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一十章 车胎爆了(八)-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一千四百一十章 车胎爆了(八)

    老徐很聪明玩了个心理战。

    人嘛,都是有私心的。

    尤其是在生命受到威胁的时候,出卖队友那都不叫个事儿。

    老徐现在的行事审问手法,正是公安刑侦部门询问犯罪嫌疑人常常使用的办法。

    这种法子,正是利用人类自身的劣根。

    比如现在的情况,匪众为了后面能靠己方援兵反打老徐等人,而故意隐瞒事实。

    而老徐眼下先言辞肯定的表面自己不相信对方没有援兵这一事实。

    然后抛出利诱,谁先给出具体细节,谁就可以得活。

    在这个世界,还能有比活命更诱人的砝码吗?

    所以这手抛出,老徐相信匪众百分之九十会就范,除非他们真是过命的兄弟交情。

    若对方真硬到这个地步,老徐也认了。

    毕竟,在这末世,还能保持这样铁血友情的队伍实在太少太少。

    至少老徐这一路走来除了自己带的这批队伍,还从未见到第二只像话的团队。

    “呐,机会我已经给各位了。希望各位珍惜,我的时间不多,看到那边了吗?”抬手指了指正在忙活更换轮胎的王忠瑜,魏大壮:“以那边更换结束为准,你们之中谁能在此期间率先给我准确答复,我说话算话,立马放人。不然……哼哼!各位兄弟,大家都是末日讨生活的,我不想为难你们,我知道各位活到今天不容易,但没办法,你们劫我的道,我要自保。所以告诉我实情,让我有个准备,这样你好我好大家好。好了,言尽于此,多余废话我就不多说了,各位仔细考虑一下,千万别拿自己小命开玩笑。”

    言简意赅,老徐把该说的都给匪众说了。

    至于接下来他们何从选择,那就看他们自己的了。

    与老徐而言这些人其实已经和死人没什么区别,现在的老徐不会似过去还会抱有些怜悯。

    时下只要是和己方团队为难的,该杀就杀没什么好犹豫的。

    之所以现在不杀,只是因为他们还有些许利用价值。

    老徐话说的平和,但对活下来的三匪可是相当威慑。

    最重要,那个第四人还抱着断肢在原地哀嚎。

    老徐没有去理会被霍元凯一刀斩断手臂的倒霉蛋,他是咎由自取。

    另外,老徐需要这个家伙在现场营造气氛,他要利用倒霉蛋的哀嚎进一步摧残余下三匪的心理防线。

    望着自己同伴的惨样,看着那掉在地上流淌鲜血的残破断肢,三匪的身子不住颤抖,他们的畏惧害怕清晰可见。

    终于,耐受不住老徐不断施压的匪众开口了。

    “没有,我们没有其它人了。”

    “是,是,就我们几个。”

    “是没其它人了。”

    生怕自己落后被枪毙,三名匪众相继开口。

    老徐听后眉头微微一蹙,他自然无从甄别三匪说的是真是假。

    不过从三匪言行举止来看,他们显然都是在极度恐惧下脱口做出的答复。

    如果他们这样都能作假,并且三人同时作假,那老徐只能说这三人很厉害。

    至少他在狗剩身上没看到这种“闪光点”。

    “真的吗?”老徐不置可否追问一句,不过声音明显比之前肃杀了许多。

    老徐身上散放的气势不言而喻,他那时实打实在战火洗礼淬炼出的。

    那种肃杀你很难用言语来形容,但你若有机会切身感受……威压绝对刚刚的。

    三匪被吓的不敢正视老徐眼睛,不过生死关头还是竭力回应:“真的,我说的是真的!”

    “我说的也是,我们要事还有其它人肯定一起跟来了呀!”

    “我没撒谎,我们就五个人!”

    还是争先恐后,还是坚持原来说法。

    老徐摆手打断几人聒噪,现在虽然他不能百分百确定对方话语真假,但至少有了个说法。

    就在这边话题僵局之际,王忠瑜那边传来魏大壮呼喝:“嘿,老徐,车子搞定了。”

    侧目望了眼车子方向,王忠瑜刚刚将最后一颗铆钉扭上完毕。

    车子好了,接下来问题就是如何处理三匪了。

    似乎也是意识到自己命运宣判即将到来,三匪告饶的开口央求:“大哥,我们真的没其它人了,你就放我们一马吧。”

    “放我放我!刚我先回的话,你放了我吧。”

    “妈的,屁话!明明是老子先答的,你抢毛!?”

    “你说什么!?妈的,你先答的?有种你再说一遍!”

    “妈的,老子再说一遍怎么了,就是老子先答的!”

    好家伙,老徐还没发话,三匪自己就要干起来了。

    这就是人性的真实写照,这就是为了自保活命人类能做的事情。

    “砰!”枪声响起,所有人皆是一惊,大家在短暂惊愕之后,全都齐齐望向了老徐。

    但见老徐枪口点点黑烟冒出,在他前方不远,一个人影跪卧在地。

    赫然正是那个被霍元凯一刀斩断右臂的倒霉蛋。

    没有任何废话,老徐只一枪便是终止了“苍蝇们”的聒噪。

    倒霉蛋已经断了手臂,留下来除了会产生噪音,污染空气外,根本没有任何作用。

    只是老徐这个“除害”做法却是给三匪带来了不小压力。

    他们一个个傻乎乎望着老徐,想要说些什么,却又似是被堵住嘴巴开不了口。

    魏大壮替王忠瑜收拾好所有,完了三两步走到近前。

    逐一到过地上三匪,捏了捏拳头粗声道:“老徐,这几个你打算怎么处理啊?”

    一听涉及到自己小命,三匪赶紧是竖起耳朵。

    老徐犹豫了两秒,随即吩咐:“全都押上车子!”

    眼下前路不明,究竟是否还有匪众同伙老徐不得而知。

    他可不会天真的去轻信三匪的坦白。

    带着三匪,如果前路在遇匪众,这几人将会成为老徐周旋的棋子。

    也正是考虑到这些,老徐才会选择带上对方。

    “啊,不是吧老徐,你打算带上这帮废物?”魏大壮不能理解的老徐的善意,当下提出质疑。

    老徐的回答相当果断,仅是回了声“是”后,便是招呼众人上车。

    没有办法,面对老徐的坚持,魏大壮也不好多说什么,只能是按照老徐命令登车。(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