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九十七章 试探是必须的(七)-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一千一百九十七章 试探是必须的(七)

    吴超,温泉鑫,阿城三人住在原先房内。

    老徐,唐小权剩下一行待在村长室。

    两帮人马都带有装着实弹的武器,只要叶昊等人敢夜袭村子,那么这些子弹就将替他们敲响地狱丧钟。

    “华子,现在情况怎么样了?”隔了半个小时,老徐再次去电发问。

    收到信号的华表如实回复:“连长,现在情况……都回各屋睡了,村里小沈,叶昊他们在执勤巡逻。”

    “好的,继续监视,发现异动即可汇报。”

    “明白!”

    结束完通话,华表落目在屏幕之上,绿色荧光幕中沈炼与着叶昊正溜达在村中,其旁侧叶昊同伴手里着着香烟悠哉的抽着。

    “嚯,这晚上可真够冷的啊!”叶昊紧了紧身上大衣,夜里骤降的温度叫他也是有些不太适应。

    对此,沈炼显然没啥感应,身为军人的他早就习惯了气候的洗礼。

    不过呢,为了拉近与叶昊二人距离,减少他们的顾忌,沈炼还是相当随意回了句:“是啊,确实有点冷,咱们多走两圈,活络开了就好了。”

    “呵呵,小沈看来平常是经常夜里守夜吧?”

    也不知道叶昊此问是否另有深意,沈炼轻笑两声,随即耸耸肩膀,并没给出实质答复。

    很聪明的处理方式,叶昊没觉着有什么不妥,三个人就这么有一句每一句的边走边聊,气氛倒也融洽。

    但落在远处监控的华表,段成伍眼里却是叫他们始终悬着心弦。

    没办法。三人距离实在太近了,饶是华表。段成伍对沈炼不怀疑,但黑灯瞎火。对方本就不是好鸟,万一起了祸事,什么情况都可能发生。

    就这么相安无事的寻常了半个多小时,沈炼自然没什么感觉,但叶昊和其同伙却是有些架不住寒风侵袭了。

    这在过往可能并不觉着,但末世之后,或许是人类对自然破坏减少,使得原本几乎同化的四季开始变得清晰。

    此时的冬天那才是真的冻人,至少叶昊一伙裹着军大衣。带着棉帽手套依然被风吹的通红满目。

    回到村口的哨所小屋,沈炼取过早早热好的姜汤:“喝点暖暖身子吧,很管用的。”

    虽然主旨是要试探叶昊一种,但既然是试探就不能排除对方没歹念这一项。

    所以为了日后更好相处,眼下没必要保持太过明显距离。

    况且做的太明显,反而会叫对方生疑,特别是叶昊,此人的警觉可是相当厉害的。

    “连长,小沈他们进屋了。”

    沈炼进屋便是意味监控中断。这段时间屋内发生什么,外界全然不知,这不由是叫老徐再次紧张起来。

    “注意观察,一旦有变化马上汇报。”

    无需老徐交待。沈炼这边刚一进屋,段成伍马上是拿起望远镜朝村子方向窥望。

    为了能更好观测哨所状况,段成伍与华表暂时作别。他猫着腰朝村口摸了过去。

    只是外面监测小队人员全然不知,就在他妈为着屋内情况忧心忧虑的时候。

    屋里的沈炼。叶昊正端坐在凳,捧着姜汤有说有笑。根本没有半点要起冲突样子。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叶昊同伙突然站起身子,扭了扭酸涩腰肋,继而哈了口气道:“尿急了,我去趟厕所。”

    沈炼望了对方一眼,手指下意识摸到裤兜,那里装着把92,内里是实实在在的5.2mm弹。

    “需要陪你一道儿吗?”

    “呵呵,说啥呢沈炼,我有那么不中用嘛!就上个厕所,还能被吃了啊?”汉子撇着嘴巴说道一通,显然对沈炼的小瞧有些不爽。

    既然对方这么说了,沈炼自是不会强求,他一直在等对方提出诸如此类离开要求。

    因为只有这样,才能检验对方是否心怀歹念。

    “那成你去吧!路上当心点!”

    “得嘞!哪那么多事儿啊!”摆了摆手,汉子转过身,甩着大步朝外行去。

    “华子,华子,那边有人出来了,你看见没?完毕!”靠近村口方向的段成伍透过望远镜观测立时瞧见了推门出屋的汉子。

    华表目光一直紧盯监控屏幕没有离开,自然也是看到到了前方变化,在给段成伍肯定答复后,又是给老徐发出汇报:“连长,对方一人行出哨所,重复,对方一人行出哨所。”

    老徐早在段成伍通报时就了解了一切,当下促声追问:“对方有没有什么异样?哨所状况如何?”

    “连长,对方没看出什么异样,哨所内里目前还不清楚。”回话是来自段成伍,此时他的位置乃是距离哨所最近的地方。

    由于哨所是后期建立的杜户小岗亭,所以内里并没配备厕所,以至汉子不得不“长途跋涉”去到附近屋子解决“问题”。

    可不明所以的段成伍,华表,在随着汉子踱步前行同时,心弦皆是不由自主的上下颤动。

    不多时,汉子停在了一栋无人住的危房里。

    这些危房在村子非常常见,虽然幸存者一直在着力改造,但鉴于物资有限,他们只能挑选着进行重点整改。

    加上,驻地人手就这么多,也确实没必要着急对所有物资进行修整。

    “连长,对方进了5号房。”

    虽然没有任何居住,但村落房间那都是有标号的。凭着这些标号,老徐立马就能知晓汉子目前所处的位置。

    “进了5号房,他想干什么?”处在驾驶室的胡晓东也是听到了手台里的汇报,他有些不解的脱口嘟囔。

    “可能是上厕所?”唐小权取过话筒回了一句。

    老徐摸了摸下巴,心道是:权子的说法是比较靠谱的。

    毕竟,汉子若是有什么企图,理应趁着这独处机会去他们自己住的屋子与同伴碰头。

    可他现在进到一废弃危房,除了上厕所,老徐也实在想不出他能整出啥幺蛾子。

    而就在老徐这边兀自推断之际,华表的汇报再次传来:“连长,那家伙出来。”

    “有什么变化没?”

    “等等……没有,身上东西,衣服都没变化……他停下来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