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零五章 车胎爆了(三)-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一千四百零五章 车胎爆了(三)

    车子继续向前行驶,魏大壮从兜里掏出烟来给胡晓东,老霍各发了一根。

    华表因为习惯原因,出任务他一般不会碰烟。

    乡路还是笔直大道,外出小队没有其它选择,只能径直朝前开。

    40码速度不算慢,但在空旷乡路上还是显的有些疲态。

    适才的大战过后,王忠瑜也是心态放松,毕竟这一路他最担心的就是集镇那块儿。

    过了那里,凭他们手里目前所掌握的武器装备,以及此行随车队员,王忠瑜倒是没什么忧虑的。

    即便有人不长眼找麻烦,王忠瑜相信,对方也只能是自讨苦吃。

    外出小队离开后,村里那是没有闲着。

    林俊夫带着执勤小队警戒村子,在没有彻底搞清末日救亡复兴会真实意图前,似这样的全方位值守肯定会常态化的执行下去。

    而老赵则带着余下队员继续对他的高塔进行修建。

    这东西说实话,对老赵来说根本算不得什么,他过往承接的项目那都是在市里数一数二的地标性建筑。

    不过建筑这种事情绝非是靠一个人能解决的,就算赵云海有通天的本事,把设计图画的再怎么完美漂亮,也得靠底下队员将之实现。

    可这就是问题所在了,幸存者团队队员,压根没一个是专业建筑工人。

    饶是毕大虎,越贵山这两个曾经在工地做过活的人,也仅是负责水电和木工。

    所以这就大大增添了老赵工作压力和负担。

    他不得不抽出大量时间指导监督队员们工作。

    没人能够协助帮他,所有一切只能是依靠老赵自己。

    好在建筑行业本身就是个充满枯燥乏味的行当,老赵在里面几十年了,早已习惯各种麻烦。

    饶是时下干起来颇为叫人头疼,但他还是依然做的有声有色,没有丝毫怨言。

    毕竟,这是事关整个驻地安危的大事儿。

    要知道,上次监狱匪众袭击事件,如果有这么个居高点存在。

    那在实际战斗中,不仅可以提前洞察敌人动向,而且还能依靠高度火力对敌人进攻进行压制。

    所以,由此足可见到高塔哨所的重要。

    王忠瑜驾着车闲适的前行着,为了预防突发事件发生,车窗只能是摇了1/3.

    但即便如此,那倒灌而入的劲风还是将众人衣襟扬的咧咧作响。

    “也不知道啥时候能找到种子公司!”一路无果的行驶叫得魏大壮出现了些许烦躁,他嘴里香烟一口接一口抽着,不大会儿功夫,车厢内里便是烟雾缭绕。

    “别急嘛大壮,好事多磨,这种子要真在废城怕是还真不好找,但在乡村应该没啥太大问题。”

    话虽这么说,但胡晓东心下明白,这乡村地广人稀,有没有售卖种子的权且不说,就算有,凭他们一辆小车,在没有人询问带领情况下靠着自己寻找,说实话,真有点没头苍蝇的感觉。

    老徐心里也知晓这个道理,可有什么办法呢?这些问题早在魏大壮提出时,老徐就已经有所预料。

    可就如当时讨论的那样,要想搞庄稼,这种子就是不能回避的问题。

    没有种子,说庄稼根本就是扯谈。

    老徐现在只希望,己方能在下一个路口处寻得商铺或者诸如小集镇的影子。

    否则再继续前行,估计又得经过漫长的笔挺乡路。

    看了眼时间,此时距离己方离开驻地已然是过去了差不多2个小时时间。

    这个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但搁在末世却是不容忽视的存在。

    因为来已经花了两个小时,算是回去,合起来就有四个小时。

    尽管立春已过,天黑不再似冬季那么早。

    可时间因素还是必须得考虑在行动计划内。

    老徐可不想行动完成无法归家。

    一来,在外过夜不太安全。

    二来,眼下的局势,老徐也实在没心思在外过夜。

    只是人的想法总是过于美好,老天总爱和人类开上一些玩笑。

    这不面包车安然行驶在乡间公路上,所有一切看上去都和和谐。

    周遭是精益的荒地,枯萎的大树也渐渐有了绿色。

    可就在这样安逸美好氛围下,谁也不知道危险正在朝外出小队逼近。

    大概就在面包车行驶了十五分钟左右样子,外出小队队员突然听到一声爆响。

    紧接王忠瑜便觉手里方向盘一沉,然后车体便是朝右侧急甩。

    “该死!”嘴里骂咧一嗓。

    老徐立刻明白出了什么问题,当下什么废话也没有,直截了当高声吼道:“大家抓稳扶牢。”

    话音落下,车外又是传来一声爆裂。

    王忠瑜肾上腺素迅速分泌。

    爆胎了!这妥妥是爆胎的状况。

    而爆胎的危险有多大基本不用过多言语去描述,一则数据就能说明问题。

    据统计,爆胎后车上人员存活几率只有99%。

    可想而知,外出小队目前所面临的险境有多大。

    况且时下他们的车速还在40迈上下,这更加是加剧了车毁人亡的几率。

    千钧一发之际,王忠瑜反应极快。

    做为职业赛车手,如果规避突发事情,是每一位车手都必须学习的事情。

    王忠瑜知道在眼前状态下首先一点就是必须保持冷静。

    这个时候人若是慌了,那就真的一点翻盘机会都没了。

    可想在这样节骨眼冷静谈何容易,没有相应素质根本没可能。

    饶是在枪零弹雨中都能从容面对的老徐,华表,此刻也是不自主露出了丝无措神采。

    这就是现实。

    但王忠瑜终究是吃这口饭的,他近十年的赛车生涯早就习惯了风驰电掣的感觉。

    所以在别人看来还算快的速度在他眼里根本算不得什么。

    双手死死把住方向,这是非常关键一点。

    车子爆胎时最糟糕的就是胡乱变换方向。

    不过时下想要把死方向也并非件容易事情,因为失控的车身使得方向盘变的相当沉重。

    除了把住方向外,王忠瑜还不断用右脚频繁点刹刹车。

    这种做法是为了唤起刹车功能,一点点降低车速。

    这同样是解决爆胎重要一环。(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