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九章 赵云海的请求(上)-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一百二十九章 赵云海的请求(上)

    “赵云海!这说道谢……也该是我谢谢你们才对啊,要不是你们出手帮忙,我恐怕……唉~”似乎是想到了什么不堪的往事,男人不由轻轻哀叹了一声。

    “啊~呵呵,赵叔您这么说就严重拉,不管怎么样,刚才若不是您及时赶回来,我们几个现在啊,估计已经在那头买票等着上船咯,呵呵,呵呵。”声音略显凄惨,但唐小权这席话却是真真切切反应了他们的当时危机情况。

    只不过他的这席肺腑感叹之词,落在赵云海的耳里却是有着那么一丝别样的味道。

    “这个~真的是有点对不住列位,刚才丧尸围堵的数量实在太多,我必须得挪动车子,不然被它们包圆了,待会想动都动不了。另外我看你们也被困在尸群里面,一时半会也冲不出来,所以就寻思着把车先开出去,然后掉个头再回来相救,只是没想到这一走差点害你们罔送了性命!真是……唉,抱歉啊!”

    又是一声轻叹,赵云海似乎是在担心对方因为误会而对他产生先入为主不好的观念,所以字里行间的解释皆是透着谨慎。

    对此,唐小权仅是淡然一笑。

    他能理解男人的心情,换做是他,在当时那种分秒决定生死的情况下,也断然会选择离开。

    毕竟,与其陪着一帮不相干的人送死,趁早离开才是正确的选择。

    而至于说男人离开后折返的原因嘛,唐小权自然不会天真的相信对方口中适才的解释。

    只不过,就目前而言,事情的原委已经不再重要,重要的是男人最后回来了,并且他冒死营救了己方所有人。

    单凭这点,他便已经具备了加入团队的资格。

    “呃,那啥~我插一句啊!”微微挺起身子,温泉鑫甩了甩略显酸涩的胳膊,继而轻声道:“我们下一步去哪儿啊?”

    此言一出,众人皆是互望了一眼,很显然他们之前只顾着研讨行动计划本身,却压根没有想到去讨论逃生之后的去向问题,所以……

    心有灵犀的移转目光,众人齐齐地望向了车座中排的唐小权,每个人的脸上似乎都写着“唉,小唐,问你呢,咱该去哪儿啊?”的字样。

    无语!相当的无语!唐小权被众人这般质问的眼神给弄的有些哭笑不得。

    要知道,大家都是一个脑袋,两个眼睛,凭啥你们不知道,我就得知道?我又不比你们多长些啥?

    不过抱怨归抱怨,唐小权还是快速地开动起脑筋,认真思考起团队未来的走向问题。

    这一个严肃的问题,亦是一个难解的问题,唐小权不敢妄下结论。

    毕竟太多次的惨痛经历告诉他,慎重选择一个合适的地点落脚,与末世下求生的幸存者而言,是多么重要的一件事情。

    求生法则第二十六条:位置得当,可持续发展的庇护所是每一个幸存者时刻都应放在首位考虑的问题。

    而这一点却恰恰是刚刚落入末日浩劫幸存者最容易忽略的问题,包裹唐小权他们在内。

    物资的匮乏,行尸的威胁,令得幸存者不得不将大部分的时间花在筹备食品物资上,而至于说所谓的庇护所,只要能挡风遮雨,躲避丧尸,幸存者就已是喔弥陀佛,感谢上苍了。

    然而现实的情况真是如此吗?答案显然是否定的。

    譬如,唐小权他们先前所呆的2层小楼,外有围墙护体,内有铁门防家,饶是行尸有天大的本事也绝无可能突入进去。

    可就是这样一个由钢筋混凝土浇筑而成的坚实堡垒给唐小权他们带来最终的安全了吗?

    广义上讲是的,它有!毕竟丧尸没有进入到楼内。

    但狭义上讲它又没有!因为唐小权他们最后还是选择离开了!

    那么为什么呢?就是因为环境的恶劣,以及不可持续发展造成了这一结果!

    所以,综上,唐小权不想再犯同样的错误,至少他想利用这次难得的出逃机会,为整个团队谋划一条能够找到实现上述避难所条件的方向来。

    可是就在他这厢准备进行深入思考之际,身处驾驶座的赵云海却是突然说话了:“有件事或许有些唐突,但……”

    略微迟疑了几秒,赵云海似乎有些犹豫,不过仅是片刻他便紧接着继续道:“我想各位陪我回家一趟!”

    “回家!?”几乎是下意识地脱口而出,温泉鑫刚刚落下的脊背又是弹了起来。

    众人同样是被男人的突兀之言给弄到有些出乎预料,毕竟这件事情男人之前可是并未与他们提起过,

    察觉到了对方的抵触情绪,赵云海并不意外,想反他早就意识对方会有此反应,要不适才他也不会表现的犹豫,不过饶是如此他还打算坚持,只不过策略上嘛……

    “各位不用担心,我只是想回家看看我的女儿和妻子是否安好,到了地点后,我自己上去就成,你们不用陪我一道!”

    话说到这个份上,众人自然是不再好说什么,大家皆是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就情理而言,人家好不容易逃生出来,想回去看看家人完全可以理解。这也是任何一个有情有义的汉子应该做的事情。

    可就本心而言,在刚刚经历完一场生死劫难的幸存者们,实在是不愿再经历一次同样的遭遇。

    车内顿时陷入了寂静,场面略显尴尬。

    手指下意识的摸到了额前,唐小权习惯性卷曲了两下刘海,继而眼珠一转,含笑道:“呵呵,赵叔,你这是哪儿的话呀,别忘了你可是我们的救命恩人啊,现在就是刀山火海,咱哥几个也会陪你去的,大家说对不对啊?”

    着手戳了戳窝在过道里的王强,后者本能的连“对”了三声。

    而在他的带动下,余下的众人也随声附和了起来。

    “是啊!赵书,咱现在可是一家人了,你怎么能和咱见外呢!”

    “就是!就是!一家人不说两家话!你的事就是咱的事!你说去哪咱就去哪!”

    感激,由衷的感激,赵云海就差点没感激的掉出眼泪来了,可是如果他知道这一切发起者唐小权的此刻心中的真实想法,怕是就未必能有现在这般感天动地的心境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