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八十七章 铁道线上(十)-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一千二百八十七章 铁道线上(十)

    入夜,冻人的北风肆虐的席卷着大地。

    旷课的铁道线上孤寂阴森,6个人影围聚在一起。

    刚刚进食完毕的幸存者外出小队成员,你一言我一语的闲聊着。

    他们并不知道,此时此刻远在营地的同人正在为他们的行动忧心忧虑。

    经过一段时间修整恢复,包括王强在内,所有外出队员气色都好了很多。

    他们现在倒是显得颇为清闲,这也难怪,已经完成任务的他们的确有资格放纵一下。

    饶是今日行程充满渐显,他们也数次差点放弃。

    但最终结果比之预想要好上太多太多。

    老徐也是没想到事情会这么顺利,居然仅用一日就完成了所有背包的装载。

    靠着这批物资,省着点用,驻地凑活一个礼拜应该不成问题。

    另外,现在已经清楚了车皮位置及状况,那么待家里物资告罄前,大可再带人过去搜集。

    因为老徐在华表等人车内搜索空档,有对远处铁路线进行观察。

    透过他的了解,距离绿皮铁车外至多500米还有辆动车身影。

    所以客观来说,一切顺利的话,吃饭问题算是解决了。

    这让老徐心情相当舒畅,为了这物资事情,过去一段时间他可是没少操心。

    “好了!大家都早点休息吧,抓紧补充体力,明天我们赶回营地。华表你跟我守夜。”

    “是!”

    对于老徐的安排众人没有意义,大家都清楚自己身体状况。

    为了明天不拖队伍后退,现在他们却是需要一夜修整来为翌日行动储存能量。

    而老徐,华表在这方面无疑要比他们强。

    所以,在这个问题上,没必要逞能。

    众人各自寻了个空地,以天为被,以地为席,枕着背包合衣睡了。

    不过说实话,想在这寒冬的荒野睡觉,那绝对是种折磨。

    可凡事都有例外,当你跋涉5个小时,并持续不断进行高强度战斗,相信你不论多难熬的环境都能谁去。

    精神力极度消耗的搜资小队队员不多时便陆续传出了鼾声。

    对此,老徐非常满意。

    他确定,只要这么睡上一夜,明天众人体力应该就不成问题了。

    风呼呼的刮着,一张废弃的报纸扬飞到天空,一路漂浮,最后缓缓落在地上。

    刚一落地,一只满是泥泞的球鞋从上踏过,接着第二只,第三只……

    老徐坐在地上,华表时不时拿起手里望远镜朝远处观望。

    他俩死这般交替已经1个多小时了,这搁着普通常人,恐怕早就无聊的想要抱怨。

    可对老徐,华表来说,这就和家常便饭一样正常。

    在他们而言,守夜就是守命,战场之上,尤其是夜晚降临,守夜的重要性不言而喻。

    “华子,休息一下,喝点水吧,我来!”华表已经在寒风中坚持半个多小时了,老徐提着**矿泉水行到对方身边,拍肩示意道。

    华表接过矿泉水拧开**盖小抿了一口。

    这些都是弟兄们拿命换来的,所以只要身体允许,华表基本都是走个过场。

    身为军人,他骨子里已经渗透了保家卫国的信念。

    所以愈是到了特殊时期,他想到的愈是普通人。

    老徐没有多劝,他的兵他了解,对方不喝,说明身体承受的住。

    接过望远镜后,他只是强调华表去那边休息。

    在目送华表离开落座后,老徐这才拿起望远镜朝远处观望。

    丧尸早上没有踪迹,可老徐知道这并不代表己方就彻底甩脱了畜生。

    正所谓小心驶得万年船,提高警惕总是没错的。

    夜黑的深沉,镜头内黑漆一片,说实话在没有热成像帮助下,指着望远镜探望还是相当费力的。

    好在老徐,华表夜里作战经验丰富,加上他们已经在黑夜待了几个小时,已经基本适应了这一环境。

    眼下探查起来尽管不怎么利索,但好在还能辨识。

    就这两两交替,外出小队顺利度过了上半夜。

    队员们皆以进入深度睡眠,隆隆鼾声在空旷铁道线回荡。

    不得已,老徐只能时不时怕打提醒队员注意。

    尤其魏大壮,农家汉子特有的重低音在此时此地显得格外扎耳。

    老徐可不希望,因为这些声音吧周遭丧尸招来。

    好在队员们身体疲累,拍打两下,倒是不会影响他们继续入睡。

    时间分分秒秒的过,当时间划过午夜2点半的时候,华表再次和老徐交班。

    这时的夜色已经彻底落下,整个路面就跟笼上了一层黑布。

    在没有任何灯光照耀下,能见度不足5米。

    这还是在老徐,华表适应后的视力状况。

    举起望远镜,华表如之前一样调整焦距,适应视野。

    镜头里除了黑什么都看不见,对此,华表也很郁闷。

    要知道过往执行任务,特别是夜间行动,他们装备齐全,根本不存在眼下这种看不清前方状况的尴尬局面。

    但此一时,彼一时,现实如此,有什么办法了。

    他观望了一阵,没有发现异常,准确来说,是视野限制看不出所以然。

    然,就在华表准备放下望远镜稍适休息瞬间,镜头突然闪过一抹亮光。

    虽然一闪即逝,但还是没能逃过华表的眼睛。

    他警觉的握紧望远镜,其动作老徐同样看在眼里,当下蹙起眉毛:“怎么了?华子?”

    华表没有答话,兀自举着望远镜在黑幕里仔细寻找着。

    他确信自己没有眼花,适才绝对有光点在前方闪过。

    而且从闪亮高度,绝对不会是飞虫之类。

    况且这寒冬季节,虫子要么冻死,要么休眠,没可能出来活动。

    鉴于此点,华表神经登时紧绷。

    直觉告诉他,对方和可能是……他最不想遇见的存在。

    黑!一望无际的黑!

    华表紧紧盯着手中镜头,食指不断拨动调焦旋钮。

    蓦的,那道亮光再次出现,它照旧是一闪而过。

    早有准备的华表,赶紧迎上位置,然后调整镜头。

    数秒后,他脸色陡然大变,镜头后的一双瞳孔也随着目光看到的情况迅速扩张。

    紧接,华表放下手里望远镜,猛的回过身望向后侧徐仁杰。(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