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五十九章 玩阴的了(四)-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一千二百五十九章 玩阴的了(四)

    老徐移动望远镜朝公路远处望去,那里始终听着一辆车子,不消说那多半就是匪众头目所在位置了。

    之前没去动对方是不想出乱子,现在想去动他却丧失了最佳时机。

    而且从场上局面看,匪众头目显然不在乎自己手下身死。

    因为走在最前引领丧尸大军前行的那辆集卡不等己方同伙撤离,已然是携着众尸冲进了荒草丛。

    集卡一经进入荒草,丧尸立马跟恶狼扑进羊群,它们不在跟随,原本还算整齐队伍立马混乱起来。

    见得此般情景,老徐不禁头大啊,眸中冲子最前的就是跳跃者。

    这些匪众也顾不得朝驻地幸存者进攻了,死亡压力下他们全部调转枪口朝来袭丧尸袭击。

    老徐赶紧手台呼叫:“全体都有,目标丧尸,别打敌人!重复!目标丧尸,别打敌人!”

    正所谓没有永远的朋友,也没有永远的敌人。

    这句话搁在时下战场再合适不过,现在于村外匪众,村内幸存者队员来说,他们彼此不再是敌人,他们时下唯一敌人就是来袭的丧尸。

    当然老徐可没打算把匪众当朋友,他之所以下达适才命令,其根本还是想利用匪众。

    毕竟,村在撤离需要时间,如果这个时候把匪众全部歼灭,那外面丧尸就会毫无阻碍的冲进存在。

    况且,激战这么长时间,老徐知道己方已经不剩多少弹药了。

    与其把子弹徒劳浪费在已经没有威胁匪众身上,还不如留着对方为己方拖延丧尸。

    “保留子弹,伺机攻击!”

    “老赵,老林,你们加快速度,我们要尽快撤离!”

    两道命令下达,老徐举枪密切场上战局。

    头一批跳跃者已然是与村外匪众战到一处,眨眼功夫两名匪众便被扑倒在地。

    跳跃者一经杀入阵线,本来就混乱不堪的匪众那就更加杂乱了,那些原本还停在原地等着同伙上车的皮卡,越野,全都齐齐调转方向撒y的朝公路方向逃逸,全然不顾自己草丛兄弟死活。

    被逼无奈之下,草丛匪众有的干脆是举枪朝己方车辆射击,你不让我走,那你也别想活。

    “停下!妈的!停下!”

    “操!他妈要死啊!往哪儿打啊!”

    一辆皮卡被ak打爆论坛,冲出没两米侧翻两米,将外侧丧尸碾压不少。

    可它的撞击也仅是稍稍延缓了丧尸大军几秒功夫,紧接黑压压的人影便是将之淹没。

    “哒哒哒!哒哒哒!”随着丧尸的不断逼近,匪众也顾不得射击己方车辆了,全都举枪“一致对外”,可在这样空旷草地想和成群出现“跳跃者”周旋无异于找死。

    瞬息时间,匪众便是相继消失在草丛。

    照这么下去,匪众被全歼根本要不上10分钟。

    段成伍立在屋顶沉稳射击,跳跃者在扑倒匪众后,全都聚集一起扒食抢夺尸体皮肉内脏,这个了段成伍绝佳射击机会。

    饶是胡晓东此时射击准度都大幅度提升。

    “哒哒!哒哒!”枪声没想一次,便有一进食丧尸软倒在地。

    靠着这样无碍攻击,仅是段成伍,胡晓东二人就轻松入账十来只跳跃者。

    可似他们这样居高零下“肆无忌惮”攻击很容易暴露目标。

    这不几只后续杀入丧尸因为遍寻不着目标,便是锁定了整沉着在村头射击的段成伍,胡晓东二人。

    畜生散射的扑将冲来,老徐第一时间发现了全力靠近的“跳跃者”,当先开枪。

    “哒哒哒!”冲在最前的倒霉蛋,不出意外惯性栽地。

    “打!打那几个冲过来的!”放倒一只,老徐嘴中大喝。

    早就蓄势以待的队员们,齐齐开火,密集火力立马是将余下几个畜生淹没在弹海之中。

    然,不待众幸存者队员喘上一口气庆祝适才壮举,丧尸第二集团部队紧随杀到。

    这是由“奔跑者”组成的“兄弟连”,速度虽然较之跳跃者慢上许多,但数量确实呈几何倍数增长。

    望着那密密麻麻跟蝗虫一样奔来的黑影,不论是匪众还是幸存者队员全都头皮发麻。

    现在场上还站着能提供火力支援的匪众已经所剩无几了,老徐知道奔跑者只要一个急冲锋匪众就将彻底覆灭。

    他当然不会在乎匪众死活,可问题是匪众一旦覆灭,丧尸下一目标那就是己方驻地。

    鉴于此点,老徐没办法淡定了,拿起手台再次催促:“老徐,老林,你们那边怎么样了?”

    “正在搬运物资!”

    “别搬了!没时间了!把家里人弄上车!”

    言罢,老徐紧接吩咐:“除了一小队外,二队上江淮,三队上公交,叶昊你们的人上面包!快快快!都动起来!”

    “连长!村口丧尸冲过来了,需要支援!”

    老徐吩咐刚刚结束,便听华表厉声急喝。

    老徐调转望远镜望去,果然村口方向奔跑者,跳跃者,攀爬者组成的混合军团已经杀到了村口位置。

    该死!雷子,强子你俩过去支援!

    “明白!!”

    “哒哒哒!哒哒哒!”

    接下来的时间,枪声就再未断过。

    面对密集步行者冲击什么枪法都已经不重要了,一来根本容不得你去瞄准;二来,你不用瞄准也能轻松命中目标。

    况且这个局面你不也无需爆头丧尸,毕竟丧尸是杀不净的,幸存者方仅是将丧尸放倒,延缓他们冲击时间,以为己方撤退准备赢得宝贵时间。

    当然单靠幸存者的几杆枪显然不足以阻挡群尸的冲锋。

    但别忘了村外还有些许存活匪众,在生死存亡面前,他们也是爆发了足够潜能。

    身上手雷跟不要钱的丢出,尸潮时不时就会爆起一隆巨响,随即伴着无数碎石肉块坠落在地。

    靠着他们这般强大火力压制下,奔跑者数量迅速减少。

    可这些并不能阻止畜生们的抑制,鲜血的刺激更加是激发了他们嗜血**。

    待得手雷耗尽,匪众结局可想而知,顷刻功夫便是撕成肉末。

    当最后一个匪众消失在尽头中时,老徐的心应时紧蹙了起来。

    因为在他方向已经可以很清楚看到丧尸第三集团军杀到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