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四十三章-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一千二百四十三章

    翌日清晨,肆虐了一整晚的暴雨终于收敛了起来。↑,

    虽然天色依旧昏沉,但至少雨水是停了。

    一夜的紧张守卫,夜里的防卫较之白天自然要难上很多。

    所以担任守夜工作的队员此时全都是疲惫不堪,再加上被暴雨浇淋更是雪上加霜。

    村长室,尉泱,德米等一众女将将起早熬好的稀粥,姜汤给陆续上桌。

    众人洗漱完毕,交班上桌。

    “我说下今天的任务啊!待会儿,小王你把江淮开上,完了,小胡,华子,雷瞳,老越,强子,我们一起出去把外面那些畜生清理干净!余下人留守家里,按老规矩监视。”

    “好嘞!”

    死尸在外终究是个隐患。

    一来,放着不雅观。

    毕竟这是团队驻地,以前那些零食落脚点不去搭理,反正不常住倒是无所谓。

    但现在,村子是众人的家。

    有在家门口落着垃圾不管的道理嘛。

    二来,死尸里除了丧尸还有那些匪众尸体。

    假如匪众余党跑来窥探,那只要见得这些死尸就能明白他们弟兄遭遇了什么。

    老徐还指着糊弄匪众,再来一次先发制人呢。

    所以外面的尸体那是绝对要处理干净的。

    饭罢,被老徐点名的一众兄弟便是先后出了村子。

    “按顺序来!华子,雷瞳你们负责警戒。老越,强子,小胡我们搬运尸体。”

    “明白!”

    按照老徐指示,众人分批行动,先将尸体统一收集到一处。

    忙碌功夫,王忠瑜驾车从村里驶出。

    老徐挥手指引他朝目标地点驶进,停下后,众人开始朝车厢搬运。

    “老徐,这些玩意你打算怎么处理啊?”摇下车窗,王忠瑜问道。

    “到后面找个地儿刨坑埋了!”

    不管怎么说,被击毙丧尸终究身前是人,他们做出袭击行为并非自愿,所以在可能情况下,老徐觉着还是有必要给对方一个体面的归宿。

    只有匪众嘛,老徐也没功夫特殊处理,所以只能便宜他们一起埋了。

    还真别说,这不搬不知道,一般下来,车厢没大会儿时间就被塞满了一半。

    这也难怪,昨天的接连战斗连匪众带丧尸加起来不下40来人啊。

    这原本运货装物资的江淮俨然成了殡仪馆的死尸车。

    只不过这车死尸,估计也没哪家殡仪馆敢收啊!

    整个搬运工作差不多折腾了40分钟,之所以耗费这么久时间,主要是荒草丛里寻尸委实有些困难。

    视野的受限,大大影响了队员们的行动效率。

    不过好在昨天战斗队每波丧尸都有计数,这样加上来犯17个敌人的总数,至少可以保证搜寻过程不至落下尸体。

    一切搞定,老徐领着众人来到村后的一个小土坡上。

    土坡之上还算平整,经过一夜雨水洗刷,这里地表相当松软,用来刨坑挖地在合适不过。

    王忠瑜从车上将准备好的锹,铲等物取下,分发后众人便是对着土坡各种“暴击”。

    坑挖完,分批次从车上把死尸抬下。

    说真的,这活儿可真不是件舒坦的活。

    尤其那些匪众尸体,在雷瞳,华子他们“处理下”,死样实在是……有够恶心。

    搞定尸体,王忠瑜来到老徐身旁,着手抹了把额头汗水:“老徐啊,这尸体都处理了,外面三部车子咋办啊?他们挡在路上也不是个事儿啊。”

    老徐对此早有计较,既然想要占得动手先机,自然不能在村外留下战斗痕迹。

    所以几辆车子同样要处理。

    “车子话,全部弄回驻地,能用的拆下来,没用的卸了当防护用!”一点不浪费,老徐随口回道。

    闻言,王忠瑜啧啧舌头:“乖乖,想把它们弄进送村可不容易啊。”

    老徐当然清楚,车子终究和人不一样,一个人在重200来斤两不得了,几个人合理抬下也就完事儿。

    可车子,随便一辆都有顿众,除了大力士,老徐不觉的己方有谁有能力弄动车子。

    就算是大力士拉车,那也得是四个轱辘朝下,可以正常运转的车子。

    但村外几个家伙,翻的翻,炸的炸,哪有能用的家伙啊。

    “没事儿,待会叫小罗把集卡开出来,用那玩意拖,可以拖回去。”

    说完,老徐便是招呼众人上车。

    现在终究还是非常时期,待在外面还是非常不安全的。

    你永远不知道下一秒会发生什么,保不齐匪众就会杀来。

    所以能早点把外面收拾干净自然是好的。

    返程途中,老徐手台通知了罗宝春。

    胖子昨夜折腾了一宿,刚会宿舍准备睡觉,这一听老徐召唤,只能是重新穿好衣服去车旁候命。

    回到村子,原班人马全都前去与罗宝春汇合。

    到地儿后,老徐略显歉意拍拍罗宝春肩膀:“宝春啊,不好意思还得麻烦你和我们一起出去把外面三辆车子拉回来。怎么样?还能撑的住吗?”

    鉴于时下情况,几双眼睛盯着你,相信罗宝春就算心下就万般不愿也不好开口拒绝吧:“嘿嘿,哪儿的话啊老徐,啥撑住撑不住的,俺过去也是跑货的,通宵跑路那是常有的事儿。你可别小瞧俺啊。”

    “哼哼,好!那咱们现在就出发吧!”再次拍拍罗宝春肩膀,老徐大手一摆,示意众人登车。

    或攀,或爬,或跃,或跳,待众人以各种姿势登上集卡后挂后,老徐竖指给罗宝春打了个手势。

    随即引擎嗡鸣,车辆缓缓驶出了村子。

    这绝对是个技术活,饶是王忠瑜也是佩服罗宝春的技术。

    但凡有过开车经验的都知道,开大车和开小车那感觉绝对不一样。

    要不国家也不会分a,b,c三种驾照了。

    如若不是情势所迫,老徐也不想折腾罗宝春。

    因为在村子这条窄路上,驾驶集卡实在是种考验。

    不过不管怎样,经常拉货的罗宝春对集卡的操控还算熟练,在老徐的指引下,罗宝春顺利将车驶出了村子开上了公路。

    按照老徐思路,他们将以从后往前顺序依次将3车拉回。

    这样便可最大限度避免匪众的袭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