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四十六章 真相(四)-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一千四百四十六章 真相(四)

    老徐的要求合情合理,不过对叶昊同伙而言,这可不是个好的兆头。

    他在整个行动所扮演角色,他自己非常清楚,所以担心也在正常范畴。

    “好!你调查吧,我倒要看看你怎么杀人偿命的!”显然是不太相信老徐的表态。

    在中年人眼里,老徐和叶昊他们是一丘之貉。

    他压根没指望复仇愿望能够达成。

    老徐再次点头,接着将目光又是落在叶昊身上。

    此时的叶昊还是闭着眼,一副悲鸣天人模样,那自责懊悔之色当真是溢于言表。

    老徐肯定不会被对方这些无意义表征迷惑,他淡淡开口:“说说吧,老叶,事情经过到底是怎样的?”

    听到老徐唤叫自己名字,叶昊知道该来的总会来的,自己这生死一线就看接下来自己的叙述了。

    叶昊是个聪明人,适才的垂首忏悔实际其脑中一直在盘算如何脱身。

    搁着一般人遇到这种情况,恐怕直接就缴械投降认命了。

    可叶昊显然不是个轻易放弃的人,末世之下,好不容易挣扎至今,就这么放弃,他于心何甘啊。

    那么他想到脱身的办法了吗?还真别说,适才的沉思,倒是真叫他相出了些门道。

    只不过这个法子成功率不是太大,可即便如此,也是叶昊此时唯一能想且能做的事情了。

    顿了顿神,叶昊调整了下思绪,继而缓缓道:“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那天……”

    巴拉巴拉,叶昊不徐不缓还算详尽的把整个事件过程给说道了一遍。

    话音刚刚落下,就听年轻人愤恨说道:“你们枪杀的两个人,其中一个就是我的父亲!!杀人偿命,这话可是你们自己说的,现在事情应该很清楚了吧。这些事实不是我逼他们说的吧!”

    因为手腕被附,年轻人干脆两臂撩起挨个在叶昊及其同伙身上点过:“这两个人都沾着我父亲的血,他们都该死!!”

    老徐端坐在凳,没人能看出他心理在盘算什么。

    片晌,老徐把话茬交给叶昊:“杀人偿命,天经地义,叶昊我再问你一遍,你刚才说的都是事实吗?”

    “是的。”无力的应了声。

    叶昊手下再也坐不住了,蹭的从座上跳了起来:“叶昊,你发烧了今天?说什么胡话呢!?狗屁的事实!我们没杀人!”

    抬眉看了眼急躁的同伙,叶昊摇了摇头,叹了口气,淡淡道:“兄弟,做了就是做了,这件事儿的确是咱们错了,是男人就该承认。”

    “我承认你妈的大头鬼!你有毛病是吧,你知道这样后果是什么吗?你不想活了你早说!?老子还没活够呢!”

    事情到了这个地步,傻子也知道叶昊他们的确是杀了人。

    “看到没!这混蛋还想狡辩呢!****的,你同伙都承认了,你不觉着自己现在做法很可怜很可笑吗?”中年人嘲讽的冷笑。

    叶昊同伙听后气的浑身都哆嗦,本来对方就已经够棘手难对付的了,己方这边居然还出了个叛徒,你说这叫叶昊同伙如何不着急上火,如何不气急败坏。

    正所谓狗急了还跳墙,何况是人。

    迫于生死压力,叶昊同伙显然已经顾不得其它了。

    如果今天真得死,那死之前也得拉个垫背的。

    双眸一瞪,叶昊同伙便是毫无征兆朝中年人扑了过去。

    “他娘的!你他妈废话还真他妈多!既然你这么相似!老子现在就弄死你!”

    面对叶昊同伙突然杀出的行径,中年人不惧反笑,扯着嗓子冷笑回敬:“来啊!来啊!有种你就来啊!”

    流氓打架,大抵就是这个路数。

    不过,叶昊同伙终究没有得手,在他将要靠近中年人的时候,雷瞳二话不说,一掌撂在叶昊同伙身上,接着,后者便是似张纸片朝后飘飞了过去。

    真得感谢雷瞳最后一刻收手啊,要知道本来雷瞳是提拳上迎的。

    但后来考虑自己连长还在审问此时,所以怕打晕对方麻烦,便是零时屈拳成掌。

    在带翻座椅,坠地倒下后,叶昊同伙恼怒骂咧一句:“******,雷子你什么意思啊?老子……”

    话到一半,叶昊同伙嘎然止口。

    你问为什么?

    打个简单例子,假如你在暴躁风怒之际,突然一只猛虎出现在你面前,你会有什么反应?

    相信正常人都会识趣的闭上嘴巴,展现自己最“呆萌”的一面。

    时下叶昊同伙眼中的雷瞳不亚于就是那只猛虎。

    不,准确来说,雷瞳此刻给叶昊同伙的威慑,比之猛虎更加可怕。

    本来就对叶昊一众没啥好感,加上对方又犯下了如此恶劣事情,雷瞳自然不会给叶昊同伙好脸色看。

    要不是他们还得接受正义审判,就凭叶昊同伙刚才骂咧的那席屁话,都足够雷瞳上去把他拍死的了。

    “叶昊,你既然已经承认了事实,那杀人这件事儿你打算怎么给人家交待?”

    老徐很聪明的把处罚权交给叶昊。

    这是相当折磨人的事情,比之直接下令斩杀叶昊更加叫其难受。

    被人杀,和自己要求杀,心理阴影面积可是大不相同的。

    只不过不等叶昊给出答案,旁边直接受害者之一的年轻人很干脆插口道:“还能怎么交待?一命尝一命,你杀了我父亲,我也要杀了你!”

    龇牙咧嘴,唇齿间迸出的字眼好似要把叶昊扯烂一样。

    对于年轻人的诉求,老徐没有发表任何看法,他只是静静看着叶昊,等待后者自己的答案。

    叶昊着目扫过对面愤恨的年轻人,面上闪过一丝难以言表的神采。

    随即,叶昊郑重道:“对于你父亲的死我很难过,这件事儿是我们做的不对,但请容我辩解一句……”

    “辩解!你还好意思辩解!?你的脸皮是城墙吗?”

    权当没有听见年轻人的驳斥,叶昊自顾自道:“那天你父亲是我们杀的没错,可那不是我的本意,这位大哥,你当时在场,我就想请问你一句,当天我有没有开过枪!?”

    有些恶心的提问,但这却是叶昊脱逃的思路。(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