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二十九章 再次来袭(十二)-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一千二百二十九章 再次来袭(十二)

    “慢点!让你的手上动作我能看清……很好,就这样!”

    在老徐的监视下,匪众退掉了外套,丢地后,马上双手抱头。+◆,

    “继续!”

    一件外套而已,老徐的目标远不及此。

    无奈,匪众只能再次脱衣。

    这回脱掉的是内里毛衣,罢了,他还是老实的双手抱头。

    “好!下面裤子!”

    正是不达目的不罢休啊,此时的匪众上身时间保暖内衣,在雨水击打下瞬间便是透视,透过雨水浸打淋淌,无需匪众脱guang,老徐都能清楚瞧见他那略微发福的身材。

    “大,大哥,我,我裤子里面没东西了。”

    看看地上枪头挂着的内裤,老徐冷笑一声:“有没有东西不是你说的算,怎么,你是不敢脱还是裤子里面藏着什么见不得人的东西?”

    匪众心理苦啊,老徐那不废话嘛,他裤子里当然藏着见不得人的东西,哦,对,通俗来说那也叫q,可以发射自己的“q”。

    老徐话多说道这份上了,自己要是再不照办,那不等于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宣告自己有事儿隐瞒嘛。

    至此生死关头,匪众也顾不得其它,与生命相比,尊严算个屁啊。

    “脱!我脱!”

    裤袋本身就是开的,匪众仅是轻轻拨开裤口,那条满是泥土的长裤便是落了下来,然后他麻溜熟练的将毛裤与线裤一齐拔下,应时春光乍泄,格外的……凉爽啊!

    隆冬腊月,寒风习习,再加上倾盆倒下的冰雨,此时此刻,无需老徐动手,光是老天爷就已经是叫匪众冻的瑟瑟发抖,犹若秋天里的枯草,摇摇欲坠,随时可能栽倒的感觉。

    然,他的悲催还未结束,老徐再次下令:“转一圈!慢一点!”

    妈的!你他妈是个gay吗?

    心理骂开了花,可明面上却不敢透露分毫。

    匪众在应了声“是”后,识趣按照老徐要求开始转圈展示他的身子。

    老徐在确定其身上没有任何威胁后,这才下令:“走过吧,慢慢走过来!”

    交接的事儿,老徐交给了老赵。

    完了,他重新回到侧翼墙头,看了眼时间,高喝叫道:“看到没有,刚才你们的同伴已经做了很好的开头,投降才是你们唯一的出路。只要放下武器,你们就可以活命,就能进村喝道热茶,热饭。我知道你们都是听上面安排,错不在你们,我不会追究!哦,顺带说一句,已经过去6分钟了,留给你们决定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恰到好处的心理战,在这样寒风交加的雨日,还有什么能比一口热茶,一顿热饭更能叫人动心的呢。

    这不,老徐话音落下不到半分钟,又一个声音在荒草里炸响:“我投降!我投降!”

    “举起你的枪来!让我看到你!”也不知是不是匪众各自太矮,总之老徐并没看到匪众位置。

    不过他也不着急,直接说道:“刚才你同伴怎么做的想必你也看到了,和他一样,自己走到村口来,记住不要做无畏动作,否则出现任何不好意外可别怪我!”

    丑话说在前,匪众听后开始移动,现在老徐的话就跟地狱的催命符般管用,匪众这一路走的那真是格外用心。

    枪顶脑袋,你知道保持这个姿势在泥泞里行径有多困难,可未了活命,他愣是完成了。

    差不多等了2分多钟才见得匪众正面目,老徐笑了笑,果然如他料想的一眼,匪众个头不过1米6,也难怪他举枪看不见了。

    小个子来到村口,老徐照旧吩咐其脱衣。

    由于目睹过自家兄弟投降过程,所以不消老徐多言,到底的匪众麻溜解开衣裤,原地转了圈后,被老赵接近了村内。

    “还剩两分钟了,别拿自己的小命开玩笑啊,想活命的,想喝酒吃肉的,抓紧时间了!”再次丢出话茬。

    老徐静静等待,只是这次没如之前那么顺畅,话音落下很长时间外面都风平浪静,没有动静。

    老徐盯着手表,待到最后20秒,他出声发起最后通牒:“倒计时了啊,10分钟就要完了,过了这村可就没那店了,十!九!八……一!”

    “时间到!哼哼,既然没人再站出来!那下面的事儿就只能愿你们自己了!”

    “华子,雷子,成伍,小沈!”

    “明白!”听到自己名字,外面尖刀四人组先后应声。

    有他们在外收拾残局,老徐那是很放心啊。

    接下来要做的就是等待,因为根据上场局势,老徐相信就算草丛还有残余也绝对不多了。

    沈炼猫腰与着段成伍呈战术队形推进,为了尽可能不错漏地点,他们在进入荒草丛后,立马分边行径。

    一人自南向北,一人自西向东。

    沈炼进入草丛腹地没过多久,便是听见前方不远有沙沙异动声响。

    警觉抬起枪,沈炼步步靠近,每走一步都极为小心。

    不过很快沈炼便是停下前行步伐,观测两秒,迅速俯身卧下。

    因为从其耳听辨识,对方正在朝齐所在位置靠了过来。

    沈炼无从知晓对方是否察觉他的存在,但不管怎样,为了安全,俯身静待对方出现是最佳选择。

    因为只有这样,才能最大限度减少受弹面积,沈炼相信对方就算真的发觉近前有人,也仅会朝空中射击,而不会对准地下。

    这就是经验,同时也是博弈!

    沈炼自信的趴在地上,好似匍匐的猎手等待着猎物的靠近。

    不得不说沈炼的判断是正确的,就在他趴下没多大会儿功夫,其所在位置前方草丛明显晃动。

    这说明有人来了,沈炼轻轻拉动枪栓,枪口稳稳对准草丛晃动方向。

    果然,一个人影依稀显出,手指送入扳机中,沈炼微微上扬枪口,他瞄向了对方胸口。

    但沈炼并未击发,原因非常简单,在不确定周围是否有其它匪众存活情况下,贸然开火很容易遭受打击。

    所以条件允许的话,他会等待匪众走过面前,然后趁其不备从后用刀给对方来上一下。

    这样才是最为安全且稳妥的办法。(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