检查。

    这下可着实是出乎了他的意料,2把95,1把92居然全都没有子弹。

    荒天下之大谬啊!眼下华表有种被愚弄的感觉。

    放下这些毫无威胁的武器,华表猫腰返回前车。

    一碰面段成伍便是小声询问怎么样?

    华表蹙眉摇了摇头,继而无奈回道:“空弹!”

    这帮家伙是假军人是毫无疑问的了,华表,段成伍分配了下任务,继而一前一后,准备对熟睡的汉子动手了。

    一人锁定一人,华表瞄好汉子腰际的枪袋,虽然种种迹象表明,他们身上枪械多半没有子弹。

    但安全起见。还是卸除比较安全。

    以着极为轻柔的手法摸向汉子腰际,华表很轻松拨开枪袋上的扣子,继而撩开其上皮带,缓缓将袋中92抽了出来。

    一切都非常顺利。驾驶室内的汉子丝毫没有察觉周遭生的事情。

    而段成伍也成功打开了自己负责汉子的枪袋,然就在他要拔枪的时候,熟睡中的汉子突然睁开眼睛,警觉到了句:“呀!你是谁!?”

    突兀响起的声音着实吓人,可无论是段成伍还是华表都相当镇定的做出了反应。??.? `

    二人几乎同一时间抬手按在汉子嘴上。左膝跟进抵住汉子身形,最重要早就待命就绪的短刃迅捷架在汉子脖颈。

    “不想死!就不老实点,明白吗?”

    “呜呜!”

    这回两个汉子那是都醒了!不过他们已然没了二十分钟前老徐,唐小权送夜宵来时表现的霸道与蛮横。

    在“呜呜”出两声shengyin后,两汉一动不动的怔怔保持原样。

    拔出枪,华表,段成伍卸下身上皮带,三下五除二给汉子双手绑了个结实。

    搞定这些,二人又是除去汉子裤袋上的皮带,把对方双脚也给捆附。

    在把两人完全控制后。华表,段成伍登上车子。

    “现在我问你答,不要说对于废话,明白吗?”

    “明白!”

    “好!”各自检查刚刚卸下手枪里的子弹,果然还是空空如也。

    罢了华表指了指顶上机枪位道:“上面不会也是摆设吧?有子弹没?”

    汉子还真是听话,没有声的摇摇头,那害怕劲头,真是叫人怀疑他们如何在这末世生存下来的。

    “你们的弹药呢?为什么不给枪里装弹?”这是非常叫人费解的问题,正常来说,一个7人组成的团伙。整这么多武器,居然都不装子弹,难道他们是cosplay团体?玩行为艺术的?

    汉子照旧不敢说话,摇了摇头。

    华表眉头微蹙:“什么意思!?我叫你不要说废话。不是不要说话!你光给我摇头,鬼知道你说什么啊!”

    也不知道汉子是没睡醒呢,还是华表,段成伍入鬼魅的行为叫他们误做恶魔,总之眼下汉子就跟老鼠见了猫般,吓的不成样子。

    毫不客气讲。现在华表,段成伍叫汉子往东,他们绝迹不敢往西,叫他们打枪,他们绝对不会放炮。

    “子,子弹都打光了,我们现在就剩十来子弹。”

    “别整十来,具体数字多少!?”

    “这,这……可能十二吧。”

    说完,汉子巴巴望着华表,显然没什么底气。

    见得汉子这般模样,华表有种想要抽打对方感觉。

    你说一大老爷们,脑袋没了斗大一疤,有什么好怕的。

    “你们到底多少人?”懒得跟汉子废话,华表继续问。

    “七个。”

    “确定?你最好说实话啊,别忘了我们驻地还有你们的人,倒是他们给出的答案跟你们的不一样,可别怪我手里刀子不认人!!”有意露出肃杀之气。

    华表,段成伍那都是在死人堆里爬过的,他们透出的肃杀绝对是常人难以抗拒的。

    这不,汉子闻言登时抖了个激灵。

    “七个,肯定七个,我绝对没骗你们,如果叶昊他们说的不是这个数字,你们千万别信,那家伙是专业骗子,别信他的话!”

    本来华表也没打算怎么着,他只是习惯性吓吓汉子,以提醒他说话真假。

    不曾想对方居然立马反戈相向,他很好的诠释了,人在生存危机下,为了自保所能展现的丑陋一面。

    由此也足可见,这伙人之间根本没有信任可言。

    华表甚至可以断定,就算己方现在杀了手里这5个家伙,余下的敌人也绝不会为此报仇。

    “那两个现在位置在哪儿?离这让远吗?”

    “有一定距离,当时我们过来差不多开车要十来分钟。”

    “你们为什么要伪装成军人?”

    “这……这……”

    看出汉子有些犹豫,华表冷声一哼:“别装了,我们就是部队的,你们这副模样也好意思说是军人!?”

    听得这席话,汉子彻底蔫了,最后只能是轻叹口气,点了点头:“没错!我们不是军人,做这些就是为了骗物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