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八十七章 冬天已过春天还会远吗-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一千三百八十七章 冬天已过春天还会远吗

    月光下,一男一女漫步在村中。

    唐小权,尉泱肩并肩走着,没有拉手,也没有通常情侣间的动作。

    但在旁人看来,这两人就是恋人。

    这是很奇怪的一件事情,可有些时候,有些事情就是这么奇怪。

    “今晚的月亮真美啊!”典型的套路,这倒非是唐小权有意为之,实在是他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虽说和尉泱似这般“花前月下”独处聊天已不是一次两次,可每次唐小权内心都会难以抑制的紧张。

    准确来说,应该是激动与兴奋吧。

    只不过人过于激动,兴奋后,就会变成紧张状态。

    而相较于唐小权的无所适从,尉泱则显得淡定许多。

    都说女人要比同年龄段男人成熟,这话不能说完全正确,但大多时候还是准确的。

    至少在恋爱这点上,尉泱的情商绝对碾压唐小权。

    “恩,是挺美的,春天到了,以后这样天色会愈来愈多。”

    唐小权望了尉泱一眼,见男人没答话,尉泱下意识侧目看去。

    应时,四目相对,两人触电般的瞬间离开。

    “你刚看什么?”尉泱不置可否的问了句,脸颊浮起几抹红晕。

    唐小权讪笑着挠挠脑袋:“没,没什么,我就是觉得你答的那句挺有味道的。”

    “味道?什么味道?”尉泱不解。

    “你看你说春天到了,夜色会越来越好,是不是和咱们目前的状况很像?”

    “呵呵,怎么说?”尉泱饶有兴趣。

    “呐,我们之前被匪众袭击,丢了村子是不是寒冬时节,完了全歼匪众,重返家园是不是到了寒冬末期,现在透过努力,把家园重建,是不是初春到来?”

    一本正经的吹牛逼啊,唐小权这套路也是没谁了。

    不过显然这并非唐小权套路,他是真的由心而发。

    自己团队所经历的事情,绝对和时下天气变化应景。

    尉泱若有所思的点点头,其实她早就明白唐小权话里意思。

    没有言明,就是要给唐小权表现机会。

    这就是尉泱情商高的地方,聪明的女人会在适当时候装傻。

    这里的装傻绝非贬义,装傻其实也是门技术活儿。

    装的好你会叫对方感受很舒服,这回拉近两人距离。

    装不好那就真的傻了,这样导致结果不言而喻。

    “呵呵,听你这么一说还真是那么回事儿呢。”尉泱展出一副灿烂笑容,看的唐小权都快痴了。

    “最近那么多事情,身体还吃的消吗?会不会很辛苦?”步入正题,尉泱是真的担心唐小权身体。

    遥想过去一段时间他们经历的事情,唐小权几乎每件都参与其中。

    这并非说尉泱不关心旁人,只是唐小权比较特殊,这种事情想必各位也都能理解。

    简单一句话,令的唐小权心头一暖,当下摇摇头:“没事的,虽然活儿是累了点,可吃到你做的美味,啥疲惫都没有了。”

    无师自通,唐小权无心之余又说了句叫尉泱开心的话。

    “噗嗤!”尉泱果不其然脱笑出口,她反手轻轻怕打下唐小权背脊,略显娇嗔的说道:“你别瞎说了,我的手艺我清楚,就是些家常小菜,哪有那么大能耐。”

    “没啊!我说真的!不信你去问问小温他们,大家私下都说你烧的好。”尉泱本来只是谦虚,她的菜如果平日里看干净锅底就已经很好说明一切。

    可这句谦逊之言可着实是把唐小权急到了,他竭力想要为心爱女人证明。

    望着男人焦促模样,尉泱觉得很可爱。

    就这么两个人随意聊着,不知不觉就在户外溜达了半个多小时。

    考虑到房里芳芳,贺静还要照顾,尉,唐二人难得的独处只能草草结束。

    一夜无话,转眼到了天明。

    新的一天,新的开始。

    老赵大早将一张图纸展开在老徐跟前,这是他连夜赶制的岗哨草图。

    对他这个老手而言,做这种高楼哨塔简直跟小儿科样易如反掌。

    老徐接过图纸看了个大概,罢了便是通过。

    这种事情,赵云海无疑是专业的,所以老徐自知外行,通常不会插手。

    不过他不插手此事,不代表没有其它事情做。

    在敲定老赵事情后,老徐立马正色:“这个……昨天咱么讨论过种庄稼的事情,我考虑……”

    “咋了,老徐?你打算开始干这活儿了?”一听是和庄稼地有关,不等老徐话闭,魏大壮便是插口接话。

    点了点头,老徐继续:“是的,这事儿宜早不宜迟,这样吧,今天我们分几组做事儿。老赵你自己挑人去搞哨塔,老林你呢带几个去村后按咱划定区域把荒草除了,完了再把递给翻翻。小胡,老越你俩辛苦点给村里找块空地,垒几个小菜园,再给整天土留日后用。”

    指令一个接一个下达,眼瞅着老徐吩咐完毕,魏大壮见自己名字还没提起,心下不由大急。

    要知道搞耕种那是他亲自提的。

    老徐当初也吩咐说由魏大壮负责这块儿工作。

    说实话,魏大壮对谁当头儿压根没半点兴趣。

    他只是想参与到耕种这档子事儿中。

    可现在……别人都被委派任务,有活儿干了,他却被无视撂在一边。

    也得亏是老徐下的命令,否则就魏大壮那耿直爆炸脾气,难保不会当场拍桌子翻脸。

    但即便如此,魏大壮还是出声质问:“老徐,那俺呢!?别人都有活儿做,俺干哈啊!?不能叫俺在旁边当甩手掌柜看着吧?”

    老徐微微一笑,打趣道:“你想的美,这里就属你最懂行,你得跟我走。”

    闻及此言,魏大壮转怒为喜追问道:“干哈去啊?”

    “还能干什么?”老徐笑着摇摇脑袋:“种地总得有种子吧,咱们去外面转转,看能不能找到啥种子公司,完了你给看看带什么种子回来。”

    着手用力拍在大腿之上,好家伙,那“啪”的拍响想光是听着都叫人瘆得慌。

    “没问题老徐,这个你交给俺那就对了。咋地,你还有啥事儿不,没事儿咱现在就走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