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六十七章-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一千三百六十七章

    全场瞬间陷入寂静,赵,林二人的话带给众人的惊愕不言而喻。

    你说有丧尸来可以理解。

    你说有幸存者来也可以理解。

    甚至你说有人架着步战车来村落都能理解。

    但空中突然冒出个直升飞机……说实话,在华夏这片土地,能见到天上飞的家伙实属不易,所以队员们感到愕然也实属正常事情。

    不过很快,回过神的众人便是开始了连珠炮的质问。

    “啥?老赵你说啥?直升飞机?你说有直升飞机来咱这儿了?”

    “不是吧!这世道还有那玩意能飞?”

    “”赵叔你不会在和咱们开玩笑吧。”

    七嘴八舌,众人你一言我一语的追问。

    弄的赵云海有些无言以对。

    “这到底怎么回事儿?”抬手压住旁人的问话,徐仁杰肃然表情说道:“那辆直升机来咱们这儿干什么?他们有降落在咱们村子?”

    老徐丝毫没有质疑老赵的话。

    一来,老徐和其它幸存者不同,做为军队中人,尤其是似尖刀连这样的特别行动部队,他对各类装备实在太过熟悉,所以不会出现普通人那样大惊小怪。

    二来,他知道赵云海性格,对方是做学问的家伙,一般来说,没可能在这种严肃问题上开玩笑。

    老徐的开脱多少是叫老赵松了口气,他捋了下思路,开口回道:“是这样,早上你们走后,老林带着李家兄弟上山砍树,你知道咱这围墙修补还需时间,所以咱合计先弄些断木给墙体破损处暂时修补下,堵个洞。”

    点了点头,对于赵云海,林俊夫这个做法,老徐自是表示赞成。

    这也原本就是他的既定打算,虽然此次出行拉回了砖石,不过想要彻底将破损城墙修补完好,肯定是要时间的。

    “我则和小尉在储藏室清点登记物资。”老赵继续着自己的解释:“之后听到有嗡鸣声传来,到窗口一看,居然是架直升机!”

    老赵简单的言语配合面上表情,很好再现了当时见到直升机抵临村落停下后,其震惊的模样。

    “是架什么直升机?军用的吗?”老徐的焦点永远都是那么准确。

    “不是连长,就是普通的民用直升机。”不待老赵答话,段成伍抢先应道。

    “恩,是的,成伍当时也在现场。”有军方出身段成伍来做这个回答,无疑是最佳选择。

    “恩,”再次点头,来者不是武装直升机多少是叫老徐稍稍松口气。

    开玩笑,要是真来的是武直系列,老徐真不知道己方目前的防御体系要如何面对。

    饶是他们从监狱方面搞了不少家伙,可说实话,靠那些武器根本不足以对付武装直升机。

    而对方若是愿意或者心存歹意,对付他们简直易如反掌。

    “那他们过来有在村子降落吗?”这个问题老徐已经不是第一次问了。

    由此也足可显示此问与徐仁杰的重要。

    “没有!”老赵应的干净零落。

    老徐闻言并未因此感到轻松,想法眉宇更加紧蹙的出声道:“他们该不会只是再咱们上面路过兜了个圈吧?”

    如果真是这样,林俊夫,赵云海适才提及此事就不会面露慎重之色。

    老徐有自己的判断,所以才会这般执着追问。

    “它没有兜圈,而是直接在咱们村外空地悬停了下来!”

    啥叫语不惊人死不休,老赵这就叫。

    从开始平静道出直升机来村子,到现在直升机在村外悬停。

    老徐简单几句话便是很好抓住了众人心里。

    华表耳朵格外机敏,做为战士,他对某些特殊词汇非常敏感。

    当即,华表出声追问:“赵叔,你刚说的是直升机在村外空地悬停?”

    “是的。”

    “它只是悬停,没有降落?”

    “恩,没有降落,就悬停在半空。”为了让自己表述更加直观,老赵说话同时,还在面前桌案抬手比了下高度,大概展示直升机当时的状态。

    “我靠!对方是猴子派来的逗逼吗?”温泉鑫没由来打趣一句:“别告诉我他们在外面悬停一下就飞走了啊。”

    摇了摇头,老赵这回面色倒是相当严肃。

    老徐一直注意着赵云海面色变化,所以老赵这般肃然表情,他立马追问:“老赵,那直升机停下后,没做什么事儿吗?”

    “不!”简单一个字,立时将所有人的心提了起来。

    大家知道,此番讨论的重点到了。

    随即就听老赵不徐不缓说道:“对方从直升机上丢下了个包裹。”

    “什么包裹?”几乎异口同声,队员中好几人随着老徐一通喝问。

    老赵还是慢条斯理达到:“应该说算是个物资包吧,具体相关大家自己看吧。”

    说完,老赵给后方尉泱递了个眼色,随即尉泱便是匆匆离开朝内室走去。

    不多大一会儿她提着个背包走了出来。

    背包朝桌上一放,老赵示意:“包裹我们已经提前拆开过了,东西都在包里面,老徐你看吧。”

    “拆包过程有没有发生什么意外?”老徐并没有着急动手,而是敏锐的就绪提问。

    对于老徐的这个问题,赵云海丝毫不觉意外。

    同时也暗自慨叹,真是什么样的干部带什么样的兵。

    想想之前段成伍处理包裹时的种种谨慎,不正和此刻老徐展现出的一模一样嘛。

    不过话又说回来,做为深入敌后的特殊部队,没有这样觉悟还真是办不成事儿。

    “拆包过程都是小段处理的,我们处理的很小心,没有什么特别意外发生。”

    听完这席话,老徐放心点点头,这才将包裹取过,来开拉链。

    应时,众人目光齐齐聚焦过来,大家都很好奇包裹内都有些什么东西。

    面包,罐头,饮料,矿泉水,方便面,压碎饼干……随着包内物件一个个被老徐拿出,众人的兴趣也渐渐减退。

    敢情就是写食品物资啊。

    这些物资搁着过往,尤其是在山上那段艰苦岁月,众幸存者队员或许还会激动。

    可现在,他们家里最不缺的就是这些玩意,所以失去兴趣也实属可以理解的事情。(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