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三十一章-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一千四百三十一章

    罗志才当然明白和理解自己连长心思。

    做为徐仁杰手底下的兵,后者对战士的关爱,罗志才那是真切体会过的。

    他们说是上下级,那也仅仅是任务行动时,私底下,老徐更像是他们的老大哥,压根没有连长架子。

    再者说,抛开老徐这层关系不说,就罗志才本人也肯定会对胡晓东尽心尽力的。

    团队就是一个家,里面兄弟就是家人。

    哪有家人出了问题不关心的,何况这些家人可都是实打实一路风雨飘摇相互扶持走过来的。

    那种在血水中建立的情感是常人无法理解和想象的。

    如果说这个世上还有什么能比肩亲情的,我想大抵只有幸存者团队这样的兄弟战友情了吧。

    只有互相经历过死亡的人,才会理解团队的伟大,生命的可贵。

    “放心吧连长,胡哥的伤势不是什么大事儿,只是近期不能从事剧烈运动,需要休息。”罗志才一五一十回道。

    老徐听后送了口气。

    老赵则干脆的拍拍胡晓东肩膀:“小胡,都听到了吧,你现在需要休息,知道吗?”

    “这……”胡晓东有点尴尬啊,他实在没想到畜生这一撞居然这么严重。

    原本他以为只是气血不畅,回来坐坐,按摩一下就能恢复。

    可现在……

    队伍正值用人之际,无论是塔楼建设,还是后面终止庄稼都需要人手。

    胡晓东这一主力战力一休息,无疑会给团队各项任务进度带来不小影响。

    当然这还不是重点,重点是末日救亡复兴会随时可能对团队采取未知攻击手段。

    所以在听了罗志才给出治疗意见,以及众人规劝后,胡晓东有些局促了。

    “唉,胡哥,你可别想耍啥心思啊,我会盯着你休息的。”温泉鑫两眼坏坏盯着胡晓东,一副我就知道你在想啥的鬼头鬼脑表情。

    “呵,小温说的没错,胡哥你真的好好休息,别忘了,我当时在病床要下地,你可是严厉督促过我的,现在风水轮流转,你可以以身作则啊。”

    好嘛,出来混迟早要还的,这话啊说的还真没错。

    当初吴超枪伤刚愈,吴超静养闲的憋屈。

    这也难怪,搁山上那种恶劣环境,你说搁谁能受得了,更不消说还得每天躺着。

    为此,胡晓东多次给吴超开导排解,当真是晓之以理,动之以情。

    时下,换做胡晓东受伤休息,吴超很自然要感激馈赠啦。

    心知“此劫”是注定没法逃过了,胡晓东只能垂头吐了口气,随即应道:“我明白,我会积极配合下罗大夫治疗的。”

    同样是略带玩味,温泉鑫听罢满意点点头,接着以老人家口气赞赏道:“恩,很好,这就对了嘛,希望小胡同志说道做到,不要让咱组织为难。”

    话题结束,唐小权再次出声:“老徐,那个女丧尸的事情?”

    虽然也知道这个节骨眼提这档子事儿有点唐突,毕竟,老徐他们刚刚经历过畜生打击,其间痛苦肯定不愿回忆。

    可这事关整个团队未来可能需要面对的事情。

    唐小权相信女丧尸的出现绝非个例。

    日后肯定会有很多类似使用声波攻击丧尸出现,正如“奔跑者”,“跳跃者”,“攀爬者”一样。

    所以自己团队必须尽可能多的了解和掌握这种丧尸特点及习性。

    未有这样,在能在日后队伍再行遭遇有较为稳妥应对之策。

    此时老徐他们刚刚回来,对女丧尸感触最为深刻。

    现在盘问无疑是最佳时机。

    鉴于此店,尽管会给老徐等人心理带来些许负担,但唐小权还是很执着重复了自己问题,并试图将话题重新引导回自己思路。

    老徐并没对唐小权的揪着不放感到气恼,相反这个问题本来就是他计划内要和队员商讨的。

    做为整个团队的绝对核心,老徐比在场任何人都在意女丧尸问题。

    新丧尸出现意味着新的挑战。

    谁都无法预估下次与这种特殊丧尸遭遇会在什么时候。

    但无可否认,只要末世一天不结束,只要团队还需外出行动,那和畜生遭遇绝对是无可避免的事情。

    单凭这儿,老徐就得和队员们好好讨论一下女丧尸。

    或许目前他们无法解释这些异变畜生形成的缘由,但至少,透过老徐自身描述和经历,能叫队员们多少了解这个新型畜生的特点。

    “哦,怎么说呢,这个丧尸很厉害。”

    开场老徐简单两句话,就给女丧尸下了个定义。

    对此,唐小权毫不怀疑,他听老徐叙述时非常仔细,其间他还特意观察了胡晓东,魏大壮这两个在场人士。

    二人面部表情都很严肃,胡晓东就不说了,但魏大壮个性众所周知,那对丧尸是绝对的火大。

    可适才对方在老徐讲到畜生尖啸的时候,面上明显紧绷肃然,甚至唐小权还看到了一丝痛苦。

    这就很能说明情况了啊,连魏大壮这样的爷们都露出了畏惧之色,足可说明这女丧尸的厉害。

    “老徐,你说那畜生是个残废?”唐小权按照自己思路抛出问题。

    徐仁杰点点头:“是,她挺惨的,全身只有一只胳膊。”

    “那你看他余下部位是外界因素造成,还是自身变化消失?”

    这个问题听起来或许很可笑。

    但别忘了,唐小权不在现场,他不清楚当时状况。

    而要想摸清一个事物特点,你就得把自己当个白痴。

    要不怎么说白痴和天才往往只有一线之隔。

    你看看但凡大智慧的人,往往在某些方面都很白痴和天真。

    历史上的大科学家无一例外,他们只有在做科研时才能展现牛叉一面。

    当然,唐小权算不得什么科学家。

    他的数理化水平就目前怕是还不如一名高三学生。

    这是没办法事情,华夏的教育体系就是如此。

    填鸭式的教学令的学生们成了挤过独木桥的战士,流水线的制造方式,泯灭了孩子们的创造天赋。

    或许我们可以成为考试书面成绩最出色的人,但却总是很难弄出有创造性的发明。

    不过这些都不重要,因为就大多数而言,高考一结束,咱们苦拼九年的很多知识都会从咱们脑袋清空。

    回想起来,咱们大多数人用了九年时间去学习未来根本用不到的东西……这事儿本身就是个悲剧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