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二十七章 再次来袭(十)-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一千二百二十七章 再次来袭(十)

    望着自己跑出阵位的匪众,雷瞳笑了。◎,

    可能这是他遇到最善良的敌人,居然自己把自己暴露在他的枪口之下。

    对此,雷瞳觉着若是不笑纳这份大礼,实在对不起对方的诚意。

    轻松扣动扳机,雷瞳立马狂奔着转换位置。

    这是必须采取的规避措施,刚才车子离开雷瞳就已经很危险,现在又击发弹药,无疑更加危险。

    可匪众的态度再一次刷新了雷瞳对他们的认知。

    追逐皮卡的傻叉不出意外被雷瞳一枪撂倒,你说同伴都被这样放倒了,那些窝在草丛还有气儿的家伙,你们总该清醒过来明白干啥吧!

    可他们就不!?生存的压力,队友的背叛叫他们居然举起枪来对着己方皮卡开始射击。

    望着这一幕,雷瞳傻了,华表傻了,饶是躲在村里高墙后的幸存者也傻了。

    这他妈什么情况!?

    最火大的莫过于皮卡司机,他正好端端的开着,突然之间侧旁车体就跟被人拿锤子敲打似的“劈啪直响”,他愿意为是遭遇敌情,吓的赶紧委身调转方向。

    但在听得身后传来的恶毒谩骂后,他才清楚敢情自己是被自己人打了。

    “一群混蛋!敢他妈打老子,你们就在这儿等死吧!”

    场上局势老徐看的清楚,不同于旁人看热闹心情,他在见得这般情景后,马上下达指令:“小段,小沈,剩下那几个位置都看清了吗?”

    “看清了!”

    “好!给我解决了!”

    “明白!”

    “华子!在吗?”

    “连长什么吩咐?”

    “那辆皮卡给我留下,不能叫一个离开!”

    “收到!包在我身上!”

    命令快速下达,众人马上行动。

    首先是段成伍,华表二人,他们各自举起手里95,拉动枪栓,果断瞄向匪众暴露位置。

    随即枪声相继发出,片刻功夫场上喧闹登时全无。

    对于是否击毙对方,老徐并不在乎,因为就目前局面,对方想要翻身已经不可能。

    就算剩下个把残余,想对付他们,老徐有的是招。

    不说别的就饿,都能饿死他们。

    华表像只猎豹般寻着皮卡逃遁方向奔去。

    由于他所在位置刚好在皮卡对侧面,所以先与一步抢到了皮卡前方,挡住了他的去路。

    皮卡司机也是瞧见了自雨幕中闪出的人影,不过因为荒草干扰,以及雨点打击,叫他很难辨轻来人面目。

    但这些已经不重要了,于他而言,眼下最重要是逃离此地。

    至于前方是谁,他都不在乎。

    再说了,就现在的情况,他弃己方兄弟逃跑,想来就算救了一个,也绝对讨不到啥好。

    所以,与其浪费时间减缓自己逃跑速度,还不如直接无视,碾压冲过。

    脑中分神功夫,皮卡司机见得来人竟是举起了q械!

    这个举动立马是叫他肾上腺素激增,死亡的恐惧瞬间覆盖司机全身,慌乱见他唯一想到的措施就是脚踩油门,他要撞死面前这个想要击杀他的混蛋。

    华表相当从容,面对愈发加快冲袭而来的卡车毫无畏惧。

    简单瞄准后,连点扳机,子弹间歇的飞射而出。

    “噹!噹!噹!”

    细密的雨滴严重影响瞄准精度,再加上车里司机本能的闪躲,华表击发的子弹穿透玻璃,打在室内,但却就是没有击中匪众。

    对此华表也无从确认,来回扫动的雨刷将车里人影扫的影影绰绰,在混合雨点洗刷很难辨识。

    躲过一轮打击的司机已然疯狂,他抬起脑袋,狂吼着冲着近在咫尺的华表全速冲了过去。

    “华子!”透过望远镜,老徐一直监看着前方情况。

    当瞧见皮卡冲向华表,华表依然不动的场面时,老徐的心瞬间揪在了一起。

    可老徐交待的任务没有完成,华表怎么可能离开。

    生死立判之际,华表果断作出决断。

    既然直接攻击打不死你,那就旁敲侧击。

    枪口下移,华表将枪对准皮卡轮胎,随即连发点射,接着纵身跃出。

    “华子!?”见得这一幕的驻地众人几乎齐齐脱口。

    雷瞳更是紧张的拔腿朝华表所在位置疾奔而去。

    “哈哈哈!****的想打老子,老子弄不死你!”碾过华表位置的皮卡司机放声大笑,狰狞扭曲的面容带着胜利者的嘲笑。

    然,他的这则兴奋为能持续上半秒,紧接它便觉车身一歪,半侧轮胎被打爆的车体立马失去控制。

    突入起来的变故叫的皮卡死机慌了手脚,不知所措的他本能想到扭转方向和紧急制动。

    可他就没想过,在告诉运行状态,前胎被爆,扭转方向和紧急制动那无异于是找死。

    果不其然,在他右脚重重踏在刹车踏板上后,皮卡车彻底失去控住,在急速甩尾两下,侧翻栽倒在地上。

    “华子!你怎么样!华子,说话!?”手台中,老徐声嘶力竭的呼叫着。

    雷瞳在雨幕中放了疯的狂奔。

    数秒后,众人手台出现了略显狼狈的熟悉音:“我,我没事儿,就是吃了点泥。”

    “呼~”如释重负的垂下手台,老徐调整了下心境,这才拿起手台:“没事儿就好!”

    此时的雷瞳同样听到了华表的报安消息,他停下前奔步伐,转向朝皮卡侧翻方向行了过去。

    举着枪,雷瞳现在是满腔怒火,就在刚才,他差点失去自己的战友。

    这股气憋在心理着实叫他难受,他贴着车身慢慢靠过,左右看看,先确定了下外围没有异状后,这才继续朝前动作。

    刚走几步,便听得卡车车门发出“啪啪”响声,雷瞳闻言调转枪口,同时快速起身朝反倒向下车门方向望了一眼。

    视野内,但见内里一人正倒仰着身子拉动车门。

    见得这家伙,雷瞳气火登时上涌。

    他二话不说,贴着车边点点靠近。

    待到地方,他一手持枪,一手委身摸到车把方向,然后用力一拉,开门开后,迅速退避。

    不曾想,内里司机直接是栽倒在地。

    脱出的匪众奋力的爬动,他想逃离车体,可挤压的车体牢牢将其双腿控在里面,他一动那撕裂的剧痛便是叫他不能自抑的哀嚎一声。(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