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五十六章 玩阴的了(一)-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一千二百五十六章 玩阴的了(一)

    摇了摇脑袋,沈炼翻过身子,气息粗喘。

    这时从砂砾中爬出的魏大壮,吴超齐齐靠了过来。

    一见沈炼模样,尽皆俨然。

    此时的沈炼背脊血红一片,无疑是在适才爆炸中遭受了重创。

    “沈炼,你,你……”温泉鑫满面焦急。

    就在这时敌人的新一轮打击再次袭来,沈炼一把推开面前温泉鑫,操起95,侧身便射,一边射一边喝:“这时战场,人在阵地在!记住,咱们守的不仅仅是自己的命,更是其它兄弟的命!全都给我回到阵位!”

    “沈炼!!”

    “这是命令!”

    “哒哒哒!”飞射的子弹透过碎裂墙体擦着沈,温几人身侧擦过。

    温泉鑫看看沈炼身上伤势,胸中熊熊烈火正在燃烧。

    随即,他操起地上95,拉动枪栓返回阵位,开始按照沈炼命令朝外还击。

    “沈炼,你那边怎么样?”适才爆炸老徐听的清楚,他想过去查探,怎奈对方火力压制太猛,他根本没发动作。

    沈炼想也没想,拿起手头回了句:“我们都没事儿,就是被那帮****的挠了下背,不打紧。”

    “好,需要支援就说,明白吗?”

    “明白!”

    唇角浮起抹笑容,沈炼随即又是给段成伍去电说道:“成伍,待会儿我掩护你,你他妈给得给我把那皮卡给彻底端了!”

    “你要干嘛!”意识到不妙的段成伍朝沈炼所在位置望去。

    但见后者朝天比了个ok的手势。

    接着,沈炼反转过身,咬着牙从地上站起,深吸了两口气,在没有任何预警的情况下,猛的跃出破损围墙。

    “哒!哒!哒!”一记点射了罢,就地翻滚,所过之处连串草皮泛起,敌人火力一时全都集中到他这不要命的“拼命三郎”下。

    老徐见得沈炼那边动静,不由震怒,抬手手台便是喝问:“沈炼在搞什么!?谁叫他出去的!”

    不过很快老徐便是顾不得去质问,因为沈炼此刻情势相当危机,他果决下达命令:“全部给我开火,不要在乎子弹,给我打!”

    “哒哒哒!”

    “哒哒哒!”

    随着沈炼不要命冲出,整个战场彻底成了子弹的海洋。

    双方皆是不计成本的宣泄弹药,而乘着这个机会,段成伍不知何时摸出了那把狙击步枪。

    虽然不是职业狙击手,但身为侦察兵狙击训练那也是必备科目。

    所以段成伍对**可是丝毫不陌生。

    瞄准,调聚,没有副手帮助,段成伍只能靠自己完成射击工作。

    他有三发子弹,他需用这三发子弹摆平地方机枪皮卡,使它彻底失去作用。

    为了达到这一目的,段成伍没有瞄准射击的枪手,他枪口前移,最后落在了驾驶室前方20功夫地方。

    “砰!”狙击步枪巨大后坐力叫得房顶沙尘飞荡而起。

    眨眼功夫,段成伍便是在高倍狙击镜里瞧见皮卡司机爆出一捧血花,对方准确撞在了他预判的射击轨道上。

    中弹的司机随即震荡与前档来了个接触,应时是给厚实的钢化玻璃整出了蜘蛛裂纹。

    再然后,失控的皮卡再次做出了蛇形激动,最后在路面石子的颠簸下不敢重负的侧倒在地。

    其上驾放机枪栽落散架,至于那个枪手更是被直接抛飞了出去。

    一枪搞定,段成伍没有辜负自己兄弟拿命为他创造的射击机会,他成功将己方最大危机解决。

    可此时此刻,段成伍可没心思为自己壮举感到高兴,因为前线的沈炼状况那是岌岌可危。

    此时的沈炼被众匪逼到了荒野仅存的废弃越野后,上下左右子弹横飞,他根本就不能动弹。

    好在段成伍及时解决了机枪手,余下队员这才得以施展援助。

    “开火!给我打!狠狠的打!”

    当先一步,老徐奔到围墙破口,举着枪时不时探头点射。

    神准枪法不一会就放倒了几个正对沈炼看火的匪众。

    匪众见势不妙,撩起手雷便是朝围墙处丢。

    老徐眼疾手快,手雷落地瞬间,抬脚一提,然后赶紧缩身躲在墙后。

    “轰!”伴着冲天巨响,碎石雨再次袭来。

    温泉鑫被呛的连连咳嗽,老徐挥头甩去脑顶尘土,随口问了句:“都怎么样?”

    “我们没事儿!”

    “好,没事儿就给我继续招呼!”

    “连长,对面不对啊,他们好像要驾车冲击围墙!”

    旁侧雷瞳恍若扩音喇叭的嗓音如炸雷般响起,老徐顾不得子弹的飞射,起身冲窥望孔朝外望去。

    好嘛!诚如雷瞳所言,一脸货柜车正疾驰着朝驻地围墙冲来。

    这车子若是撞到围墙,不消说肯定能在墙上开个大口。

    “md,这帮混蛋!”老徐也是被对方的无耻行径给着脑上火了。

    “****的,成伍给我阻止那车子!”

    “明白!”

    不用老徐多言,军人出身的段成伍比任何人都要了解这货车冲撞所将带来的风险。

    举枪,瞄准,子弹就在身上乱窜,可段成伍却是全然不顾,好似他旁侧飞过的都是碎石子似的。

    “哒哒哒!哒哒哒!”扳机扣动,子弹射出。

    由于车内没有驾驶,段成伍瞄准位置乃是车子轮胎。

    “砰!砰!”

    没有意外,子弹稳稳射穿货车车胎,爆裂的胎皮迅速缩瘪,但货车已经完成了加速,眼下尽管两侧轮胎都已打爆,可依然无法阻止他前行的“步伐”。

    “该死,当心!雷子你们都快闪开!”

    眼瞅着狙击无望,段成伍只能高声喝吼。

    闻言,雷瞳,王强,王忠瑜齐齐朝侧边铺跃。

    就在他妈动作同时,受惯性驱使的货车终于是“不负众望”的与围墙撞到了一处,随即破墙而入,倾覆翻到,直待滑出十数米堪堪撞进村内危房,这才在房体坍塌压迫下停了下来。

    “呸!呸!”雷瞳吐出烟尘,灰头土脸从地上爬起,起身后赶紧是四下瞧望其它弟兄。

    紧接王强在其侧旁狼狈探出脑袋,而王忠瑜则因为距墙较远,免于了这次劫难。

    可虽然逃过了此劫,却不代表结束了战斗。

    货车这厢破开城墙,再一次给匪众清除了入侵的障碍。(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