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九十九章 试探是必须的(九)-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一千一百九十九章 试探是必须的(九)

    “华子,叶昊有什么进一步动作?”仅是十来秒等待,老徐便是促声问道。⊙,

    “没有连长,他停了一会儿就走了。”

    “走了!?没做别的事儿吗?”

    “没有!”异常肯定的答案,叫老徐蹙起了眉毛。

    现在这个局面,饶是很寻常一个举动,也足可叫老徐想上许多。

    “老徐啊,你说叶昊他呆那儿一会儿到底想干什么?”胡晓东终于按捺不住,开口问出了这句。

    老徐摇摇头:“不清楚,可能是无意之举,可能是例行查看,反正他没动手前,咱们不好妄自揣测。”

    点了点头,胡晓东也不是那种执拗的人,不过叶昊突然搞出的动作还是令他觉着不太对劲。

    愣神功夫,华表再次发来最新反馈:“他动了,现在在朝他们屋子行走。”

    “注意观察,怎么样?有没有进去?”

    “滋滋”电波短暂干扰,随即华表声音断续传来:“没有进去,重复,没有进去!他直接走过了。”

    “路过时有没有做什么手势?屋里有没有人露脸打手势?”

    “没有!连长,他在屋前没有停留!”

    “妈的!这叶昊在搞什么玩意!要干就干,婆婆妈妈,跟个娘们似的!”越贵山再次抱怨。

    魏大壮听了立马符合:“谁说不是,有贼心没贼胆搞毛啊!”

    听得车厢众人骂咧之词,唐小权不禁心下忧虑。

    他忧虑的不是叶昊搞事儿,说实话,他真要搞事儿那还真不是事儿。

    毕竟,己方已经布好了天罗地网,等着他入瓮。

    可现在他半天没有动静。那还真成了个事儿。

    为什么这么说呢?

    首先,叶昊不搞事儿,幸存者方这次设伏大行动就等于白弄。

    间接后果,一大家子提醒吊胆,涂耗精力体力。

    直接后果,驻地大建设工期延后。物资补给白白消耗。

    除此之外,最重要的,唐小权担心这次行动可能会导致基地众人与叶昊一伙刚刚融洽的感情再生波澜。

    要知道,上次对方欺骗仅是一晚时间,他们没有对幸存者团队队员造成实质性损坏。

    而这次,如果叶昊他们真的没有歹心,但一通蛰伏等待,想来驻地队员心下都会不自主给叶昊等人打上一个“异类”标签。

    在他们看来,正是这批“异类”害的他们有家不能回;

    正是这批“异类”叫他们大冷天窝在荒野受罪。

    如此。唐小权本来好心的试探,最后恐要变成团队冲突的直接导火索。

    而这,无疑是唐小权不愿见到事情。

    望着众人义愤填膺的表情,听着大家愤慨难消的话语,唐小权咬了咬嘴唇:“呵呵,老越,大壮哥,其实这事情没那么……呃……”

    想要找个合适的托辞。但寻思半天唐小权也没找出,最后在魏大壮圆瞪如泡的大眼注视下。他直接是跳过道:“大家听我说,咱们这次行动,仅仅是对叶昊一众的考验。只是考验,不是定论。所以在他们没异动前,希望大家还是能保持平常心对待。最重要一点,如果这次叶昊他们正常。大家回去千万千万不要表现的……呃,那个……”

    “行了权子,你想说啥俺们明白,你大壮哥虽然是庄家人,但还是讲理的。他们只要没有坏念头。俺们不会为难他们。”

    艾玛,听着魏大壮这么豁达的回话,唐小权感动的都快哭了。

    与此同时,叶昊在完成一圈巡视后,便是返回了哨所。

    预想中的突袭没有发生,就连相互间的沟通都没出现。

    这让老徐等在外守候的候命队员松气同时也是有些失落。

    因为在叶昊没采取实质行动前,他们是没法返回驻地的。

    一来是,行动初期就既定了返回日期。

    二来,现在回去也委实太假,哪有早上说好出来搜集物资,下午就空车返回的道理。

    如此,就算叶昊再傻,也能瞧出点名堂。

    一夜就在这无聊态势下结束了,到了第二天早上,老赵等人一个个困意绵绵,但为了不叫叶昊等人怀疑还得强打精神前往工地干活。

    期间老赵等人那是没少喝茶和咖啡,看得叶昊一行人皆是大为惊奇。

    照这样下去不是办法,回头对方没行动,己方就得先累趴了。

    鉴于此点,老赵不得不私下改变策略。

    首先白天,他会叫当晚守夜,尤其是沈炼回房休息。

    而晚上,他也不再采取每房两人值守的死法子。

    反正现在叶昊他们也没什么动作迹象,那么晚上没屋一人值守足以。

    然,为了弥补缺失一人可能带来的麻痹,老赵特别要求,值守人员每个十五分钟就要进行一次沟通对话。

    这样不仅可以很好的了解彼此状态,也能避免因为夜晚单人困顿而昏睡过去。

    不得不说,老赵这个变通还是非常有必要的。

    就实际来说,他们也确实没必要搞那么多人守着叶昊一众。

    只要外面值守队员保持戒备,家里人完全可以放心休息。

    透过昨日叶昊表现出的状态,老徐知道这次行动怕是场持久战。

    所以不能把所有重任都搁到华表,段成伍身上。

    虽然以二者平时训练足以应付眼下局面,但此行随车出动这么多兄弟,把他们搁在车上实在有些浪费。

    叫下胡晓东,雷瞳,老徐与他们交待了一些事宜。

    随即,二人便是携上装备朝村子出发。

    接下来日子,他们将随华表,段成伍组成前沿观察哨。

    两两一组,担负监视任务。

    而为了这个监视职位,车队众人还颇争执一番。

    大家都想回家执行任务,毕竟离家越近,心理总会踏实。

    好在老徐威严摆在那儿,最终排除争执,稳下了局面。

    10来公里距离,想要徒步走完,这还真不是什么人都做的了的。

    胡晓东本就是运动员,平常锻炼足以叫他应付这段路程。

    而军人出身雷瞳更不消说,10公路路程他全服武装根本就跟玩儿一样。

    另外,在前方监视,任何事情都会发生,老徐选择胡,雷二人,主要是此二人心志稳定,至少不会出现将在外军令有所不受的情况。(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