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零七章 车胎爆了(五)-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一千四百零七章 车胎爆了(五)

    老徐的话进一步刺激了年轻人,好家伙,他们干劫道也不是一次两次了,能活到现在足以证明他们能力。

    现在老徐这种态度,你叫年轻人怎么能够忍受得了。

    “你******找死啊!信不信老子现在就崩了你!?”枪杵在徐仁杰脑袋上,年轻人双眸闪烁挑衅神采。

    只可惜他的挑衅丝毫没能令老徐有半点触动,他怎会明白老徐这辈子被枪拿抵的次数,远比他想象要多的多。

    “呵呵,小兄弟,你这又是何必呢。命是自己的,为什么非要拿来搏呢!?”

    话说的不着四六,年轻人不明白老徐从哪儿来的勇气道出这番话来。

    在他看来,老徐这不过是垂死挣扎,想靠这种糊弄吓唬他,好叫他退去。

    要是单靠这种手段就能叫年轻人撒手,那他也没可能在末世过活到现在。

    “少他妈跟老子废话,老子再说最后一遍,识相的,想活命的,就乖乖把车里物资交出来。否则等老子动手……就别怪老子手里家伙不长眼睛了!”

    说话同时,年轻人还着力将枪口朝老徐太阳穴顶了顶。

    望着年轻人嚣张恶劣举动,魏大壮气不过就要动手。

    一个小屁孩居然在他们一车人面前这样拿枪威胁老徐,这样的局面,以魏大壮性格如何气的过?

    华表感受到了旁侧庄稼汉的气火,适时出手将之拉住,同时微摇脑袋示意对方克制。

    魏大壮恼火的冷哼一声,但最终还是顾全大局的没有发作。

    此时此刻,华表觉着队伍还是要统一步调。

    和徐仁杰共事那么久,华表对对方行事那是百分百信任。

    “呵呵,”老徐终于是露出了丝笑容,只是这抹笑容有些复杂。

    反正年轻人听了非常不舒服,当下唇角一撇质问出口:“你他妈笑个屁啊!?”

    再次耸耸肩膀,老徐没由来冒出一句:“你说是你先打爆我的脑袋,还是我先给你胸口穿个窟窿啊!”

    此言一出,年轻人明显一愣,随即他便是想要发笑,但当他眼眸下移瞬间,他唇角刚刚撇出的弧度登时哑然而至。

    不知道什么时候,老徐右臂之下多了个明晃晃的枪口。

    由于有胳膊阻挡,所以年轻人一直没有发现。

    不管年轻人过往多么嚣张,但当他真被武器对着的时候,那种恐惧便会如洪水猛兽席卷他的身子。

    没错,年轻人怕了,老徐的枪口虽然距离他有几十公分远,但他还是感到一股畏惧。

    “你……”一时语塞,年轻人想要说些狠话,但枪口在前,他到嘴的言语还是哽住了。

    老徐也不说话,只是静静望着年轻人,其淡漠的眼神又给年轻人更多压力。

    就在双方陷入尴尬僵持之际,车外传来男人的催促:“喂,狗剩子,他妈什么情况啊,怎么墨迹这么久?你他娘行不行啊。”

    听得对方呼喊,王忠瑜没忍住嗤笑一声。

    年轻人气的牙根直痒,可惜老徐没给他发作机会:“嘿,兄弟,该怎么说相信你应该清楚吧,我的命不值钱,可你的相信应该会珍惜吧?”

    面上还是说不出的淡漠,但恰恰是这股子云淡风轻的淡漠叫年轻人心底发寒。

    事实真要比拼开枪速度,老徐未必能讨的了好。

    如果搁着旁人,就目前局势,还真不敢乱来。

    毕竟,虽然双方都有枪,都对着对方。

    可年轻人的枪那是真真切切顶在老徐太阳穴。

    若是彼此双方对换角色,由老徐持枪抵在年轻人太阳穴,老徐绝对不会怂逼。

    开玩笑,这都开枪,傻子也不可能在如此情况下打偏。

    可惜对战的时候,从来都不是单纯看一个层面。

    饶是年轻人占据着主动,但他没有搏命的勇气。

    几乎没有任何权衡,年轻人马上做出了自己的选择。

    他不敢起身,因为其害怕自己的妄动会给车里男人发出错误信号。

    所以只能保持伏底身子模样冲着远处同伙喝喊:“******叫毛叫啊,闲老子慢你们过来处理啊。”

    “很好!”老徐适时给出满意答复:“小兄弟不防把你的同伴也叫过来,现在这样子也不方便大家交流嘛。”

    对此,年轻人面上闪烁一丝犹豫。

    他就是再傻也明白对方用意。

    好嘛,这要是把自己叫道跟前,保不齐对方会耍什么花招。

    不过很快年轻人便是改变了初衷。

    一来,自己人过来,他的压力多少会少些,有己方队员坐镇,不仅能分散车里人注意力,也可以增加自己谈判砝码。

    二来,年轻人眼下也没其它选择,受制于徐仁杰的他,根本无力做出其它脱困动作。

    所以,鉴于上述两个考虑,年轻人再次冲远处同伴继续道:“嘿,都他妈别傻杵在那儿了,这里面人多,都过来把人给看好了。”

    “草!就知道你小子干不了事儿,几个人而已,你他娘手里拿的烧过棍嘛?谁乱动你崩了谁不就结了!”

    同伴的回答叫年轻人着急啊!

    要是不能把他们唤过,保不齐车里男人会做出什么事儿来。

    透过此点也不难看出,年轻人已然是被老徐的威势给震撼到了。

    “妈的!废话个鸟啊!还想不想早点完活儿回去了,都赶紧给老子过来!”整个过程年轻人始终保持俯身状态,说实话,那场景真的非常滑稽。

    不过此时华表可没心思去嬉笑,从老徐吩咐年轻人唤叫同伴过来,华表就明白了他的意思。

    不动声色给胡晓东,魏大壮递了个眼色。

    二人会意的将枪搁在手里。

    老徐见对面人正缓步朝己方靠近,沉声道了句:“谢谢兄弟配合,你放心大家过来随便闲聊两句,咱把这矛盾化解,我保证咱们都会没事儿。”

    好似大哥哥安抚小弟弟,对年轻人说完,徐仁杰随即说道:“华子,你们下车准备下吧,对面兄弟过来咱们也得有点表示。”

    这是句提醒,老徐命令一经下达,华表马上应道:“明白!”

    完了,抬手指了指面包车侧门:“胡哥,开门吧,咱们下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