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二十二章 监狱大战(十二)-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一千三百二十二章 监狱大战(十二)

    “唉,不用那么麻烦!”抬掌拍在门板,二麻紧跟上前一步,身子稳稳倚在门板上面。

    见得此状,华表稍稍松了口气,手里几乎就要捅出的短刃,也是被他朝内收了回来。

    真是千钧一发啊,二麻估计不知道,如果不是他当机立断,处置合理,适才怕是早就被华表从后一刀给捅报销了。

    “你搞毛啊!”对于二麻突然搞出的动静,老黄显然非常不爽。

    彪子也是从旁附和骂咧:“******,我刚早就说了,别理y的,现在好了吧,他******就一神经病。”

    “草!彪子你少说两句会死啊!老子就换一枪,搞那么复杂干毛啊!待会上面下来查岗,万一发现我在你们这儿,我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哟哟哟,他妈几个意思啊?在我们这儿怎么了?搞的跟不在我们这儿,你就好好看门似的。”

    “行了行了,别跟这小子废话,那啥……你枪咋的了,好好的,出啥毛病了?”老王叫停彪子的争执,指了指二麻手里的ak。

    二麻倒也淡定,随手将枪一扬:“我哪儿知道,总之打不着火。”

    随便找了个理由,老王闻言撇撇嘴巴:“打不着火?你刚发现?”

    “不是,下午发现的。”二麻还算机灵,他知道这个节骨眼要说刚发现,那才见了鬼了。

    谁没鸟事,大半夜打枪玩。

    不过,饶是如此老王还是狐疑反问:“下午发现毛病,你他娘到半夜跑来换枪?”

    “这货脑子本来就有屎,他这样非常正常。”彪子从旁打趣。

    二麻白了彪子一眼,眼珠翻转道:“我这不是下午睡觉嘛,刚换班跟老马他们聊天才想起了,完了就赶紧过来换了。”

    撒气谎来没有丝毫异常反应,二麻的表现堪称完美。

    老王下意识拉了下枪栓:“弹夹呢?”

    “搁老马那儿了。”二麻应的迅速,接着催促:“行了老哥,咱别墨迹了,赶紧给我换条新枪,我好回去站岗。”

    “哎哟喂,瞧把你能的,还站岗,我看巴成是老马那边三缺一,等你回去吧。”

    彪子的话叫的二麻一愣,显然他是没想到这茬,不过对方既然给了这么好托辞,不顺势利用,岂不是白痴。

    他讪笑着挠挠脑袋,一副“你懂的”表情嗔笑道:“都知道了,还不快点。老马脾气你们是知道的,他发起毛来,到时你们自己兜着啊。”

    “靠!”冲二麻比了个中指,彪子夺过老黄手里ak,撇着嘴巴道:“说,要ak,还是95?”

    “ak,ak火力猛!够劲!附和哥男儿本色!”二麻越说越得劲。

    可他就没想过,自个儿旁边还站着华表,魏大壮,唐小权三人。

    听了他这席不要脸话,魏大壮险些没把隔夜饭吐出。

    就这还他妈好意思提“男儿本色”?世上男儿死光了也轮不到他啊。

    “得了,在这等着吧!”彪子反身就走。

    这时,二麻突然探手搭在老黄肩头,然后用力一摞,将对方摞到自己身前。

    老黄本能就要摊开,不曾想二麻笑嘻嘻道:“老黄,有个事儿我咨询你下。”

    说话同时,二麻把老黄转到屋内方向,完了左手探出门外,快速打了个进攻手势。

    华表见状,没有丝毫犹豫,一个健步便是冲了进去!

    由于身子背对入口,老黄虽然感到身后有劲风袭来,可碍于二麻勒住脖颈他不得动弹,所以当华表从后摸到他脖前,划破他喉咙整个过程,他都未能做出半点反抗。

    一击得手,华表丝毫没有停留,以最快速度朝前方彪子扑了过去。

    此时的彪子正晃荡身子,拖着趿拉板悠哉哉的朝屋内走去。

    他并未意识到死神的镰刀已在悄无声息朝他逼近。

    突然,空气中传来一阵异响,那是老黄身子栽地的动静。

    尽管后续感到魏大壮已在第一时间扶住老黄,可还是不可避免弄出了声响。

    “又他妈搞毛的幺蛾子啊!?”受身体本能驱使,彪子下意识转过身,眼眸刚刚朝后看去,接着就觉胸口又刺痛传来。

    接着嘴巴就被人用力堵住,彪子想要喝吼,可华表不断刺入的匕首,一点点带走他的生命。

    短短十几秒功夫,华表至少出刀二十多次,且刀刀捅在彪子致命之处。

    等到华表停下动作,在看彪子依然是两眼翻天没了气息。

    缓缓将没气的彪子放倒在地,华表挥手甩去刀刃及指骨间血水。

    罢了,冲后方二麻摆了摆手。

    二麻显然是被华表杀人不眨眼的刀法给吓到了,他估计还是头一回见到这么残暴的男人。

    饶是他刚才为对方营造了杀人机会,可在那么短时间,连续击杀两名看守,那速度,那手段,简直……

    “喂!看毛呢!叫你过去没看见啊!”魏大壮瞪着眼睛拍在二麻身上。

    他那蒲扇大巴掌险些是叫发愣状态二麻趔趄个狗刨屎,回过神后,二麻赶紧是麻溜跑了过去。

    现在他是真怕对面煞神发飙,也给他来个“万刀穿心。”

    “大,大哥,有什么吩咐?”畏畏缩缩,二麻问道。

    华表手指地上尸体:“武器库要是你应该知道是哪把吧?”

    “知,知道。”

    “找出来!过去把门打开!”

    “是,是!”

    咽了口吐沫,二麻大着胆子蹲下身子。

    说实话,在一个死尸身上翻钥匙并不算什么。

    可问题,这死尸刚死,而且还血手模糊。

    感受着那正不断喷冒的温凉血水,二麻浑身都在不自主颤抖。

    瞟了眼二麻窝囊模样,华表眉头微蹙。

    他可没功夫搁这儿陪二麻练胆,当下厉声喝道:“你干什么呢!!赶快把钥匙找出来!你别跟我耍花样啊!”

    一听“耍花样”三字,二麻登时苦涩。

    心道是:老子都做到这份上了,还能耍毛的花样。

    不过心下这么想,二麻脸上可是不敢表露丝毫不满。

    他赶紧按照华表指示加快手上速度,一番摸索,终于是在彪子裤兜摸出了串钥匙。

    借着灯光挨个翻看,二麻兴奋的举着跟钥匙道:“找到了,找到了,武器库钥匙就是这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