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三十一章 监狱大战(二十一)-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一千三百三十一章 监狱大战(二十一)

    “雷子,你带他俩去监狱搜搜,看有没有其它活人!”

    尽管不认为匪众敢在这个节骨眼,撒欢,但老徐还是确保安全叫雷瞳走一遭。

    “是,连长!”

    “你,你,跟我走!”招呼叶昊二人组,雷瞳从后门离开。

    “华子,你去把武器室里家伙大包,待会我们带走!”

    废了这么大劲,岂有放任这么多家伙事儿就走的道理?

    再说了,就算再怎么急,也不着急于这几分钟。

    “交给我吧,连长!”领命的华表紧接离去。

    目送两名部下离开,老徐慕的想起什么,重新将目光落在众匪身上。

    被老徐这么一望,几人均是有些不太自在。

    “我问你们,你们这的粮食储备在哪儿?”

    毫无疑问,这么一座监狱,里面30来号匪众,想要供给这么多人生活,没有十足吃喝肯定是不行的。

    尤其是这些墙头草乌合之众,不给他们好的生活,你指望他们给你卖命,那就是笑话。

    所以,眼下好不容易攻下这座监狱,若是不把吃喝物资找出,不是笑话是啥?

    “所有物资都在行政房,大哥如果需要,我可以带你们去找。”

    匪众着急想要表现,不过老徐可不打算这么做。

    “站住!我叫你动了吗?”喝止匪众动作后,老徐拿起手台:“喂,华子,你注意在行政房找下,他们吃喝物资都存放在行政房内。完毕!”

    “收到!连长!完毕!”

    以最快速度赶到行政房,到地后,华表着手敲敲房门。

    “谁?”

    “我!华表!”

    “哦,华子啊。”打开门,魏大壮壮硕身子显现而出:“赶紧进来。”

    让过华表,魏大壮重新将大门关闭。

    单从这个举动,足可看出汉子的谨慎。

    “华子,监狱那边情况怎么样了?”魏大壮焦促问道。

    “都解决了,现在老徐在那边盯着呢。”华表如实回道。

    闻言,魏大壮长吐口气:“干的漂亮!”

    “恩,咱们抓紧时间把武器室里装备归持归持,待会撤退时东西带走!”

    “没错,没错!刚俺就在和权子商量,说这些装备可不能留这地方生锈。”一听华表提及装备带走,魏大壮立马来了兴趣。

    “呵呵,不止这些,刚老徐来电说,叫咱们顺道在行政室里找找,说是混蛋们的食品物资补给也在这儿。”

    “对啊!那帮兔崽子一个个都养的肥肥胖胖的,想来平日里伙食肯定不错!不用说,他们的物资补给肯定少不了。那啥……咱还等什么,赶紧进屋收拾东西吧。”说着话,魏大壮便是站起身子。

    华表苦笑着摇摇头,随即将手里背包交到唐小权手里:“权子,你跟大壮哥去收拾武器弹药,我去房里找找物资存放地。”

    “ok!”分兵两路。

    魏大壮,唐小权径直前往武器库整备弹药。

    华表则提着枪挨个搜查每个房间,以寻找吃喝物资。

    老徐见该吩咐的都吩咐掉了,这才拿起手台给车队方面去电:“小王,我是老徐,收到请回话!”

    自分离已经过去整整十五个小时,正窝在车里打盹的王忠瑜忽觉手台滋滋冒响,赶紧取过,待听闻老徐呼叫后,不敢怠慢,忙不迭回道:“老徐,我是王忠瑜,你们那边怎么样了?”

    为了不给前方队友带去不必要麻烦,车队一众兄弟全都保持静默,没敢单方面联系。

    可十五个小时的失联,让他们始终是前线弟兄提心吊胆。

    时下终于收到老徐来电,王忠瑜的心情可想而知。

    老徐自然明白自家兄弟心思,不过眼下不是啰嗦这些时候,他言简意赅道了句:“监狱方面已经搞定,你们现在把车开来,路上务必注意安全。完毕!”

    闻听完老徐这番简单话语,王忠瑜悬着的心登时落下,当即回复:“明白!马上过来!完毕!”

    收线!王忠瑜迫不及待从车上跳下。

    眼下他也顾不得其它,满脑子只想把这一好消息赶紧告诉余下队友。

    “啪啪啪”迫不及待来到后车,王忠瑜着力拍拍车门。

    正在车上警戒的王强早就看到走过的王忠瑜,当下摇下车窗,蹙眉问道:“忠瑜,怎么了,出什么事儿了吗?”

    王忠瑜应时浮起抹凝重色彩,紧接重叹一口气:“唉~”

    见此动静,王强本就悬着的心更是铺上层寒霜:“说,到底怎么了!?”

    瞅得王强如临大敌模样,王忠瑜终于忍不住“噗嗤”笑道:“呵呵,别,别紧张,强子。屁事没有,要说有也是好事。”

    没心情和王忠瑜耍宝,王强端正身子,一本正经道:“忠瑜,现在非常时期,别开玩笑。你老实说,你想说什么。”

    “唉~强子啊,我说你真没以前有意思了。好了好了,不开玩笑了,刚老徐那边给我来电。”

    “什么!?老徐给你来电了?”陡然爆出一嗓,委实把王忠瑜吓了一跳:“老徐和你说什么了没有?你有问他监狱方面怎么样了吗?”

    “瞧你这话说的,我有那么傻嘛?当然有问啦。”撇撇嘴巴,王忠瑜不乐意道。

    “说吧,监狱怎样了?”

    “恩,老徐说已经控制住局面了,叫咱们现在过去。”这回王忠瑜应道到很干脆。

    王强听罢,二话不说手扶方向盘:“那还说什么,赶紧动身走吧。”

    王忠瑜苦涩:“唉,别急啊,宝春那边还没跟他说呢,要走咱也一起走呀。”

    “那你还愣着干嘛,快去!”摆手做催促状,就这么王忠瑜被赶走了。

    不出意外,当罗宝春,叶昊听闻监狱喜讯后,皆是表示了亢奋。

    车队出发,三车呼啸着朝监狱驶去。

    老徐看看时间也差不多了,招呼被押的6名匪众全都进到一间狱房。

    “大哥!你这是要干什么,不会把我们关这儿吧?”

    “别介啊,大哥,咱之前不是说好的嘛,我们把人给你绑了交了,你就放我们活路。”

    “是啊,大哥,你们说话可得算数,你们这样关着咱,和叫咱死没区别啊。”

    听着匪众你一言我一语的“抱怨”,老徐双眸一蹙。(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