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九十四章-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一千二百九十四章

    一连三天,天空都不作美,皆是阴雨天气。

    虽然这个气象行动也不是不可,但考虑到一旦出动就没回头路,团队铁三角还是决定等待晴好天气。

    毕竟,行动不在于一时,既然几个礼拜都等了,没必要为了赶那一两天将队伍陷入危机。

    反正目前营地存粮充裕,另外靠着这两天简单降雨,幸存者们也是收集了不少宝贵水资源。

    所以从某个方面说,现在他们也算兵强马壮,粮草充足。

    眼下万事俱备就看老天了。

    或许也是看出了幸存者团队的焦促,老天爷终于在阴沉“面颊”五天后,露出了温醇笑脸。

    难得的太阳羞答答自地平线升起,无需老徐通知,见得那缕阳光落进山林的时候,所有队员自发集中到营地跟前。

    大家清楚行动时间到了。

    果然,老徐,老赵,老林团队铁三角早已恭候多时。

    见队员们都来的差不多了,当下直奔主题:“大家聚在这里要干什么我想应该都清楚了,今天天气不错,我们即刻出发行动。行动前,我强调几点。”

    “第一,行动中,严格按照队伍分配来。”

    “第二,一切听指挥,不要擅自行动,记住你个人的任何小纰漏,都会叫整个队伍陷入危险。”

    “第三,这次突袭行动非常复杂,不论是前期下山,还是中期搞车,到最后交战,我希望大家能谨小慎微,切勿莽撞。”

    “记住,我们此行是去为沈炼报仇,不是白送性命,我要你们活着去,活着回!明白吗?”

    “明白!”众人齐齐开口。

    “很好!那都去准备一下吧,老林麻烦给大家把武器分发下。”

    考虑到弹药有限,所以好钢要用在刃上,子弹自然主要分发给了突击组成员。

    像,尖刀连几人不仅满弹,还额外配有弹夹。

    而,似德里克等有射击经验的,也都分发了部分弹药。

    最惨的当属叶昊一众,他们给的只有寥寥几发,大多给的是砍刀之类冷兵器。

    对此,他们也没话好说,毕竟,他们担负是警戒和应急任务。

    如果他们执意要多拿子弹,那没问题,老徐刚好趁机将他们提到一线,去跟丧尸作战。

    20分钟后,重装完毕的行动小队成员按照之前分配各队站好。

    老徐简单说了下待会下山具体队列,然后便是给队员们自行道别时间。

    这么久了,老徐也知道,队员们私下都有不错同伴。

    尤其是几个年轻人,团队相处,懵懂爱意已经滋长。

    此行,前路凶险未知,会发生什么谁也不知。

    所以,给队员点时间彼此交待鼓励还是非常必要的。

    “权子,路上当心点。”

    “恩,你也是,在上山气温低,千万别冻着了。”

    已经不是第一次经历分别,尉泱,唐小权显得倒是没那么热烈。

    但简单言语间透的关切已经足够说明一切。

    饶是彼此没有任何实质告白,可今年除夕被温泉鑫搅和搞出的大冒险叫这二位年轻人的心无形更进了一步。

    有的爱无需太多甜言蜜语,有的爱仅需彼此相依。

    或许唐小权,尉泱相处平淡,可那份情绝对撼天动地。

    而作为已经明确关系的德米,德里克则要直接的多,二人仅仅相拥一起。

    加上都有混血,又经常国外生活,所以感情开放程度比之华夏男女要豪放一些。

    他们不会收敛自己的情感,爱就是爱,恨就是恨。

    没有过多言语,德米用力亲吻德里克。

    正应了那句老话:一切尽在不言中。

    较为尴尬的当属王强,赵丽娜了。

    这二人算是典型的女追男。

    按照常理,女追男,隔层纱,本该很容易捅破,水到渠成。

    怎奈,赵丽娜出现的太晚,王强先是遇到了杨雪。

    他此刻的心已是被杨雪伤透,说白了,对所谓爱情已然看淡。

    他已经没有勇气再去接受一份新的恋情。

    他怕,他怕倒头来又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可赵丽娜可能是秉承了老赵的性格,执着,不畏,但凡认准的事儿绝不退缩。

    尽管她是女孩儿,尽管屡次热脸贴了冷屁股。

    但赵丽娜脑中永远没忘那日学校王强一刀斩死丧尸,将自己救出的场面。

    那一刻,她的心就被面前这个并不算帅气的男人吸引了。

    她从那一刻起便是在心下认定这个男人就是她要找的mr,right。

    “强子,采访一下,马上就要出发行动了,你现在心情怎么样?紧张嘛?”古灵精怪凑到王强跟前,赵丽娜手攒拳头,探到王强身前,出声问道。

    王强有些局促的摇摇脑袋:“没什么好紧张的。”

    说完,就愈离开,可赵丽娜似是早有预料,先行一步挡在其身前:“那……营地有谁是你最担心的嘛?”

    “所有人我都担心。”王强随口给了万金油答复。

    “这个是自然,我是问有没有最担心的?”

    王强蹙眉望向赵丽娜,赵丽娜则是不避不让眨巴着眼睛满心期待。

    最后,被逼无奈的王强,轻叹口气,随即着掌一拍,煤球欢腾的扑了上来。

    王强摸着煤球脑袋,垂首指了指:“就它了,它是我最担心的。”

    好像读懂了主人心思,煤球兴奋的上窜下跳,一根尾巴欢愉的左右摇动。

    可就在煤球乐不可支,开心蹦踏的时候,赵丽娜却是差点没被王强回复击到在地啊。

    刚愈“发作”,就听老徐那边挥手下达集合命令。

    王强最后摸摸煤球脑袋:“我得走了,接下来时间,麻烦帮我照顾煤球,谢谢。”

    说完,王强便是头也不回转身离去。

    望着对方径直走开的背影,赵丽娜郁闷的抬脚剁地。

    王强你就是根木头!笨蛋!傻瓜!

    煤球不解的拿头蹭了蹭赵丽娜,后者垂目看了看满脸关切煤球,轻叹口气:“唉,你家那个木头什么时候能像你这样懂人心意就好了。”

    重新汇集的队员整齐列队,老徐目光一一扫过,随即喝令说道:“出发!咱们下山!”(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