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六十一章 玩阴的了(六)-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一千二百六十一章 玩阴的了(六)

    眼下什么策略,谋计都毫无意义,面对铺天盖地的丧尸大军,你除了祈祷上帝似乎也没其它更好的办法。

    不过无论什么时候,勇气都是存活的必要保证。

    在老林的不断大气下,罗宝春握紧方向盘,脑中仔细回忆了下村口道路状况,然后……

    “老林!抓好了!”

    右脚重踏油门之上,随着油料的供给,开始还相对温顺的半挂集卡陡然变得暴躁。

    愤怒的“吼叫”瞬间盖过群尸的嘶嚎。

    “冲!冲!冲!”眸中村口路障已经清晰可见,老林从旁不住呐喊。

    正所谓输人不输阵,面对群尸的围堵,气势绝对不能输!

    罗宝春此刻脑中一片恐怕,他只是紧紧踩着油门,抱紧方向。

    车子撞击群尸究竟会发生什么?他不知道!

    与群尸接触后能否突围?他不知道!

    他唯一知道的就是自己若是现在怂了,那命就完了。

    生死考验下,人的自然潜能很容易便是被激发出来。

    “砰!”伴着第一声撞击响起,集卡直接将用作路障的木桩撞成了两段,继而与前排尸群正式接触。

    毫无悬念,**凡胎的尸身根本无法阻挡集卡这尊铁皮巨物,瞬息功夫入目适才还在挥手叫嚣的丧尸尽皆消失不见。

    接着罗宝春就觉车体一上一下,开始抖动。

    不过集卡车体分量在哪儿,加上又是头车,所以颠簸并不是十分严重。

    倒是后面小货,公交一经接触就跟做过山车似的,左右上下摇摆不定。

    “跟上!前车跟后车,大家跟老林他们冲出去!”老徐拿着手台不断提醒。

    眼下这是唯一突围方法,老徐知道现在能够突破尸群围堵的只有老林,罗宝春所在的集卡。剩下,不论哪辆车都不具备突围能力。

    所以所有车子必须保持紧跟模式,一旦途中有车辆落队,那就完了。

    现在老徐只祈祷强突过程,车辆都能承受丧尸袭扰,以及恶劣道路状况。

    车体照旧上下颠簸,罗宝春凭借集卡强横冲劲就跟一头猛兽狠狠在尸群包围圈撕开了条口子。

    在其身后,不计其数丧尸尸体填满道路,泥泞乡路早已被血水烂肉染满。

    原本荒凉的村子,从未向今天这样热闹,喧嚣。

    眼瞅着就要驶出乡路,老林赶紧是手打方向的连声促道:“拐了!拐了!右拐!”

    这不怪罗宝春注意力不集中,只能说他过于集中了,以致思想全都放在丧尸身上,而忽略了路面状况。

    再加上丧尸数量实在太多,铺天盖地好似蝗虫般将整个路面全部占满,叫人很难判断道路状况。

    好在老林及时提醒,否则在晚一步集卡就得冲进荒草丛了。

    双手跟拉大磨样快速转动,在罗宝春的迅捷方向带动下,厚重的集卡开始拐弯。

    它这一动立马又是引起场腥风血雨。

    伴着众尸的“惨叫”,集卡庞大车身就跟巨人扇巴掌样横扫而下,所过之处尸横遍野,丧尸根本无可阻挡,除了到底被碾,没有其它出路。

    待得转弯完毕,罗宝春再次轰下油门,刚刚完成一番虐杀的集卡立马发出“嗜血”咆哮。

    这一次,人类和丧尸的交手,人类无疑是完胜的。

    要不怎么说科技是第一生产力呢?丧尸固然可怕,但在人类强大机械生产力勉强根本不堪一击。

    只是现在显然不是嘚瑟这些时候,因为就场上局势,丧尸依然占据绝对主动。且随时可能扭转战局。

    “跟上,跟上!”

    小货顺利转弯,紧接江淮,然后就到了公交车。

    公交无疑是携载幸存者队员最多的车子,他若翻覆,不仅后面老徐会因车堵失去突围机会,公交满车人员也都将成为群尸的美餐。

    不过好在车上驾驶是王忠瑜,虽说在这样环境调转车头相当危险且困难。

    但经验丰富,胆大心细王忠瑜还是很好完成了组织交托的任务,在一番颠簸后,车体顺利转向成功,并稳稳跟上了前面的江淮。

    见得公交车顺利跟进,老徐重吐一口长气,当即拍拍后座,示意胡晓东追上。

    5辆车,全部完成了拐弯,接下来众车只需沿着乡路全速朝远处小山丘冲锋即刻。

    打头的罗宝春现在心境平和了许多,经过适才的突围,他已经确认了集卡的性能。

    这玩意皮糙肉厚,动力强劲,冲撞丧尸就跟玩儿一样。

    只要车体本身不掉链子,基本没丧尸能够阻挡它的步伐。

    集卡也相当给力,都说车子也通人情。

    平日根据老徐指示,罗宝春,王忠瑜每天有空就会对车子进行清洗,维护。

    但凡有车外出,回来后他们也都会给车子做全方位体检。

    如果说枪是战士的朋友,那车子绝对就是罗,往二人的兄弟。

    此时的兄弟,在这生存存亡之际表现了足够的可靠,这也算是它们对往日王忠瑜,罗宝春细心照料的一种回报吧。

    不过车子虽然很猛,丧尸也不是孬种。

    这帮无脑畜生可不懂的什么叫畏惧,身旁不断有兄弟被车体撞到在地,碾压成肉泥。

    这搁正常人早就吓尿放弃进攻,可于他们而言那都不叫个事儿。

    鲜血只会更加自己他们的**,冲锋才是他们的信仰。

    在众尸脑中仅存在一个想法:冲进铁皮疙瘩,撕碎他们。

    利爪不断抓挠着车身,丧尸锋利的爪子在与车体接触过程持续不断发出刺耳声响。

    单是这些声响就足以让人崩溃,短短几分钟时间,5辆车子整个车身早已抓痕嶙峋。

    更糟糕的是,后续跟进的“攀爬者”,“跳跃者”也开始朝车队发起攻击。

    它们利用各自身体优势或冲,或撞,爬高越低对车辆进行袭扰。

    虽然屡次失败,甚至惨死在车辆无情轮毂之下,但丝毫不能阻止它们进攻**。

    而在他们不屑努力下,人数最多的公交有些窗户已经出现了裂痕,其上加固的铁管也陆续弯曲,若继续任由丧尸这般肆无忌惮自杀式攻击,那被它们突破只是时间早晚问题。(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