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八章 对面射来的亮光(三)-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一百一十八章 对面射来的亮光(三)

    正所谓,一语惊醒梦中人!唐小权所提的疑问,令得一众幸存者皆是沉默不言。

    的确,对面男人不论是在建立联系的时机上,还是在提出请求的目的上,都存在着诸多的疑点。

    但若论道他究竟是好是坏,是有心加入还是心怀不轨,坦白讲,唐小权无法得知。

    毕竟,他不是神,没可能猜透旁人的心思。

    不过,这些于眼下的唐小权而言并不重要,因为求生法则第二十四条已经明确给他指明了在遇到这种情况时的处理方法,而这个处理方法就是:

    末日危机之下,当你遇到模棱两可,难以决断之事时,不妨先假定它为否,然后再想法将之论证。

    而这般做法最大的好处便是可以令你在整个论证的过程中冷静头脑,抽丝剥茧,从而逐步看透事件的本质,降低深陷险境的危险。

    手指轻轻叩击桌面,胡晓东漠然而坐,肃然的脸庞上一道深邃的褶痕清晰可见。

    作为团队中唯一过了而立之年的人,他此刻所背负的压力可想而知。

    叩击声一下接着一下,在客厅的上空奏响,忽然,胡晓东凌空的指尖骤然一停,他旋即低沉着嗓音淡淡道:“安全起见,我看咱们还是拒绝对方的请求吧!”

    此言一出,尉泱的黛眉不由一紧,女人的敏感令她当即反驳道:“这样做会不会有些太过鲁莽,毕竟到目前为止所有的疑问只是我们自己的臆测,而如果对方是个好人呢,那我们岂不是……”

    不着痕迹地瞟了尉泱一言,很明显对方能做出这样的假设,则是说明了她还未正真认识到末世的残酷,人性的扭曲。

    只不过这些东西,并非唐小权目前所关注的焦点。

    事实上,他非常感谢尉泱这番本性之言,因为就在刚才,就在胡晓东断然做出否定之时,他还真担心自己接下来如何去引导众人的思想。

    毕竟啊,对面男人的问题,不可一刀切,而因分而治之。

    如果对方真的有能力助己方一臂之力,饶是他有些问题,也大可暂时的求同存异,待得日后安定下来,还愁没功夫将之驱离?

    思及于此,唐小权的眸中亮光一闪,他旋即接上话茬道:“尉姑娘说的没错,我们就这么拒绝对方确实不太妥当!”

    nm!唇角不屑地浮起一抹弧度,王强撇了撇嘴巴心下暗道:“你y可真行啊,好的歹的都tm你一人说了,刚才老子说接纳,你y说男人不靠谱!好嘛,现在尉泱妹子说不妥,你y就附和!靠,真不愧是真“男人”啊!”

    没人会知道王强心中所想,众人皆是兀自寻思着两方的意见。

    片刻,胡晓东率先打破沉默:“小唐,既然你和尉姑娘都有接纳对方的意思,那在此之前,你得先想办法解决一下你之前所提的那几个疑问!”

    有理有据有节,胡晓东并未因唐尉二人的反对,而心生恼怒。相反他此时道出的这席话,不仅维护了讨论的公平,还起到了保护团队安全的目的,不可谓是一石二鸟,秒之极哉。

    赞赏的点点头,很明显唐小权也是被对方的处理方式所折服。

    而尉泱则有些着急的看了唐小权一眼,要知道她适才所做的反驳完全是出于女性特有的悲悯情怀。

    她不希望有人死,她不希望那个男人因为己方的不作为而深陷泥潭。

    但若要论道去解答唐小权之前所提的那些疑问,那她可就真是一筹莫展,茫然不知所措了。

    含笑的冲尉泱递去一个安慰的眼神,不得不说女孩具备了华夏女性所有的特质,善良,勇敢,自立,温柔,虽然有些用在末世并不合适,但团队中能有这样一位女性,着实也是件异常幸福的事情。

    缓缓的收起笑容,唐小权重新将目光移向了胡晓东:“胡哥,关于我所提的那些疑问,最好的解决办法就是去问当事人,所以……”

    说话间,唐小权把手一抬,提笔便是在适才的纸板上洋洋洒洒地落下了一行字:“你那里有几人?”

    很自然的将目光移向了自己的兄弟,王强登时是弹立而起,同指着自己的鼻子叫喝道:“不是吧,又tm是我?”

    原本他不叫还好,这一叫啊,直接是把在场所有人的目光全都吸引了过去。

    无奈之下,王强也只能暗道倒霉,然后垂着脑袋,懊丧的走出了阳台。

    胡晓东照例负责观望男人的动静,很快他便得到了对面的回复:“我……这里……只有我……一人。”

    “他说他那儿就他一个!”

    再次顺溜的念叨了一遍,而此刻端坐于桌的唐小权在听完胡晓东的转述后,立刻又是提笔再次在纸板上写上了一句:“你那里的食品物资储备如何?”

    这无疑是幸存者们眼下最为关心的问题,所以在纸板交与门外的“举牌员”后,众人皆是紧张地等待起对方的答复来。

    同样是没过多久的时间,胡晓东低沉的声音再次响起:“他的回复是……仅剩半包泡面和几罐燕窝!”

    “靠,这家伙日子不错嘛,居然还有燕窝!”温泉鑫有些失望于结果,所以不自禁的调侃了一句。

    看来对方也是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唐小权若有所思,然后漠然地取过一块崭新的纸板,继续认真的写到:“你为什么这个时间点才和我们联系?之前干什么呢?”

    比之刚才的粮食问题,唐小权显然更在乎对方对此问的回答。

    毕竟啊,这个问题的结果将直接关系到男人的立场,而男人的立场则是唐小权判断能否接纳他的关键所在。

    纸板照例被阿城送到了王强的手上,后者如法炮制地将之高举过头顶。

    接下来幸存者们要做的便是等待了,因为他们都清楚这个结果意味着什么。

    时间就在这寂静且沉闷的空间里缓缓地流逝着,终于,在片刻的等待后,胡晓东看见了那块被画满了文字悬挂了起来的帘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