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八十章 新年异状(二十七)-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一千一百八十章 新年异状(二十七)

    打还是不打这又成了个问题!

    望着老徐难以揣测的笑容,叶昊扬眉反问一句:“我若是不打呢?”

    “为什么不打?一个普通联系而已,老叶啊,你有什么担心的呢?”此时的心里战,老徐已经全然占据了主动。

    徐仁杰莫名其妙的要求叫的叶昊心下愈发没底。

    要知道他原本的底气就是来自己方武器装备以及外面弟兄存在。

    而现在,对方已经就己方武器弹药问题提出质疑。

    眼下又莫名其妙叫自己与外面弟兄联系。

    叶昊不相信徐仁杰会在这个节骨眼仅凭好奇就跑来提出这些要求与问题。

    他此刻那是愈发担心外面押阵的弟兄出了问题。

    毕竟,他们只是群披着狼皮的羊,看似武装到牙齿,其实都是没有利牙的“怂货”。

    “不用调频率,老叶你之前用过,我没动它。哦,对了,忘了说一句,你后来离开,有人发来过联系。不过放心,我没有接听。当时你们在休息,我就没有叨扰了。”

    这席话老徐等于是在暗示叶昊,你们的事情我们已经了解了。

    这也让叶昊更加是心底发慌。

    他非常不适应这种对方看透他心思,他却拿捏不定对方想法的局面。

    “怎么不愿意和外面兄弟联系吗?我觉着还是联系下比较好,我刚也说了,这对叶兄接下来的决定非常重要。我相信叶兄也不想我们彼此间因为误会而发生一些不太愉快的事情吧。”

    更进一步。老徐这无疑是在间接的威胁。

    到了这步,叶昊已经没有选择了。

    他清楚凭他手头力量想要闯出村子那是不可能的,对方想来早早在村子布下天罗地网。

    而他现在若是暴走。等于自行承认心里有鬼。

    所以权衡利弊,接听手台或许还有转机。

    带着最后一丝侥幸,叶昊按照老徐所言按下了通话按钮,接着拿过对在嘴边缓缓呼叫道:“栋俩,栋俩,我是栋幺,收到请回话!完毕!”

    “叶昊!叶昊!”仅是数秒停顿。手台那头便是传来急促呵护:“你要实话实说啊,你别在白活了,哥几个都交待了!”

    脑袋登时一嗡。持拿在手的手台好似千金重物无力垂落。

    望着失神的叶昊,老徐笑着请点点桌案,随即关切道:“老叶,你没事儿吧?”

    “哼!你们都知道了?”没由来问了一句。

    老徐点点头:“是的!都知道了!”

    “什么时候动的手?”

    “第二次和你通话后。”

    “呵。我就说你为什么突然跑来和我再谈换资的事情……怎么样。既然知道了我们的底细,你们打算怎么样啊?”

    “这个就要看你们自己了。”

    “我们自己?我们还有谈判资本吗?”

    “没有!”老徐很干脆的剿灭了叶昊仅存的希望。

    “既然这样,我们还有什么好说的?”

    “当然有!”

    “是吗?什么!?”

    “告诉我你们余下人马数量,还有他们所在位置!”

    “呵呵,老徐啊,何必多此一举呢,我相信你们应该从外面那俩货嘴里得到了想要的答案,不是吗?”

    “没错。我们是得到了,但我想听听叶兄你怎么说。”

    “我说。他们说,有区别吗?”

    “或许有!或许没有!为什么不说来听听呢!?也许这能保下你的命也说不定呢。”

    “我说!我说!我知道的!”

    “还有我,那个……我们说了你们能放了我吗?”

    不待叶昊做出回复,床上两随行“战士”忙不迭抢话道。

    “不着急,先听老叶说完,你们再说!希望你们答案能够一致!”

    老徐早就看出两名汉子求生的念头,论城府他们拍马也赶不上叶昊尾巴。

    所以老徐在此说道这些话,目的就是变相警告叶昊莫要打其它主意。

    全部的路都已经被堵死了,叶昊反倒一阵轻松。

    “哈哈哈!老徐啊!高手!”竖起拇指,叶昊慨叹一声:“我一直以为我很会拿捏人的心思,没想到……佩服佩服!”

    “多谢夸奖!不过若是老叶你能如实回答我的问题,我会更加高兴的。”

    “罢了!你想知道我外面人手,无非就是忌惮他们会采取行动……”

    “呵,不好意思,打断一下老叶,这里我必须纠正下你的措辞!我问你并不是因为我们忌惮,而是想给你一个机会。呵呵,千万别误会了我们的好意。”这番话,老徐说的相当平静,字里行间都透着理所当然。

    叶昊听罢,想要反驳,但鉴于目前局势,他只知道自己没那个资本。

    当下权当每天见的轻笑一声:“我们外面还有2个弟兄,他们目前在距离你们这打概6公里的样子,至于地点,你们应该清楚你们附近的路况,他们就驾车停在路边。”

    “ok!知道了。”

    “怎么!?不像他们求证吗?你们就不怕我乱说骗你们?”

    “呵呵,所以说你不是个军人。如果你是军人应该明白,军人不打无把握之仗。”老徐轻蔑的回道。

    叶昊仰面抹了一把脸蛋,随即正色道:“你们问的我也答了,说吧,你们想干什么!?”

    恶人先告状,老徐扬了扬眉毛:“老叶啊,你可真会说笑,这话似乎应该是我们问你才对吧。请问你们想干什么!?”

    冷静想想,叶昊叹了口气:“如果我说我们只是单纯的想从你们这搞些物资你信吗?”

    “那要看你怎么说了,如果是实话为什么不信?”

    “那我说我说的是实话,你信吗?”

    “恩,这个嘛……你应该说的具体一些,比如,你们这是第几次干这个勾当?”

    “记不清了,我们就是靠这个为生的。”

    “难道就没人怀疑过你们?”

    “如果我那两兄弟没有进来,你们会怀疑吗?”

    “呵呵,明白了!你说的没错,若是他俩没进来,单是你一人,我们确实看不出破绽。那么你们的真实身份?”

    “我是个诈骗犯,这些人都是我一个看守所里的狱友。”

    “单是诈骗犯我想你们是没可能弄到这些装备的吧!!”(未完待续。)

    ps:  感谢一百遍呀一百遍投的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