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四十八章 真相(六)-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一千四百四十八章 真相(六)

    “那叶昊,你回来之后,为什么没有坦白详情?”老徐话锋一转,问了个旁的问题。

    “因为我知道这件事儿不是什么光彩事情,坦白讲那时候我心里是害怕畏惧的,我明白咱们团队不能容忍乱杀人这事儿,所以我怕说了会被赶出驻地。”

    叶昊确实很聪明,这话说的看似没什么问题,但细细琢磨,他在用词方面还是花了心思。

    譬如最后一句他拍被赶出驻地,这听起来很是那么回事儿,充分表明了他的顾忌。

    可换个说法,比如怕被团队处决是不是意思就不同了?

    骗子之所以厉害,能够骗的了旁人,最主要的是他们能揣测人的思想。

    要不怎么说每个骗子都是心理大师呢。

    叶昊这句话听起来没什么,实际却是悄无声息淡化罪责。

    他透过不断灌输,叫人潜意识形成,杀人只要把他驱赶出团队就可以的意识。

    “另外,这件事说出来对他也不利。”苦笑着指了指刚刚打他的同伙,叶昊有些无奈。

    多好的人啊,如此为同伴担责的好人居然还被对方打,叶昊有耍了个心思。

    “怎么说,我都是行动的指挥,老徐临走你还叮嘱我不要和人起冲突,但最后……是我指挥没魄力,没管好队伍,我没说实话,还是怕受处罚。”

    什么叫高端甩锅技巧?叶昊很完美的呈现了这点。

    他字里行间都在表达自己的过错,但细想之下有基本都不是他的过错。

    尤其最后一句对自己指挥失职的阐述,更加是表面一个要点:那就是老子说话底下人不执行,你叫老子有什么办法。

    老徐听到这儿,基本算是了解了事情的全部。

    无疑,叶昊他们杀人是事实。

    不过呢,过程中叶昊是竭力阻止事态恶化的,从双方供词,以及手下过激反应看,叶昊确实没有杀人意思,所有一切都是其同伙所为。

    既是如此,老徐埋头斟酌了一会儿,方才开口:“两位兄弟,他们是我的人,给你们造成这样后果,我们无法逃避责任。首先,对你们死去的亲人我仅代表我们团队向你们表示沉痛哀悼。”

    “屁话!我把你的家人杀了,给你哀悼一下完事儿你乐意吗?”

    年轻人的话说的很呛人,不过这时在场幸存者团队队员没人站出反驳。

    饶是脾气火爆的魏大壮此刻也禁身背手站在后面。

    他们能说什么呢?人家年轻人爆发的有理。

    在场谁人没有死过亲人,朋友,家人?

    将心比心,自己当时的情绪和年轻人相比又能冷静淡定到哪里。

    时下,大家都不约而同把目光聚焦到老徐身上。

    无疑,老徐接下来每句话,每个决定都会对整个团队,及团队个人产生重要影响。

    虽然,这次事件表面看起来只是个单纯的杀人事件。

    但就内在所蕴含的东西,不客气说,很多言语无法说清的东西势必影响幸存者团队日后发展。

    所以老徐很慎重,在年轻人发泄完毕后,他才继续说道:“兄弟,这事儿,我们当然不会就哀悼下就算了。我说了杀人偿命,欠债还钱,我们的人杀了你的人,不管是有心还是无意,这是板凳钉钉的事儿,我们肯定要给你们一个交待。”

    “怎么交待!?”中年人目光灼灼盯着老徐,好似要把老徐看穿一般。

    “很简单,偿命!!”老徐的应的相当干脆。

    只是这话落在叶昊一众耳里却是犹若晴天霹雳。

    叶昊直接是瘫在了桌上,尽管对此早有预料,但当实际真的来临,那种失落还是油然而生。

    最关键,死亡的恐惧不能自抑的侵蚀着叶昊仅存的希望。

    而同伙却是瞬间崩溃,歇斯底里手舞足蹈,发泄咆哮:“姓叶的!你个白痴,垃圾,废物!!想甩锅到我身上!?玩砸了吧!?他妈你说你刚要是不承认,咱么会落到这个地步吗?”

    面对同伙的指责,叶昊全然没有理会。

    不是他不想理会,而是他已经没有那个思维。

    他的心全部被死亡恐惧所笼罩。

    老徐目光紧盯叶昊,想了想,还是开口问了句:“老叶,你还有什么想说的吗?”

    茫然抬起头,叶昊傻乎乎嗤笑两声。

    此时的他哪有当初“舌战群儒”的风采?原本脑顶梳的一丝不苟的头发此刻无力的耷拉下来,正如他主子的心境一下,心灰意冷,冰冷如冬。

    “呵呵,说些什么!?唉~只能说对不起两位兄弟,我知道我现在说什么都没用,但我自己清楚,我真的没想过要杀你们的人。不过这些都不重要了,呵呵,呵呵。”

    将死之人,其言也善,不管叶昊过往做过什么缺心眼的事情,但这一刻老徐相信他的道歉是真心的。

    只是大祸已经酿成,他的一句道歉并不足以弥补死去父亲孩子的痛苦。

    唯有死才能平复对方的愤怒。

    “该说的都已经说清楚了,你别扯那么多没用的,说吧,到底怎么给我们交待!?”一副兴师问罪的嘴脸。

    这也就是面对的是老徐这个讲道理的“好脾气”,不然,换做匪众那帮人,哼哼,这年轻人脑袋估计早就分家say再见了。

    老徐依然稳坐如钟,纵使你年轻人再怎么折腾,他就是不为所动。

    “交待!?我不是已经说的很清楚了,杀人偿命嘛,不过有一点我还是得提前讲清,谁杀的人找谁偿命。刚才经过想来大家都听的很清楚,整个过程虽然叶昊他们都在现成,但叶昊并没有参与杀人,他是有心阻止冲突的,但很遗憾他失败了。所以……事情咱们得一码归一码,是我们人杀的,我们绝不护着。可老叶,他没有动杀人念头,这事儿不能算在他身上。我们不会放过任何一个坏人,但同样也绝对不会误杀一个好人!”

    “什么狗屁理论!你这分明就是想替那个混蛋开拓!!他当时就在现场,怎么能说和我父亲死没有关系呢!?”(未完待续。)