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零六章 皮卡的目的(三)-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一千二百零六章 皮卡的目的(三)

    对方想搞内外进攻,幸存者方何尝不是呢。

    这便是老徐“不动如钟”的底气,而且相较于匪众方面的明面外围突袭,华表一行四人那可是一直处在暗处没动过。

    所以这个时候继续隐藏,在实际冲突开始,趁匪众注意力朝向村落时,再行从侧旁杀出,显然那时的功效更大。

    “喂,村里的人出来!”

    木桩路障加上围砌的高墙很好的阻挡了皮卡的前进路线。

    闻得门口吼喝响起,沈炼冲着老徐叶昊摆摆手,示意先不要答话。

    “喂!出来个人说话啊!”

    沈炼的想法很简单,他想看看能否借助沉默无声令匪众自行离开。

    虽然他知道这个可能性微乎其微,但既然是个法子就该试试,万一匪众都是傻逼真的走了那也说不定啊。

    另外,这也是一种心理战,假如对方是暴躁之人,又和叶昊早有联络,那么己方迟迟不动,势必叫他们搞不清状况,着急上火。

    “妈的!都在那跟老子装啥呢!老子知道里面有人!赶紧的出来,别逼着老子自己闯进去啊!”

    此言一出,老赵立马是眉头蹙起。

    单从对方那句“老子知道里面有人”便已然透露出很多信息。

    现在的问题是,他们是自行观察的结果!还是透过内部沟通得到的消息。

    如果是自行观察,那么对方应该窥探己方驻地许多时间了。

    而后种情况,自然是叶昊等人所为。

    但不管哪种,有一点可以肯定,那就是对方是有备而来,从他们手里家伙及从容谈话便能佐证。

    怎么办?对方多半是对己方驻地布局有了足够了解。

    想和他们打埋伏战未必是个明智选择。为此,老徐给华表去了个手势,询问是不是可以出面接洽了。

    华表当机立断,点了点头,不过下压手势,意在告诉老徐莫要露头。

    见状。老徐竖起拇指表示肯定,然后朗声说道:“外面的朋友不要见怪,只因你们全副武装过来,我们不清楚你们意图,所以才不得不谨慎行事。”

    不愧是老徐,一席话说的有力有礼有节,既没有表现的太过呛人,也没怯懦怕事。他只是很平静的表露了己方的态度。如此却能很好迷惑对方,要对方搞不清驻地人员的心理状态。从而不敢妄动。

    “哼!放心吧,我们不会对你们怎么样,要是我们想抄你们地盘,你们早他妈没了。”

    此言再次叫老赵震惊,从后者话语来看,他们似乎很早就知道了己方的存在。不过在经历了叶昊诈骗后,老赵眼下多了个心眼,他陡然想到对方这次会不会又是使诈。

    不是没有这种可能。试问一个6人组队伍,全副武装。自动武器,都这样杀到家门口,且说话口气不善,他们为什么直接道出不进攻的话语?

    这不是和叶昊当时采取的策略一模一样吗?老赵不相信天底下有这么巧合的事情。

    而正是有了这个推论,令的老赵底气更足了几分。

    是啊,他能不足嘛。面对一群抱着“烧火棍”的骗子,他手家伙可是分分钟能够要了他们的命。

    于是乎,老赵也是冷哼两声:“哼哼,兄弟能这么说那是最好了,我们也不想最后横尸几具回头收尸。”

    同样是高超的说话技巧。老赵虽然说了横尸几具,但却没表明着尸体是属于那边的。但只要是正常人都该参透其中道理。

    而在表明这句话后,老赵马上紧跟一句,推进交流进度:“既然各位不是来我们这儿生事儿的,想来是别有他求,既是如此,不妨说来听听,我们这里虽然庙小,但不是吝啬之徒,如果能帮的上忙的,我们一定会帮,谁叫咱们都是人类呢。”

    此言话意,老赵是在有意告知匪众,既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

    不过非常可惜,匪众显然是没那个耐心和老赵玩猜心思的游戏。

    “别说那些没用的!我告诉你们,我们这次过来,没别的事儿,就一件!”说着话,从车后举起一根杆子,继而吩咐道:“别躲了,出来个人,接东西!”

    华表透过围墙的窥望孔瞄了一眼,随即给老赵发送手势信息。

    后者见过马上开口:“哼哼,兄弟啊,不是我们躲,你们全都捧着枪指着村子,我就怕回头我出来,万一哪个兄弟一不小心擦枪走火……这一打起来,q弹无眼,到时可就不好收拾了。不如这样,兄弟你放下武器,进屋详谈如何呀?哦,你放心,我们不会使什么歹念,想来你们舟车劳顿也辛苦了,家里有热茶热饭,进来歇歇脚也是好的嘛。”

    这本身就是个心理博弈过程,而自觉对方q械没有子弹的老赵,肯定是在心理方面占据一定主动,所以说起话来他的顾忌相对也比之前少了许多。

    可他没有想过,匪众或许也没忌惮啊。

    “老小子!你当我傻啊!卸了武装跟你进去……哼哼,你想到楚霸王,老子可没心思装刘邦!我数一二三,要么你出来拿东西,要么歇菜。不过我可事先警告你,错过今天这档子好事儿,日后出了什么事儿那就是你们自找的!”

    最后一句话,匪众音调陡然变的森冷。

    不过老赵对此并不在意,他真正在意的是对方前一句话。

    什么叫“错过今天这档子好事儿!?”

    对方没由来说这句做什么?

    难道是匡我出去的幌子?

    可如果为了匡我,他整个大杆子做什么呢?

    种种疑虑萦绕在脑海里,而就在老赵这边苦思不得结果的时候,外面匪众的计时已经开始了:“一!”

    时间紧迫,不管对方是出于何种目的,老赵觉着还是应该冒险试下。

    不过他刚愈抬头给华表那边征询,没曾想华表已然站起身子侧躲在墙边:“请把东西顺着墙壁递进来,我们会在墙后接拿。”

    一句话,轻松解决了眼下难题,老徐见状松口气同时,也是为自己紧急情况下的无措感到懊恼。

    没办法,术业有专攻,论及建筑,老赵是绝对好手,可在战场,他显然落于下乘。(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