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三十九章 屠尸练枪(二)-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一千二百三十九章 屠尸练枪(二)

    接下来一个小时内,幸存者团队驻防队员先后打退了至少3波游走丧尸,目测下来,前前后后少说也得有十五,六只。

    好在之前大战从敌方手里缴获不少弹药,否则就刚才消耗还真架不住。

    在继续坚守了2个小时后,天色渐暗,老徐看看周遭杵在暴雨中瞪着眼全神戒备的队员,知道是时候叫他们休息了。

    当下拿起手台给家里其他队员下了换防指示。

    本来老徐还想坚守的,但架不住老林的言词规劝。

    用老林的话说,大家是人,你也是人,别人都休息了,就你不休息,你叫队员们怎么想。

    老徐细想林俊夫说的也对,身为管理者凡事都得以身作则嘛。

    再者就时下情况,也不是他一个人死守就能完事儿的。

    罢了,在换防队员来后,老徐便是随着大家返回村长室。

    尉泱早早为众人准备好了毛巾,热水,以及熬制的姜汤。

    虽然在外队员都穿着雨衣,但谁都知道,在真正暴雨下,任何防护都是白搭。

    更不消说,你还得针对丧尸袭击展开攻击。

    这一动弹更是叫队员们淋的满头浸湿。

    另外,一脸几个小时的高强度驻防那对精神的消耗也是巨大的。

    见得温泉鑫等人自浴室出来全都眼神倦怠,老赵调节气氛的打趣道:“哟,怎么这一个个咋这样了,平时不都吵着嚷着想要打q吗?今天难得机会,咋……兴趣呢?”

    温泉鑫拉过一张木凳,一屁股蹲坐在上,随即长吐一口气,伸了个拦腰:“艾玛,舒服啊!赵叔,打q是爽,可站着累啊!你试试去搁外面站几个小时。还有我这肩膀,架着枪疼死了。”

    “呵呵,”老徐笑着摇摇头。

    似陈相识的画面,温泉鑫他们此时表现出的抱怨,都是他过往经历过的。

    这也是一个合格战士必须的成长,如果还是在过往的文明社会,老徐相信面前的这些年轻人或许大都在各种岗位碌碌无为的过着朝九晚五的生活,为了娶妻生子,柴米油盐日子忙碌。

    但是现在,他们却为了自己和周遭同伴性命拿起了枪,拾起了刀,做着他们以前想也不敢想的事情。

    有时你不得不感概造化弄人啊。

    抿了口姜汤,老徐顿觉胃里一阵热腾,不得不说受冻后来上一碗热腾腾姜汤真的很爽。

    待身上暖和一点后,老徐忽然想起沈炼还在那边监视两匪,招呼与之一同回来的段成伍:“成伍,麻烦你去小沈那儿取下,他在守着两匪在,现在这情况,没必要死盯他们了。有李中,李国摄头盯着问题不大,你去给我把他们叫回来。”

    “好!连长,我这就去!”

    送走段成伍,老徐慕的又是想起:“对了,“中”,“国”两兄弟今天到现在还没出过监控房吧。”

    老赵点点头:“是啊!这不自打一早就忙活到现在没停过。这些天可是辛苦他们了。”

    老赵此言丝毫不夸张,尽管明面上看李家兄弟一直待在屋里,就盯着个屏幕似乎和一线队员相比轻松很多,安全很多。

    但知晓驻地状况的人都清楚,此时他们的内部实际是两帮人马,一方是老团队成员,还有一方是叶昊一众。

    为了确保战斗中不至被叶昊一众摆上一道,李家兄弟两个可是一直监视这几人动态。

    并且,似这般密集监视那是在一周前就开始的,这样持续性的繁杂工作,对人的意志力考验绝对不亚于一线的战士。

    好在李家兄弟过往就是常做内似事情,所以他们的“坐功”和耐心在团队都是首屈一指的。

    也得亏他俩的无私付出,才确保了今日战役的胜利。

    听得老赵这么一说,老徐扬起脸:“小尉啊,你烧的姜汤还有剩的吗?”

    “有的呀,老徐,怎么,你还要吗?”

    “哦,不!”摆了摆手,老徐端正身子:“我这够喝了,要是还有多余的,你看能不能辛苦给“中”,“国”他们送点?也让他们尝尝你的手艺。”

    “呵呵,这有什么辛苦的,小娜,德米,走,把屋里锅碗端着,我去拿伞,咱们这就过去。”

    说完,三名女将便是冲屋内众人摆了摆手,完了便是各自准备去了。

    女人一走,屋内再次陷入了沉寂。

    看出的,连续的奋战当真是吧众人累的够呛。

    饶是平日喜欢耍宝搞怪的温泉鑫,此刻也是无力仰靠在凳,闭着眼睛不说话。

    直到沈炼,段成伍入屋,这则平静才被打破。

    “连长。”

    “回来啦,辛苦你咯。”

    “嘿,分内的事儿。”

    “来,赶紧去洗洗,你瞅你那头淋的,别感冒咯。”

    “唉,好的!”

    军人雷厉风行,沈炼进到浴室没多大会儿功夫便是携着毛巾走出了屋子。

    “这是姜汤,尉泱做的,趁热喝了。”

    “哇,我刚路上啊,就想这口呢。”话闭,沈炼一把撩过桌上茶碗,仰头便往嘴巴里灌,看得老赵苦笑着摇头:“慢点喝,慢点喝,小心烫啊。”

    可沈炼还是一股脑将姜汤拳头一饮而尽。

    “恩,爽啊,这冷天来上一碗,身上寒凉都没了。”随意抹了把嘴唇,沈炼赞叹道。

    “呵呵,坐吧,那个……他们怎么样,进去后有什么过激举动没?”

    虽然没有点名,但沈炼知道老徐说的是两名匪众。

    “嘿,就那两孬种,他俩敢有啥过激举动?这一路上他俩除了跟我讨饶救命,我就没听到别的,你们是不知道,那简直就是折磨。后来我实在给他俩闹的受不了,就把两人给绑了丢屋里。”苦恼的摆着脑袋,沈炼显得有些郁闷。

    而老徐呢,能够想象出沈炼当时被“苍蝇”音波袭扰的囧样,不过也罢,关押两匪的屋子是还未整修的危房,内里连长床都没有,亮那俩货也搞不出啥幺蛾子,至此老徐便是没在继续追问二人事情。

    就在这时,屋外再次传来脚步声音,而且从步伐频率看,来人似乎相当的急促。(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