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二十章 再次来袭(三)-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一千二百二十章 再次来袭(三)

    老徐的要求合情合理,你说提供保护,那你给武器我,我自行解决还省你麻烦。±,

    为了不叫匪众伤脑筋,老徐还贴切的补充道:“我看你们这次就带了不少武器,方便的话就丢一些给我们。物资方面,你们若是需要,我们可以先提供你们部分带走。怎么样?这……应该很够诚意吧。”

    我不拒绝你,我跟你谈条件。

    回头谈崩了,那只能说你不愿意,与我没有干系。

    老徐的思路很明确,就算要打,也得激得你先发难。

    或许也是头一回遇到这种情况,墙外的匪众一时间哑然矢口,直待30来秒后,方才回过神的冷哼两声道:“哼哼,叫我们提供武器给你,可以啊,这口开的挺大啊!你他妈怎么不叫老子给你整两导弹发射井呢!?”

    “呃,这个就没必要了吧,一来我估计你也没有!二来,你给我我这也没人会用啊!咱就别整那些虚的东西了,实际点,丢点武器给我,我们加入你们。”

    毫不在意匪众情绪,老徐已经开始言辞调侃对方。

    与此同时,他手势给周遭兄弟,命其做好战斗准备。

    “我去你妈的!还给你武器!你他妈当老子什么人啊?慈善机构吗?我他妈不管你是谁!我就问你一句,你是加入还是不加入!?”

    龇着牙齿,老徐的话语无疑是将匪众代表激到爆发边缘。

    而面对对方发来的最后通牒,老徐照旧是无所谓的笑笑:“呵呵,这话说的,兄弟何必这么动气呢。你本来就是征求我们意见。我们提些要求也不算过分吧。你不同意可以说嘛,用得着吓唬我吗?现在我倒是想问问,我加入你们怎么说。不加入又怎么说?”

    明知故问的问题,匪众听后把手里ak朝车顶上一砸,“砰!”的响过,他开口厉喝道:“加入那傻都好说,不加入就别怪老子这杆枪不长眼咯!”

    “你这不是在强逼我们嘛!?”

    “强逼你们又怎样!?老子他妈今天还就逼定你们了!识相的就把旗子竖起来!我们的人进去接管这里!不然的话……”

    “啪!啪!”两声如爆豆般枪响划破村子的宁静,村内所有幸存者队员全都清楚听到前方传来的枪响。

    老赵生怕队员们慌乱。赶紧掏出手台低声与众人传达情况,安抚大家伙暂时不要妄动。

    枪响是匪众武力的炫耀,从一个侧面也让老徐知晓对方手里不是烧火棍。

    另外,匪众代表适才所言提到了加入他们,就得打开“城门”放他们进来,并由他们接管村子。

    单凭这点,那就没什么好商量的,让对方这帮匪众接管村子,那和放狼入室有何区别。

    身为一名军人。宁可死在冲锋路上,也绝不在敌人抢下苟活。

    “呵呵,”先是报以戏虐的冷笑,老徐顿了两顿:“兄弟啊!大家都是在末世讨生活的,能活到现在实属不易。何必做的那么绝呢!真要打起来你有把握必胜?这年头谁也不是软柿子,我也不妨实话告诉你,丢些枪给我们,那咱们万事好商量。你要非来硬的。那我只能很遗憾的告诉你,那你就放马来吧。回头死了伤了去了下面可别怨别人。”

    “好啊,他妈这是给脸不要脸是吧!成,你等着!”

    掏出手台,匪众刚愈开口说话,不曾想执拿在手的手台“砰”的窜出格窟窿。

    愕然之余,匪众移目看去。马上跟做了病似的,返身四下张望。

    而就在此时,老徐悠悠然沉声道了句:“刚才只是警告,放下你们武器,我可以放你们离开!否则。如你所言枪弹无眼,这次打的是手台,下次我可不敢保证子弹会飞向哪儿咯!”

    老徐的恐吓是相当慎人的,匪众适才只顾着装逼叫嚣,根本没注意枪响来自何处。

    所以此刻皆是各找掩体匍匐趴下,可村口前的环境,除了一条颠簸的乡路,哪里有可供他们躲避的地方。

    无奈之下,匪众们只能是依托皮卡暂时探查,但望了一圈也未找到目标所在。

    “我要是你们就不会拿小命开玩笑!怎么样,我的提议你们听清楚了吗?希望这次各位能够坦诚一点,我说了大家都是幸存者,我不喜欢和同类自相残杀。”

    “我去你******!跟老子bb,你以为老子会怕你嘛!”

    话音落下,匪众代表做了病似的,突然从车尾跳了起来,对着面前城墙便是一通狂扫。

    老徐不愧是老兵出声,见对方抬枪瞬间,立马是侧闪俯卧在地。

    “哒!哒!哒!哒!”

    毫无章法的一通乱射,围墙墙壁在子弹的****下四散飞溅着沙石。

    匪众代表一边射,一边发狂的叫喝:“哈!哈!哈!来啊!不是要他妈干了老子嘛!怎么都他妈不出来了!?别装怂啊!”

    几颗流弹擦着窥望孔飞射进村子,老徐见状微蹙起眉头。

    枪声一响,战局已无可避,既然这样,那就只能……

    “华子,给我干了那垃圾!”

    “明白!”

    拉动枪栓,华表手里的95分配了驻地大半弹药,他稳稳将枪口抬起,仔细微调了两下方向后,果断扣动扳机。

    “砰!”

    枪声响起,华表立马离开阵位。

    这是狙击手才会采取的策略,打一枪换一个地方。

    但鉴于此地距离匪众太近,所以安全起见,华表全然按照狙击手标准在执行行动。

    匪众代表也是听到了来自后方的“爆豆”,只是杀的兴起的他全然沉浸在了自己的“王八之气”下。

    等他觉察到身体有些不适的时候,一切都已经迟了。

    3秒或许更短,匪众代表的胸口不出意外的多了一个窟窿,紧接他那嚣张的呐喊,以及乱扫的枪响全都嘎然而至。

    眼望着己方代表瘫倒在地,意识到被偷袭的余下匪众立马调转枪口,继而漫无目的朝远处荒草胡乱扫射。

    “哒哒哒!哒哒哒!”一时间,枪弹声再次大作,静匿的草丛被金属弹丸搅兑的那是不得安宁。(未完待续。)

    ps:  感谢h灵投的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