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四十二章 丧尸肃清(六)-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一千三百四十二章 丧尸肃清(六)

    对方身份,未知。

    对方是否会上山,也是未知。

    不过不管对方是谁,是否会上山,做为团队首领的赵云海,林俊夫都必须按照最坏打算进行。

    而这恰恰是老赵最头疼的。

    为什么这么说呢?

    很简单,假如说对方敌不过丧尸,被迫朝山上转移,幸存者团队应该怎么做?

    你说是放对方上山,还是不放?

    你放,就意味着丧尸会被引上山,那么最终结果逃避队伍与幸存者团队都得放弃现有山头。

    因为单凭幸存者手头家伙,根本无力阻挡山下丧尸大军。

    不放,那就势必要和逃避队伍展开厮杀,这样结果两败俱伤不说,逃避队伍很可能就此全军覆没,惨死在丧尸手下。

    事实这个问题,如果单从理智而言,压根没什么难得,正所谓与其自己死,不如别人死,自然第二种选择不放对放上山最为合适。

    毕竟山上,幸存者团队是先来的。

    而且经过一个多月的艰苦发展建设,山上总算是初具规模,成了可供生活的地界。

    现在山下逃难队伍过来,所有一切都将付诸东流。

    鉴于此,狙击对方,阻止他们山上无疑是最正确选择。

    可有些事情,真当你自己面对的时候,恐怕就没那么容易了。

    说到底,那些都是活生生的人类,他们有手有脚和你我一样。

    或许大家都觉着狙击对方,自己才能活下去。

    但杀人真是那么容易的事情吗?

    别人怎样想法不清楚,至少对于还没有迷失本心的赵云海,他实在无法把手里枪械对准无冤无仇的普通幸存者。

    饶是这件事事关自己及团队生存大计。

    更何况,如果开战,那也未必就能打退对方的撤离。

    到时闹不好,双方互损不说,还叫尾随丧尸做收渔翁之利,捡了便宜。

    不过这些烦恼,老赵适才并没有脱口。

    一则,他不想给老林徒增烦恼。

    后者现在担负着整个驻地安危,做为军事主官,老赵非常清楚林俊夫此刻的压力。

    再者说,这件事眼下就算说了跟老林说了也无济于事。

    二则,目前山下情况尚不明了,老赵还是希望在彻底搞清局面后,再行与老林商议对策。

    只是不论事态怎么发展,该准备的还得准备。

    老林要做的是驻地防御战示意安排。

    而老徐则得为随时可能到来的大撤退筹措好物资。

    山上气氛陡然紧张了起来,虽然这里看似风平浪静,没有丧尸袭扰。

    但实际,丝毫不比山下的人尸大战轻松。

    段成伍找到温泉鑫没有多少废话,直截了当说明来意。

    温泉鑫这些日子早就在山上憋的发慌,时下听段成伍说要到山下去探查情况,那激动的当下是连连点头。

    罢了,提着枪便是跟着段成伍朝山下移动。

    这算是温泉鑫如山一来头一回随队下山。

    也是这个机会,让他领教了真正军人的牛叉丛林奔袭能力。

    反正,他是没法跟段成伍比较。

    如果不是对方有意照顾他的速度,温泉鑫怕是早就被丢在了山林之间。

    一路之上,段,温二人并没有遭遇丧尸围攻。

    这无疑是给二人行动提供了便利,几乎没花多大会功夫,段成伍便是率先来到了山腰中段。

    由于老赵临行前叮嘱过莫要下山,所以素来以服从命令为天职的段成伍便是打消了继续向下念头。

    对此,温泉鑫自是不能理解,小声征询:“成伍,咋停下了?咱不下山吗?”

    “不!”抬手摆了摆,段成伍沉声解释:“外面情况不明,贸然下去风险太大,咱们不能叫驻地落难。”

    点了点头,段成伍把驻地安全扯出,温泉鑫还能说什么?只能附和一句:“那接下来……咱们做什么?”

    四下瞅瞅周遭高耸如天的枯树,温泉鑫丈二摸不着头脑。

    因为就目前己方所处位置,别说探查外面情况,饶是前方路途都因视野受限,不得看清。

    不够这些对于段成伍来说根本就不是个事儿。

    在山上这一个多月时间,他可是随老徐等人有事没事“四处溜达”。

    毫不客气讲,整个山上环境,段成伍等人早就了然于胸。

    “跟我走!”照旧言简意赅,段成伍大手一摆,便是继续头前带路。

    只是这次他没有深入山下,而是保持横向移动,开始在山林间穿梭。

    就在温泉鑫被绕的糊涂想要发问之际,段成伍陡然停下了脚步。

    “咋,咋啦?”终于得空开口,温泉鑫赶紧是把憋了半晌的问话道了出来。

    段成伍没有答话,仅是抬手指向前方。

    温泉鑫莫名顺势看去,登时眼眸微张,立时是明白了段成伍的用意。

    原来移动到的新位置,立在半山腰处刚好可以清楚见到外面情况。

    段成伍第一时间取过身上望远镜,快速举镜朝响声发起处望去。

    这一看,登时也是愕然呆立当场。

    “怎么了?成伍?”回过神的温泉鑫落目段成伍身上,发现后者面色相当夸张。

    段成伍似是不太确定微调了调手里望远镜焦距。

    接下来,没过几秒功夫,他马上抽过腰际手台,在温泉鑫紧蹙目光注视下,按动通话按钮,快速呼叫道:“老林,老林,我是段成伍,收到请回话!收到请回话!”

    正忙着在各哨位奔波,手台突然传出呼叫,林俊夫先是一愣,随即也是不敢耽搁拾起话筒回复道:“我是林俊夫,小段,什么情况?”

    无疑,从段成伍焦促的呼喝不难听出,事态的发展似乎比预想的还要糟糕,这不禁是叫林俊夫本就紧绷的心弦更加紧张。

    段成伍喘了口气,接着如实回道:“山下是老徐他们在和丧尸战斗。”

    “什么!?小段你说什么!?”话透过手台清清楚楚落在林俊夫耳中,虽然有些杂音,但每个字绝对清晰。

    可就是这样,林俊夫依然觉着自己耳朵是不是出现了幻听。

    是啊!段成伍的回答实在太过诡异。

    你说老徐他们出现山下,林俊夫可以理解。

    但与丧尸正面冲突,并搞出那么大动静,这就委实是有些……难以叫人接受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