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七十二章-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一千三百七十二章

    “试探俺们对他们的真实意图?他们傻啊!?干了b缺德事儿,把人家给端了,人杀了,还来试探俺们意图!?”估计要不是对方是自己兄弟,魏大壮早撩胳膊要打人了。

    也不怪魏大壮火大,委实是唐小权提出的观点有些“奇葩”。

    不过魏大壮不理解,团队中终归是有明白人。

    比如,老赵这个对“末日救亡复兴会”就比大多数队员客观。

    虽然他也恨对方下属队伍对己方做的事情。

    但诚如老赵说的那样,办坏事的事儿终究是监狱匪众,不是“末日救亡复兴会”。

    至少目前老赵见到情况是这样。

    所以在没有确凿证据前,他不想这么快对这样一个救世组织做出定论。

    说到底,老赵和老徐一样,对末世救亡复兴会纸上所提救世理念表示赞同。

    老赵也认为,人类现阶段要想翻身,赢得这场末世危机胜利,就必须打破彼此间的芥蒂,防备,甚至伤害。

    唯有团结才能战胜人数占有的丧尸大军。

    “小唐你的意思我听明白了。”老赵斟酌了几秒开口说道:“我来给大家解释下吧,大家还记得第一次监狱匪众过来给我们提了什么要求吗?”

    “当然记得,******不就是想强迫咱加入这狗比叨叨的什么救亡复兴会嘛。”想到这茬事,魏大壮就气不打一处来。

    为了避免魏大壮控制不住火气,老赵赶紧是接茬继续:“没错,他们过来主要目的就是想要我们加入他们组织。之后因为我们拒绝,他们就开战了。再后来我们端了对方老巢。这就是事情的所有经过。”

    “赵叔,你说的这些我们都明白,你就直说你想表达啥意思吧。”温泉鑫真是受够了面前人绕弯弯的能力。

    “很简单,这些事情发展经过,你知,我知,匪众知,可末世救亡复兴会的那就未必知道了。”

    “这又怎样,它知道也好,不知道也罢,他们都是一条船上的垃圾,知不知道都是群该挨天杀的混蛋!”魏大壮抱定了自己思想,对老赵的白活丝毫不以为意。

    老赵知道魏大壮耿直,所以权当没听见,自顾自说道:“这个上层下命令,底层办坏事,这种事情在咱们过往社会也是屡见不鲜。很多不错的政策从zhongyang下达下来,可到了地方政f往往就变了味道。”

    这是社会现实,在场队员年纪也都明白老赵意思。

    “搁到咱们眼下这件事儿上,我不敢说“末日救亡复兴会”就一定是好组织,但咱们也不能一竿子把人打死。加入说,对方也和我上面提的一样,人家组织单纯是叫监狱那帮混蛋来邀请我们加入,但鉴于匪众见了我们驻地规模后生了歹念,妄自发动进攻。这……就完全是匪众单方面问题,和“末日救亡复兴会”没关系了。”

    “恩,老赵你这么说我能理解,但即是如此,试探一说又从何说起呢?”胡晓东摸着下巴若有所思问道。

    这下好了,原本本该由唐小权解决的问题,全然是落在了老赵肩上。

    老赵并未因此感到负担,相反他觉着时下能有机会接触己方队员与末世救亡复兴会矛盾隔阂非常好。

    “这还得归咎到我上面提到的那个焦点,行歹事儿的如果是监狱匪众自己,那末世救亡复兴会的人肯定不明白整个事件过程,从而导致他们会错误认为我们是因为某些不合理原因,单方面袭击了监狱匪众。”

    “妈的!这他娘的什么狗屁理论,他们干了咱们,反过来还把屎扣咱们脑门上了!?”一听这话,魏大壮直接拍案而起。

    别说是魏大壮,很对队员话虽为由表明,但面上神色皆是露出肃杀面容。

    对此,老赵也是无奈,这人啊,先入为主观念很强。

    人只要脑中认定一件事儿,你在想叫他改变,说实话,很难!

    “所以,人家可能也不确定这件事儿,就弄了这么出直升机投递包裹的戏码。你们也都看到包裹里的内容了,不仅有吃喝物资,也有武器装备,这说明啥?说明对方有意在表面他们实力。然后纸张上宣传语也说的清楚明白,对方把自己的组织理念,以及救世思想都表达的很清楚。最后给了手机,以及蓝牙网络具体注册方法。所有一切联系起来,大家不觉着这是对方在试探我们的思想吗?”

    “扯来扯去,老赵,你到底想说啥啊!?”魏大壮情绪愈发不稳定,眼瞅着就要爆发。

    老赵吸了口气:“他们想明确知道我们到底是怎么想的,怎么看的。如果我们按照他们纸张内容注册了网络,并派人去他们标注避难所报道,那说明我们赞同他们理念,监狱一众被灭,就会被归结到对方自己头上。毕竟,监狱匪众是什么样的人,我想对方组织不可能不知道。反之,假如我们没有按照他们交代的事情做,这就表明我们与他们组织理念相左,因此,我们出兵剿灭了监狱匪众。如此一来,后面会发生什么,想来不要我说大家也该清楚。”

    言罢,老赵目光落在唐小权身上,随即开口问道:“权子,你刚要说的是不是就是这个?”

    唐小权并没有因为老赵抢了自己话头而心生不满,他笑着点点头:“赵叔说的没错,你想的和我一样。老徐啊,这些事儿我看咱们还是不能大意,该做的事情咱们还是得做,哪怕敷衍也好,至少现阶段咱们得瞒混过去。”

    唐小权适才所提东西还正是徐仁杰没有想到,忽略的事情。

    无疑,如果年轻人所言与对方组织想法无二,那么不妥啥处置对于驻地安全将会有不小影响。

    “恩,这样吧,手机李中你们带回去仔细检查一下,看看和上次咱们手机有没有添加特别暗门,如果有告诉我。没有的话,你们就按要求把网络注册了。”

    “好的,老徐,这事儿就交给我们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